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学杂论

打法上不要去追求什么特殊的身法和特别的姿势。就象平日走路一样,足到重心落,二者同步,一路逼过去。所以要有“看人如稻草”的心理状态。要有宁在一思尽不在一思存的预动意识。否则整劲的效果就出不来。“打人如走路”,是在实战中运用整劲的前提。是打人不见形。一路走去,脚行错综八字,身体要放松,不能有预示动作,动作一旦做出来,要突然、要尽性。是抢他重心夺地位。打人时往那里走?往对手重心所处的位置上走。在这个地方发力。整劲就是用在此时此处。要足、手、重心同时到达对手重心位置,三者同步到达在这一点上。

用自己的重心夺对方的重心位置。夺位时步要直进,前脚要直,要踏过对手重心位置后0到3寸处,少则不及,整劲空发。过之,则危险大,易被对手所乘。两手连打不空回。运用整劲要以打为守,进也打,退也打,功守无别,都是逼住对手的重心,连续抢他地位,勿使他走脱,去要迎着对方的拳脚去,小臂挫着对方的拳脚去。回则钩着对方的拳脚回,都是同一时间的发力打,两胯带动两手有如老式火车轮子的曲杆快速往复连发,起落钻翻如机轮。直进踩趟鸡腿力。进身要趟踏,落步要踩实。此中趟踏的含义,并非是用脚底在地上蹭。而是用后腿的蹬劲将自己身体重心连同架式平着送出,如同跨大步过宽沟一般。

形意拳初练不要谈意气神。形意拳的劲练整、透、活。三者中整是基础。整光靠松是松不出来的。1靠姿势正确,周身姿势都要力求正确。2靠大节放松,松是在姿势基本正确的基础上放松。而且也不是全身都放松,主要放松肩根、胯根、胸腹和臀肌。姿势不正确,无论你怎么放松也整不了。3是靠动作协同,要点是手、足、身体重心同时同步到达作用位置。做到上述这三点基本就能弄明白什么是整。能够在极短的瞬间做到上面这三点,惊炸劲或说爆炸劲就出来了,能够恰倒好处地在接触对手身体一瞬间由放松状态突然完成上述三点,透劲就有了。以后能够纯熟运用这个劲了,这个劲就活了。到了这个地步才好谈实战中的应用。形意的劲是整透,要想在实战中应用,就要配合与之相应的打法。

练习整劲,定步容易,动步难。静止发力容易,运动中发力难。一般人,运动中发力大多不整。有了整劲还要会用,并且要学会与局部力相结合。整劲的运用原则与局部力的运用原则是不一样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练到动静合一的程度,自然在运动状态下其整劲就要打折扣。说明他的功夫没有达到动静合一的境地。一旦功夫到了动静合一的境界,则当动则动,当静则静,行止坐卧动静皆然。人一碰他一摸一撞都如巨熊大虎扑人,此自然整。一个人练出了整劲,其在身体上必有所体现,首先关节的连接力必异于常人,否则不可能将身体各部分整合成一个整体,其次其神经反应力必异于常人。随时都能用上, 方称整劲, 不是打时有, 平时没有,练出整劲, 举手投足都是整劲, 目光含住对方, 只差打与不打, 练到高处, 有不闻而知之能。

孙门形意缩提中轻灵打人,劲是暗劲,轻中带缩意,中和中极力缩回两胯两肩。端在怀中打,要兜着劲打,以猴形为拳中主意。孙门闪战劲,是一种动作微小但劲力深透的冷颤劲,对人的精神有极大的摧毁性。受到这种闪战劲的攻击后,往往萎缩一团,许久不能控制自己。此劲再上一层,就是瞬间移形技术。孙氏功夫几乎都从暗劲起练,即形意亦如此。由形意实中起练,较易悟入。亦主暗劲慢练,慢练之目地,在于善养气练气。

对练就是个引子,由此掌握各种技法相互作用的道理,练习一个安身炮就够了。练习技击一是要多练散手,更重要的是练习发挥想象力,在假象敌的情况下将五行、十二形任意组合发挥,随机灵动。这种练习对提高技击最有成效。

形意单操某个或某些手法熟练后,自然就要在练习中发力了。由力小、力散到力大、力整,逐步操练出各种劲法、体认各种劲法,随着功夫的加深,人的拳术思维发生质的变化,步入暗劲、化劲阶段。单操发力熟练后,能发出整力,只见发力者身形一抖,力由脚、腿、胯、腰、肩直传上肢,极其威猛、自如,之后即可生出暴力。这个阶段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即大多数人发力时震头。

有时一个单操式发出后,能震的自己头晕眼花。练时无人似有人,原意是在习练中假想有强敌始终在面前,与自己拆招对手,自己也与其拆招对手,以增加真实性,培养临阵对敌时的心理、心态。以至于对敌时不心颤手摇,眼花气短。还有一层意思,即防止练习者在练习中憋住力(并非憋住气,憋住了气又是一回事),不自己打自己。大凡单操震头,都是因为憋住了力,自己的力没有真正发出去,力憋在了自己身上,自己的力打在了自己身上和头上。这是个大问题,功越深,越受害,力越大,打自己越严重。极其凶险。丹田内息不够,强硬发劲,追求那种刚猛、这样就震头,不仅练不出功,反而伤了身体,会使人变得呆傻。

纠正的方法是,在练习中一定聚精会神、全神贯注,按要领练习,以免再生出别的”病“来。真正做到眼前无人似有人,将神、意、气、力发出去,发到眼前的“敌”身上,要领由老师细心督促、指导。在练习者面前悬挂一极轻之物,手绢、细绳、气球等,单操时对准悬挂物操打,真实的打,将神、意、气、力全部发在悬挂物上,发力用意要深远,每次都将其高高打起。

身轴即中线,由尾闾、玉枕、至泥丸,乃一直线。全在脊梁骨督脉之中。或练习、或较量,周身无不动,唯随此轴移转。此轴切忌歪斜、摇动。如此轴摇动,周身之劲即散,必败无疑。脊椎虽可曲,然此轴始终要直,即尾闾、玉枕、命门、至泥丸要四点一线。先由无极站出其意,再以九要为规矩得此轴动静合一之理。拳架中的道理可由此逐次领会。初练拳术时若无老师常在身旁指导,需要办两件事,一是要有个镜子,对着镜子练。二是要明白拳理,知道怎么找。

练拳先要找出这根轴来,对着镜子找出这根轴,很快就明白什么叫以形调息,什么叫呼吸以踵。找出这根轴来,就要练到身知。轴练出来,下一步就要找出面来。面练出来,离球就不远了。单凭一脚要负责全身重量,又要周身要求合格,难度很大,要领全都做到了,足根坐满了,在这个要求下练出的松才是真松,才能真的节节灌通,由下而上,中轴同时都有了,各样奇怪的自身感觉都引出来了, 越练越有味道。

小指一缠内力可到手指,形意、八卦皆如此要求,有“大指扣,食指领,中指顶,无名随,小指收”的说法,指法关乎气血通达,内力贯穿之效,为练功必须注意之要务。

孙门球劲就是能够在任何方向任何情况下做到动静合一,所谓产生各向同性的劲意。如飞速旋转之陀螺,好象原地不动,实际上自身不断转动。间接反应力,如球碰壁还。旋转若飞轮,投物于其上,脱然掷丈寻。急流成漩涡,卷浪若螺纹,落叶堕其上,倏尔便沉沦。

让人用大力甚至全力正向推你的前手,如果你能在前臂不太叫劲的情况下,前臂保持原状,身体重心不变化,只是后面的腿感到受力。这说明对方的推力传到你的后足。说明你的式子初步做到手足相通外三合了。如果让人用力晃动你的前臂甚至挂在你的前臂上,你能前臂不费力且纹丝不动,或者即使被人以任何方法打出去,你的身体状态、身架四肢的相对位置始终纹丝不变。如此则可以说初步做到周身一家。

无极的心态是产生中和的内在条件,而肢体的不偏不倚则是产生中和的外在条件。而当腹中真气一旦产生,则说明身心开始进入中和状态。此即为太极。当身体在运动时(如走架时)也能保持这一状态,即符合真气的发生与运行规律,则说明此时走架处于中和状态。走架时研修、追求这种状态就是以中和为原则。同样,当技击中身心也能处于这种状态,则能产生打若未打、不打而打的技击能力。

真正把拳术的道理研修透了,能不加力而力自彰,不运气而气自周,自然而然。存周先生的感觉十分灵敏,身体非常灵活,动作极为矫捷,技击时随心所欲,力道精湛自如。只要认真进行技术分析,就会发现拳术的基本规矩大都可以从形意拳中演化出来,弄明白形意拳,便能有一通百通之效,对学习其它拳,掌握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形意拳一般以五行拳为体,十二形拳为用,体是调节自己周身气血并有养生健身之用,体为养为蓄,用为出为发,不明体用,练习内家拳也许功倍而事半,练五行拳以不跟步为好,因为五行主要以体为主,当然也可以跟步为发为出,但这样对身体并无益处。综观十二形拳多以跟步为主,要借身力为用。如用则十二形拳可矣,不必处处为用。

练行意拳和八卦掌,初学要慢,熟练后一定要快,要猛。当然是协调的快和灵活的猛。能多快就多快。同时也要经常象练正楷那样慢练基本功,一板一眼地走趟泥步,一板一眼地打五行拳。若以实战功夫为目地,则宜由形意实中起练,较易悟入。孙门形意亦主暗劲慢练,慢练之目的,在于善养气练气,重养气于内,已无刚爆之气。

凡求道艺者务要虚心,虚心则心明,心明则性真。有若无,实若虚,远浮名。凡遇有一技之长者,无论其功夫高低皆要拜为师友,虚心求教,海纳百川,故其深不可测。孙氏拳以养气(柔) 练气(刚) 养神(灵)三部分而言,孙氏形意最善养气,孙氏八卦最善练气,孙氏太极最善养神。孙禄堂前辈所说的骨如铜球、筋如钢丝球、内气如气球,实战中外形无须动作,可使犯者立仆。

孙门功夫重在自然合道,故不主凶猛,主胜人自然。较重无形之柔韧劲、轻灵劲,以省力自然胜人为指导观念,故将较猛烈之抖震劲,转化成无形之沾粘颤,此劲得自孙先生所传下之形意拳。雷声之说,功夫到了,发力就会有声,能助其力。发声时腹中之气下冲丹田,能实其腹。声从口出,能慑敌胆,气沉丹田实其腹也会助肩臂肘手的力量。

孙家拳的劲是各派拳术中最锐利的,渗透力极强,当你还没有什么感觉时,里面已经受伤。孙存周教的拳架子更低,其鹰熊合演几乎是贴着地皮练,鹞子翻身的束身几乎是团成了一个球,但不能有低头、猫腰、撅屁股之嫌。八卦掌走转起来行如奔马,劲力也非常浑厚。孙存周觉身后情况有异,急速俯身,子弹从身后擦脊而过,顺势以蛇形回身撩打,将车夫打倒在地。朱氏三兄弟与孙存周相比有很大差距,在身体的感应、节奏的把握和劲性上,都相差甚远,孙存周认为形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出在对基本功的掌握,后来经过3个来月对三体式和劈拳的深化练习,使朱氏三兄弟的实战能力得到较大的提高。

很多名家、大师所以练用脱节,一是对基本功掌握的不准确。二是实战练习少,距离感差,不知拍。三是体力不足。四是意不知毒。五是志不能坚。这些都与拳术练习的方法有关。孙存周讲龙形就有练轻功之效,并表演龙形的轻身效果,孙存周跳龙形时,腾身而起,置于空中片刻,随即缓缓下落,观者无不惊诧。多参研孙先生五部著作,其动作照片之神韵,能悟即得。剑云师八十八岁女子身轻如猫,发密如茂,此神足之像也,存周得其髓,剑云得其神。

孙存周早年的徒弟叫萧德昌,人称“怪蟒萧”。身体柔如无骨,周身骨节可以自己脱开。最善与人缠斗,因为别人锁不住他,他一抖便能将对手震吐血。身体不仅能很柔软,还可以变的很刚硬,一接手,对手就象撞在铜墙铁壁上。练拳只需三年,即可登堂入室。孙存周只练三年,就独杖南游了。孙禄堂虎扑时一跃竟达三丈五,不加助跑,能前窜一丈,后跳八尺,是练习形意拳的基本要求。

支燮堂称形意拳既是修道术又是杀人术。寿关顺也常说他不能用形意拳跟人切磋,那是要出人命的。支燮堂年轻时第一次与一位实战名家动手,只一交手,竟把对手打穿砖墙,身体数处骨折。支燮堂后来功夫高深后,就可以控制,解放后支燮堂曾独自与20几个人发生冲突,交手中支燮堂在每人脖子根摸一下,20几个人的脑袋都向一侧偏歪,都抬不起头。事情闹到派出所,经公安人员调解,支燮堂再在每人头上摸一下,使他们复正。孙剑云曾告诉他脖子上的这个部位,并摸给我示范,确实一触摸这个部位头就要歪。在这个部位用不了多大力,就可以把头摸歪。但是实战中出手要准,分量要合适。否则是要出人命的。

单以拳式的结构言,有小开门、大开门两大系统。形意、太极、八卦、八极、心意都属于小开门,披挂、拦手、太祖都属于大开门。小开门若无灵活的步法相佐,其拳则滞。大开门若无桩功相助,其拳则散。小开门打人是鹰旋熊伫,打开门打人如蝴蝶翻飞。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1c071df9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