意拳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上)

 

听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正说:意拳

提问:静源意拳馆全体编辑

回答:刘正

刘正先生简介

刘正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文学博士、意拳第三代直系正宗弟子。他自幼习武,先后师从陈宗孟(形意拳、唐凤台之徒)、曹景昆(八卦掌、程佑生之外孙)、雷慕尼(太极拳、陈发科之徒)、王培生(太极拳)、姜正坤(峨嵋神拳)、王选杰(大成拳)、李见宇(意拳)等武林名宿。又曾苦修道家丹功和佛家气功、藏密功法,先后得到了王友成大师、严新大师的无私指导。在学术界,他是我国易学界、金文学界、汉学史学界的著名学者。在气功界,他堪称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而在意拳(大成拳)界,正是因为他连续刊发的九篇《意拳史上若干重大疑难史事考》论文,订正了武术界多年不实和误解,既澄清了意拳界蒙受半个多世纪的所谓“汉*拳”这一历史问题,又洗刷了意拳界遭受几十年的所谓“流氓拳”这一现实问题。使得意拳(大成拳)的社会环境一天好似一天!让那些以“汉奸拳”和“流氓拳”为理由来反对意拳(大成拳)的人从此闭了嘴。就这两项学术价值和学术贡献,足可以在武术史和意拳史上名垂于世了!为此,我们利用晚上一点时间,几位编辑对他进行了面对面的访谈。

编辑问:刘老师,你是位著名学者、国学大师,怎么会对武术情有独钟呢?

刘先生答:我生下来就先天不足,三岁之前因为多病连照片都没有。拉肚子、抽风和软骨病使我体质很差,小学一、二年级时居然体育课不及格。更要命的是:我那时几乎天天挨同学的打、挨邻居家孩子的打。因为身体多病和老挨打,我逐渐萌发了想学习武术的想法。托一位亲戚的介绍,我找到了陈师傅开始学习形意拳和弹腿。那时,陈师傅在一所中学看门,我每天放学后到他那里,沿着学校的400米操场,形意的五形拳一个动作我就练上两圈。五形拳十圈下来早就大汗淋淋了。再站半小时的三体式。头几个月根本撑不下来,头昏眼花,两腿打软。但是,陈师傅告诉我:发力是练,不发力而发意念也是练—-当时不理解,以为不发力软绵绵的,成了太极拳,后来才知道这不发力的练习就是意拳的试力。

编辑:听说您很快就小有名声了,说您“声震昌南沙”,连当地最有名的南霸天也对您另眼相看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先生:过讲了。昌南沙是昌平三镇的简称:昌平、南口、沙河。不过从上初中开始,我就逐渐喜欢打架了。最多时打过一对五,我没有吃亏,对方也没占到便宜。后来,我在街上遇到我们称为“三哥”的南霸天,没想到他突然叫住我,说:“兄弟,听说你功夫练得不错了。”不过,真正“声震昌南沙”的不是我,一直是孙振华(南霸天),至今他也是大名鼎鼎。当年,姚宗勋师伯的弟子郑洪亮刚学意拳时,就曾在他的一个手下那里失过脚。我那时学拳最辛苦的是到月坛公园向雷师傅学太极拳。雷师傅是姜师傅的好友。他让我每周六、日早六点必须到那里。我家住南口,就是乘火车最早的一班是610开车,汽车是630开车,到了北京西直门就已经是早八点了,根本不可能早六点到。没办法,我只有骑自行车。凌晨三点出发从南口到北京月坛公园,光单程我就骑了两个半小时,往返怎么也得六个小时。那需要多大体力?!我那时挎着一个水壶,带着五块烧饼,就是一天的干粮了。从六点学到九点,我已经累得快趴下了。但是这大运动量的学习,真正打下了我学拳的体力和基础。

编辑:那您是怎么接触到意拳的呢?

刘先生:最初是陈师傅的老友姜师傅来访,陈师傅正式介绍我向姜师傅学意拳。姜师傅解放前当过道士,曾经跟王芗斋短期学习过。所以,姜师傅教我的是峨嵋神拳,但是站桩却是意拳的东西。姜师傅硬功很好,可以用手指砸开核桃。他也擅长五行通臂,练得双手过膝。不过,南口的师傅们教拳一般是不教技击的,怕生事。后来,我想学技击。那个时候,南口的练家子多去拜访崔村的姚宗勋先生、潭峪的王士成先生(末代皇帝的保镖)和北京的门增年先生(醉鬼张三的弟子)。听说郑洪亮拜师姚宗勋了,有几个朋友就找过他试过,回来后都说“洪亮练得好。”于是,我就向姜师傅提出想去崔村拜师姚先生。(后来才知道,当时姚师伯已经生病住院了。)姜师傅说,要是为了学大成拳的话,最好找他的徒弟—-以前在工厂上班时他曾经是王选杰的带班师傅。并告诉我,王擅长技击。那时候武术杂志上刚刚开始介绍王选杰先生。于是,19855月,哪天我忘记了,我拿着姜师傅的介绍信,来到王选杰先生在西城南草场胡同内的家。一看是自己以前在工厂里带班的师傅介绍来的,选杰先生非常高兴接待了我。他让我先打了几套拳,桩也站了几个。然后,他问我想怎么学?我说:“正式拜师学。”他说:“不用了,你是姜师傅的徒弟,小兄弟啦,你想学什么我就教你什么。”当然,这是他的客气,我却一直以师礼待之。那时候,张宝琛、张勇、赵祯永、和振威等师哥们都对我很好。我每次学完后,肯定练给姜师傅看。选杰先生也很注意,怕我学走了样。一般他是在院子里教,但是给讲密法和要点时,他总是说:“这儿来。”边说边往屋走,我就跟着他回到屋里,他会关上门,拉上窗帘后,再小声地告诉我。

编辑:看起来拳学大师很慈祥啊!您怎么看他呢?

刘先生:他是至今为止把大成拳真正练通的人!比如勾挂试力,我见过很多大师给我讲过练习要点,但是只有他讲的最见效果。你照着练感觉和劲力就是不一样,就是长功夫快!

编辑:关于选杰先生的弟子们,您是怎么评价的呢?

刘先生:选杰先生的弟子来路很复杂,有介绍来的。比如张礼义是王金铭介绍来的,胥荣东是王玉芳介绍来的。有些是自己直接找上门来,甚至是比武后当场拜师的,比如王尚文。我只了解1985年到1989年之间的情况。那个时候于鸿坤、公茂安、王建民、果春、果胜、刘崇盛、王红宇、王仁杰、李康等大成高手可能还没正式来到选杰先生门下呢吧?但是,他们虽然后来却练得全比我好。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在实作中练出来的。选杰先生怕我出点事对不起姜师傅,一直就没安排我和他门下的那些兄弟们实作。有几次和张勇推手,他很客气刚用一点力就马上拉住了我。

这些弟子们中对他十分尊敬。有时候时间长了难免和他发生一些小磨擦,问题可能并不在弟子,而是选杰先生误会了。比如他和张礼义,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和选杰先生关系紧张,但是大家劝解一下,也就没事了。所以后来他和张的关系又和好如初了。有个别弟子做出过一些对不起他的事,比如有个著名弟子跟着他去外出办班、曾经卷跑了他在外地办班的学费,结果迫使选杰先生被扣在当地,是金来和宝琛亲自带着钱赶来救援。事后,他很生气,并且当即表示要公开声明,开除这名弟子。我在国外听说后,给他写来了长信,又打来国际长途电话,劝解他不必再声张了,放那弟子一马。果然,他的断交声明没有公布。值得一提的是,那位著名弟子至今仍在大力宣传选杰先生的拳法,这让我很感欣慰!选杰先生地下有灵,我想也该宽容和满意了吧。这比另一位著名弟子,在选杰先生逝世后,立刻重新拜师改学起了卢氏结构、甚至抨击选杰先生的教拳法要强出许多。

编辑:听说他的弟子中张宝琛功夫最好?是吗?

刘先生:那是,那是。这是不用疑问的。而且宝琛很忠厚,善良。最近几年则归于佛门,不再教拳和比武了,也不再与任何武林中人来往。他想安静几年,研究佛学。我时常会给他打电话或者约他见面闲谈,大家在一起吃个饭,聊个天。我们谈话的主要内容是佛学。

编辑:那么您认为选杰先生到底属于第几代呢?

刘先生:他是王一代!我们知道祖师芗斋先生亲自教过他几年,但是他的正式拜师老师却是姚宗勋先生。祖师教他的时间可能比姚先生教他的时间都长。我们是外人,无法真正了解究竟谁才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得到了祖师很多秘密的东西,也同样学到了姚先生最得意的东西,这一点我是很坚信的。

我主张:意拳(大成拳)从第二代开始就已经出现流派了:赵道新是赵氏意拳,姚宗勋是姚氏意拳,还有二韩的韩氏意拳和王斌魁的王氏意拳。这是四、五十年代的四大流派。六、七十年代则是王选杰的王氏意拳一家独大的局面。八、九十年代则是姚氏意拳和韩氏意拳出现分支。

目前王选杰的王氏意拳正处于分支阶段,今后二十年,相信和振威、霍金来、于鸿坤、李照山、果春、王尚文、张礼义、王红宇等人会形成独自特点的大成拳学。

编辑:那么,您是怎么拜师李见宇先生的呢?

刘先生:那是1996年,李老师在海外办班,香港、法国、比利时、美国、德国等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报纸上全介绍了这位神奇的中国老人,他高深的内家功力和发人技术。十几位在当地名声赫赫的拳击高手皆败在他手下。我一看十分震惊。我们看惯了武术老人发人的镜头,但是那有很多全是设计好的假动作。但是在现场看到当时七十多岁的李老师和多是一米八到一米九上下的对手推手、或者比武,实在敬佩到了极点。我立刻从日本飞了过去,参加他的意拳班,并且正式提出拜师要求。至今十几年了,我对意拳的理解和体会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体验。我学习意拳,只想继承传统。比如说,《大成拳论》、《意拳正轨》、《意拳谱》中记载的很多动作和桩法,现在还有几个人会?你们看看下面这56个模式拳,今天的意拳家究竟能做到几个?

一 混元争力 多面螺旋 三浑噩逆体 囫轮离向 五 混沌惊开 六 滑车长伸 七 杠杆三用 八 起顿吞吐 九 举抚提旋 十沉托提纵十一 提按抗横十二钻提搜索十三分闭开合十四推抱互为 十五 搂劈钻刺 十六 滚错双叠 十七 截让截迎 十八 旋绕拧撑十九 悠扬撑抱二十翻扬里拧二十一遒放本同二十二 蓄弹惊炸二十三 榔头拷打二十四 拧卷随涨 二十五 空气游泳 二十六控制平衡 二十七顺力逆行二十八大气呼应 二十九伸缩抑扬 三十半让半随三十一 随让牵随 三十二 逆随紧随三十三 不动之动三十四 斜面三角 三十五面积要实三十六斜正互参三十七进退反侧 三十八单双轻重 三十九 形曲意直 四十意动形奋 四十一桎梏发力 四十二神松意紧 四十三无形神似四十四有无统一 四十五动静互根 四十六恢复平衡 四十七 重心移一 四十八 勾错刀靠四十九 刚柔相济五十 远近长短五十一纵横高低五十二钻裹踏打 五十三死中反活 五十四左右互换 五十五 抑扬顿错 五十六会照阳秋

一般人多理解了“一混元争力”、“二多面螺旋”、“二十七顺力逆行”,其他呢?就完全不懂了。再比如说桩法中混元桩、技击桩之外,还有鸡桩、鹰桩、杠杆桩、弹跳桩等,这些桩又有几个人彻底学会了?很多人连挥浪、游龙等四形的练法也没学到。目前大多师傅本着所谓七妙法门的路数来教,徒弟就这样学。市场已经出版的所有意拳和大成拳的教材,性质大多相同,你根本学不到祖师拳谱上所写的上述这些东西的具体练法。因为目前的师傅们更看重的是实作!要是师傅不能打、徒弟又不能打,那这个师傅传承就算完了。可是也不要忘记祖师说过“本拳不以打人为目的”。目前则是单方面理解为“本拳以实作(也就是打人)为目的”。

编辑:那您的特点是什么?还有,意拳和大成拳究竟分歧在哪里?

刘先生:我的特点是从《大成拳论》、《意拳正轨》、《意拳谱》等拳论拳谱出发,找师傅一个一个问,一个一个学。因为我不存在打比赛、不存在找谁复仇、不存在专吃武术这碗饭,纯粹是满足个人爱好,我只想把祖师所写入拳谱中那些意拳,完完整整保留下来。他老人家的那些现场发挥或对某个弟子的秘密教授,除了我直接师承过的几位师傅所教授的之外,我是没有办法再挖掘了。我和李老师学拳,才觉得真正学完了也学懂了它。但是,我也告诉你们:我学的这些东西可能并不具有实战价值。你们说:要解决吃饭问题,是时下的金锅银碗好用还是唐宋古瓷好用?答案自然不用我说。所以,我不赞成目前学习意拳的人,一上来就学这些无用的古董拳法。最好先学和实战有关的那些训练技术和招术。

至于说大成拳和意拳的区别,技术的区别是客观存在,但我主张这些区别正是王氏意拳和姚氏意拳相区别的地方。意拳就是大成拳,大成拳就是意拳。没有所谓的公母区别。因为历史的发展,二、三十年代先出现了意拳名称,后来四十年代又出现了大成拳名称。六、七十年代,王选杰先生以精湛的功力异军突起,形成了大成拳名称一家独大的局面。今天,金来、荣东等师兄弟们一再主张“大成拳不是意拳”之说,是过分看重了和意拳、也即和姚氏意拳(或叫姚氏大成拳)的区别。而这些区别我则主张是王氏意拳(或叫王氏大成拳)存在的基础。太极拳有五大流派,几十个小流派。意拳出现流派是值得欢迎的。过分夸大区别、否认一致其实是不敢承认自己已经是个新的流派这一事实。大家全想标榜自己才是只继承而不走样的衣钵,其实,流派创新并不等于欺师灭祖。我在和李老师学习时,也经常去向承光师哥、鸿诚师哥请教姚氏意拳的具体练法。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10875de64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