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武术有术,师父有师

武术有术,有学才有术,不学则无术;师父有师,有师才有源,无师可以自通,要传承则必须成师。一个导演在创作上如果只有影像、视听、技术方面的优势,这种优势一定会很快被别人学会,同样也会被别人取代,这也是电影商业化制作、类型化创作的大势所趋。而一个有风格的导演背后一定有一个特殊的、独属的文化体系,那样才能让自己的创作立得住。这是徐浩峰所认同并坚持的,他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一直在电影圈外兜圈子,创作了口述历史纪实文学《逝去的武林》,写了小说《道士下山》《武士会》《师父》,后来发现“之前干的很荒唐的事情,恰恰是导演所需要的事情”。徐浩峰可以自信地说,“我的文化体系可以和别的导演不一样,我有我自己的武术和电影”,在他的新作《师父》中我们看到了他的文化体系,也看到他自己的武术和电影。

自从王家卫筹划《叶问》以来,到《一代宗师》之间,咏春称为武侠电影的显学。黄百鸣、甄子丹、叶准、黄秋生、文隽等等人为咏春一再添力。徐浩峰《师父》再次表现咏春,而这一次不再是拳脚,更多的是八斩刀,即使是拳脚也带有兵刃相碰的音效。不管是《倭寇的踪迹》中的刀还是《箭士柳白猿》中的箭,都将叙事和表意的中心放在了兵器上,这是中国传统“造物观念”对徐浩峰的影响。所谓造物,指的是人造的工艺品上凝结着人对生命的理解和对天地的信仰,而兵器即是工艺的一部分。李小龙的功夫片是拳脚,成龙的也是,而徐浩峰主要拍兵器的打斗,因为他认为兵器凝结着更多的信息:“一个兵器象征的意义,一个兵器有它特有的历史感,人在每个时代它造的物跟人的情感有直接关系,兵器就承担了这个,它直接影射人物的命运或者是影射一个时代。”这也是廖凡饰演的咏春拳师父执意要留住郑山傲(金士杰饰)祖传设计的铠甲的原因,两代师父的命运和一个民国的背影在兵器上闪闪发光。江湖里的传奇少见,只有传承有序,功夫真谛才能有所延续,《师父》讲的故事在破与立的平衡下,可惜人心总是飘忽。

 

作为一个有“武术背景”的武侠电影导演,徐浩峰与刘家良有几分相似。刘家良的父亲刘湛是黄飞鸿入室弟子林世荣的亲传弟子,其弟刘家荣在担任徐克新武侠电影《黄飞鸿》武术指导时,因黄飞鸿“大打北派功夫,空中连踢无影脚”不欢而散,刘家良大赞弟弟的骨气。硬桥硬马,在新派武侠颠覆传统武侠数十年之后,徐浩峰貌似“离经叛道”但其实是回归到一个真实的世界,再塑一个真实的江湖,当然也是徐浩峰的江湖。《师父》的精彩,在于观众去感知,文字难以形容。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24a334dd9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