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苦练站桩朋友的忠告

看到许多练站桩的朋友,特别是意拳站桩的,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应该说苦练精神值得肯定。站桩确是个很好的运动,对放松身心,畅通气血,增加阳气,集整劲力等具有较大作用,但一定要注意两件事情。一是肢体不要用僵劲。一定要放松,只有放松后去掉僵劲才能谈“松和紧”的问题,紧不是僵。好多人开始时能注意松,但站了半小时后身体就开始僵了,自己没感觉到还在那里强站,特别是两脚长年僵站的话很容量出问题。站桩僵掉了后,其实是越练越不长功,反而增加无谓消耗,增加了心脏负担,对身体不好。

好多人以站桩站得大汗淋漓为功夫标志,实在是偏了。盘太极架子也一样道理,本人早年除了读书就是练太极拳,真的是下了苦功夫练,有时对着镜子一个动作就练上好几十遍。但可惜没体会用意不用力的要领,实际上用后天僵力练(即所谓的“太极操”、“少林拳慢打”),大雪天也练得大汗淋漓,只留一件衣服,还以为功夫深,其实消耗了宝贵的能量,身体也不见得好。直到后来明师指点、喂劲,才知道原来练的和真正太极拳简直南辕北辙,现在想起来还有点遗憾。二是意念活动越少越好。开始可以用一些有为方法如数息、守窍等帮助收回散乱的心和促进放松,但逐渐要过渡到无为法,即去掉后天人为的意念。佛家有云“虚明自照,不劳心力”,此才是修练途径。人为用意其实都在用脑,用脑过多的话,一方面消耗能量比用肢体还要多,不利于脾胃健康,另一方面用意过多过重,很容易认同到身体的反应和虚妄的觉中,不利于精神健康。

僵力和过多用意可能会带来一时的所谓硬功夫,但年纪一大,或碰到一定不利机缘,就会病来如山倒。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有许多是当年有名的大师,这在网上都有信息。禅宗有云:“不识本心,修法无益”,许多修行的人,一生苦修,但至死只在身、脑中修行,最终落得个世间生活没能好好享受,修行又是徒劳无功,实在是可惜。练功完全一样,只有哪天体验到了真正太极拳、意拳等内在精华,才能登堂入室,否则只能永远徘徊在门外,至死不得窥见内家拳学真谛。

下面引用两篇反思文章,希望大家好好看看。其中一篇是意拳大家王安平先生写的反思文章,他传授的站桩曾经相当有影响力的,还著有《修真心语》一书。另一篇是他弟子春雷写的。

 (一)我的反思

从去年(2011年10月1日)我与吕静宇老师推出先天混元庄以来收到了明显的效果,无论是形法心法更加合乎健身养生的要求,远较浑圆桩优越,从而纳入了正途。

浑圆桩是我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尤其是八十年代气功大潮时为了迎合一些人的心态注入的心法在短期来讲确实能收到一时的效果。但从长远来看,其弊端多多。综述起来,有以下几点:

1.麻热胀心法使人执着了己身,引燃了“武火”,自古以来的大道功法不要求“武火”,自然而然,心法恰恰自我加强了武火燃烧。

2.不但麻热胀引“武火”燃身,而且又加强了“五内心法”之火,“浑圆五气”、“三层功夫”、“四个阶段”,层层递进“武火”,这样让修持者执迷己身“武火”之中,放松不了身心,反而加强了自我意识,约束了自己,致使身心受到了制约。

3.由于心法多多,“武火”燃烧,致使个别人内气燃烧,内气外耗,练完功以后感到疲惫,这是消耗内气造成的。

4.由于内意识心法过多、过早的拔苗助长,虽然出现多种特殊功能与修持中的40种特异现象与反应,但是都只是昙花一现,有些人甚至发生了严重的问题。特异功能多数人都具有条件,应该是自然出现的现象。不是硬性追求得来的,主观使心气得到的特殊功夫,反而会失去健康,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有的大师表演多了,结果50岁左右牙齿开始掉了,头发白了,有的不到60岁就走了,这是多么不值得的事情。这是拿命拿健康换功夫,而有一些人又专门追求特异功能。

由于一些人道德观念差,等出现了一些功夫以后,就挟技卖弄、炫耀、搞名搞利。当时从我本身也缺乏对学子进行道德教育,我本身道德文化也没学好,现在学的也不够好,尚需向大家学习,主观上要求做的不够,也是值得反思的。

5.从总的来看,浑圆桩心法多多,要求练功时间也是越多越好,这就失去了自然的原则。小数练功者因强调时间问题,出现了与工作、家庭生活家务的不协调关系,产生了矛盾。

有的学子会问,既然浑圆桩心法弊端这么多,为什么还要举办“10期”强化班?从历史的经验来看,人们对问题的认识,尤其是对大道大法的认识与浑圆桩的心法的认识要经过比较、鉴别、选择的过程,尤其是这几年反复学习鬼谷老祖仙师的《本经阴符七篇》凝真法脉,才使我逐渐认识的,直到去年第10期强化班以后,和吕静宇老师真正下定了决心,推广先天混元庄,去年10月1日我在山庄首次宣布并讲了课。已经学习了浑圆桩心法再学先天的自己有个比较,进步会更快、更好,会更加热爱鬼谷老祖仙师的凝真法脉。

鬼谷老祖仙师教诲,“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心法多多,往往造成了身心的不平静。

鬼谷老祖仙师又教诲,“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定志虑之太虚,待神往来。”鬼谷老祖仙师讲要“无为而求”。必需要有正确的心法传承为条件。

鬼谷老祖仙师在“盛神法五龙”圣文中提出了有关“七个一”的教诲,不良的心法就远离了“一”了。

在《道德经》里道祖关于静的教诲更多了,如在第十章教诲,“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呼?”第十六章教诲“致虚极,守静笃。”第二十一章“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第三十九章“昔之得一者,……”第五十五章“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等等道祖的教诲,都强调了静守的作用,不主张多种思想、多种心法。希望大家以鬼谷老祖、道祖的教诲为座右铭。

后天的浑圆桩心法助长诱惑了少数修持者的私心、情欲的膨胀,先天的混元庄就避免了这些,反而加强了道德自我性情的陶冶修养。

通过后天心法弊端使我反思到:

1.人们的主观思想一定要符合天道的道理:①天道的根源性(自燃性):静为之枢,心法多多,就不静了;②天道的规律性:春、夏、秋、冬周而复始,心法总是在体内燃烧不能平静。身体过早就走下坡路,这是心法多出现了不平衡,而耗气多的原因;③天道的原则性:无为自然,心法多了追求了就不自然;④天道的法则性:在阴阳中不断自我调节平衡,一味的追求功感只求阳不求阴,只求功感而失去了静的法则。说明人使用主观的意识会脱离客观自然的轨迹。违背了天道的规律、原则一定会受到惩罚。

2.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相结合,一味追求功感,有了眼前的兴奋,失去了以后的健康或以此功夫换得名与利,又以健康做代价,这是不划算的。人以健康作支柱,眼前长远利益相统一,这是天道的原则。

3.人的思想言行应以“一”作原则指导,“一”又是静,“一”又为宗,“一”又为根,道祖、鬼谷老祖仙师的圣作中都提出了关于“一”的教诲,而后天的心法多多,违背了“一”的原则、法则。这就是说,读经书讲一,下来自己练的是二、三、四。说明学一套,做又是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失去了做人的原则,失去了道的根本。应是一、一到底,不变样,不走形。

4.天道生法了万物,我们应效仿天道,而后才能引发自身的潜能,开发智慧,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客观自然的行为中。况且人人又各有分工不同,各有各的作用,除人的共性以外,又都各有个性,这个个性也是自然的,不是勉强而为的。勉强、主观上的意识必以自我损失健康而告终。效法就是行不言之教。种种心法是后天的。先天无法而自然,后天有为是心法。开始可以心法“一”字做前提。如先天混元庄“意息相随,心随息”入了门,就不要了,自然而然了。“意息”就只是一个“息”字而已,不能再要别的名堂了。

5.鬼谷老祖仙师的“持枢”教诲,凝真法脉,道祖的《道德经》等经书是我们常学的经典,不能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想起来就学一阵子,应天天学,对照圣真的教诲,做到“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我过去就没有学精、学通、学好,近几年才勤奋了一些,还是差得远。今后我们大家一起学,共同进步。

6.王芗斋先生说过:“执着己身不是道,离开己身事更糟”,心法多了就执著己身了,人体生命与自然合拍就健康长寿,拘泥于自身,会影响身心的洒脱。

7.不要把修持当作名利的追求,而应作为效法天道,终身道德行为的向往至高理想。过去不少学子当作一时的爱好、情趣、名利的需要,这是应该说明的。

好了,希望大家继续讨论、批评。

王安平

2012年4月1日 

(二)重新审视浑圆功–兼述浑圆功心法形法之弊端

时过境迁南飞燕,二十四年回首看,刻苦修炼浑圆桩,至今仍是一穷汉。 

二十四年前,入师意拳门下,修习浑圆桩,日站七小时,约有五年余,早出晚归,将家庭当成了夜宿的旅馆,梦想着三五年成为武林高手,傲视天下群雄。在修炼中,不耻下问,王师在老版修真心语一书第431页中写道,“徐州的春雷等也都好问,值得大家学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有了问题当然要问要请教,就是稍微有一点不明的地方,也要想办法搞清楚,不能心存疑虑,所以,身上总是带个小本本,有了想法就记下来,去见老师时,总是带着一堆问题去的,王师也很喜欢问难的人,见面时,总是问道,“今天又带什么问题来了”。因而,多年下来,结合实践,对浑圆桩的整个习炼过程及意念的使用,有了较为完整的认识。在以往的练拳过程中,由于站桩努力,加之结合试力发力与推手的训练,且与多人交手切磋,在以武会友中,使得对手认可了浑圆桩的优势,由此也介绍了多人入师,成为了师兄弟。 

徐州乃兵家必争之地,习武之风历来盛行,且习武之人多有脾气暴躁之特点,争强好胜之心浓烈,就是我通过这近十年的学佛修道,修心养性,也是少有改观这品性,遇到你强的,想要压我头上,我必战败于你,不胜不算拉倒。比如在推手中,你不按规矩来,给我下了绊子,撂倒了我,那么,我必然要想办法摔你一个跟头,所谓一报还一报,这种压人一头的意识始终安在头上、入在心里,这就是武林中所谓的遇强则更强,精神首先要压倒你,所以要修心,不容易啊,思想根源的问题不解决,不能深入挖掘深层次的隐患,你就不能成为新人,不能改头换面。因而,吕师常常耐心指点于我,发现了问题,有时就来提醒,我却总是屡改屡犯,不能知行合一,这也是与以往的劣习相关,希望学友们不要走我的老路,踏实地从修心入手,方是正途。 

序幕拉开,我们现切入正题。 

浑圆桩是我们走过的老路,走过的路对不对,正确不正确,这条路会通向哪里,当前就如处在十字路口一样,是向左,向右,还是直行,还是回头呢,以前的出发点是不是对的,路径是走了弯路了,还是当初一迈步时就大相径庭了。几十年实践下来后,是需要思考反省回顾的时候了。 

浑圆桩虽然是气功大潮中的产物,但是来源于意拳,意拳中并未讲麻热胀三字,王师之所以当时提出这心法麻热胀,是出于迎合当时的气功潮流,让修习者能很快地感受身体的变化,进而运气发气使对方感受到气感,用在武功上,可以产生穿透力。 

浑圆桩的核心是心法,心法是麻热胀,我们先来认识下麻热胀三个字的定义,“麻是神经系统、神经细胞在工作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生理物理反应,是神经作用。热是本身体温的反应和气血运行在动脉血管、静脉血管和毛细血管里的摩擦反应,也是体内物质分解化合的反应。胀是在气功状态下动脉血管、静脉血管和毛细血管扩张的反应。都是自身的反应,这些反应在神经系统的刺激下极易产生。” 

总而言之,麻热胀是身体的一种生理反应,这种反应可以在心理意识诱导下、强化下产生更为明显的强烈的功感,进而使习炼者心中通过身感而有了愉悦舒适的享受。所以,修浑圆桩的人,特别是初期的学友,一旦身上有了这个感受,就时时想着要体会它,想着怎样有连续性,不要间断,炼功时要有,不炼功时,也要有才好。从初始的没有,引导到了有,从局部的有,发展到全身有,从表层的有,进入到内部也有,从不强烈到强烈,从强烈又习惯到不强烈,习惯了,就感觉不明显了,实质上还是相当强烈的,这个时候,我们往往错以为是若有若无。这麻热胀到一定阶段,就混为了一种感受,我们就叫作功感、气感,我们的心思就落在这个功感上面,在站桩时,就守住这功感,守住全身的功感,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思想不跑到体外去,叫做守一。不管你是用心思在守,还是若有若无的守,总之,是以此功感为核心的在守。 

以麻热胀为核心的功法,特别是“热”这个字,以往我们讲,热可以袪寒,热量大了,说明功力深了,热到一定程度,可以将手插到水中,冒气。所以,我们体会热时,也往往着重这方面,那么,热是正热还是邪热呢,现在看来,热仅仅是后天意识调动下的气血运行加速摩擦反应后产生的热量,我们如果要热起来,一是要意识诱导强化这个热字,二要通过一定的假借产生生理上的反应,使得这血液加速循环,这种做法,使得心脏负荷加重了,心脏就如发动机一般,负荷重了,持久下来,心脏就会有毛病。比如,我一位师兄,早就不上班了,相当于专业炼功,在家里走动中,不管在什么位置,忽然身上来功感了,就停下来,抬起胳膊享受一会儿,家人请他让个道好过去,他心里还要烦烦的,另外,有了功感,再加上动功的意识假借训练,这十来年下来,心脏处安放了七个支架,超负荷了,心脏受不了啦,走路说话时,一受累,就喘不过气,要坐下休息。还有一位师兄,是我们当年最初的十位师兄弟之一,练功也很下功夫,和我一起在公园站桩,一站就站到半夜,晚十一时后才回家,晚饭都是在公园门口买个馒头或面包什么的,湊合一下就过去了,他也是常在路边站桩,才不问别人如何看如何想的呢,因为什么啊,走路时,那强烈的功感一下子来了,那要享受的,不能失去的,一来功感,他就在马路边抬起了胳膊,闭目享受。结果呢,近200斤的大汉,几年过后瘦成了120斤,肝胆出现了问题,到医院动了手术。前些天,又出了车祸,重伤多处,到医院看他时,还说着我心中有麻热胀为支撑,病很快就能好。老师兄啊,身体上多年修炼了,为什么还不得一个好结果呢,为什么不能反省自我呢,为什么不去思考功法上的问题呢。 

徐州的数位师兄弟,就我所见的,大都是下了苦功的,远比现在的学友要花精力、花时间的,那是真用功的啊。有一位师兄,当年功力最大,我们见面时,都将他当靶子炼,因他不怕打哟。可是,就这不怕打的师兄,让我们打常了,心脏也受伤了。师兄的灵敏度是很高的,因为他喜欢体会功感啊,如果功感一直在稳定中的,而突然有了变化,那么一定是有人来了,靠近他了,人家的病气与他的感应,就产生了不同的功感,依据这功感的变化,他能知道来人的身体状况,这么体会下去,体会时间久了,没法在家里住了,为什么呢?家住的地方是楼房,上下左右都是住家户,人家谁身体没有毛病啊,这一到晚上,他往床上一躺啊,坏了,身体内到处不得劲,难受啊,想扔不能扔掉,不想体会它,还又不行,做不到啊。昨办,只好住到山上去。半夜里上山啊,初始倒也害怕走夜路,时间长了,习惯了,也不怕了。住山上按理没有问题了吧,可是,山上有和尚啊,山下也会有人半夜里上山来啊,这又让他身体难受了,再换个没有人的地方,又到了远离城市的南边的几十公里外的森林中住,住的前几天还好,过后又不行了,为什么呢,虽说没有人干扰你了,可周围的气场,他觉得对他又不好了,身体的功感,不好了,还得走啊,再换地方,如此折腾,也不知换了多少处,前些天又从山上下来了,山上要动工扩庙,不安静了,还得走啊。我这位师兄,完全地落在了体会功感身感上边,他也知道要放下,不想它,可是做不到。多年的习惯已然养成了,难受就是难受。多年的站桩,他的身体状况如何了呢,前些天见到他时,高血压、颈椎病、关节病、腰腿病。多处有毛病存在着。他还不好意思对外说。如何说呢,用功了二十多年,修成这样,如何向家人交待,如何向老师交待。好在他是学佛的,理上知道放下,也是位善人,心肠好,乐于助人,只是知与行如何才能合一呢,法门错了,你再聪明,再用功,那也是于事无补。 

所以,这身体的功感不能去体会,体会长了,你就疲劳,一时的舒适,换来的是连续的疲劳,以前我们讲叫做跑气,其实,不仅仅是跑气,而是由于你过多动用了后天意识,产生了消耗的原故。 

以前公园的工作人员中也有位师兄,炼了几年浑圆桩后,患了癌症,仍坚持站桩,但几月后就去世了,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的亲人三叔,他从小习武,四十多岁时,与我一起开始修炼浑圆桩,很是下功夫,曾站到体外产生相当强的生物场,他的孩子,我的两个妹妹靠近他时,场强都打人手麻,可是,就是这么用功的人,站桩几年后却得了肝癌,也曾见过王师,讲了,要继续站,增加站桩的时间,不要吃药,因吃药会丧失你的意志,对站桩治病的意念不利,所以,我三叔在病后的前五个月没有服药,一直带个草席子到公园站桩,一站就是一天,累了,就躺在席子上休息下,直到五个月后,发现站桩没有产生效果,才开始服药,但已经晚了,三月后,离世,我可怜的三叔,就这样永久离开了家人。他离世时,我清理他的遗物,那本红色的意拳气功书中,划满了他看书时留下的加重符号,意味着他是下功夫学的,有体会的,是按书中法门修的,可惜的是,久站使得病人消耗过大了,这么病重的人,能久站吗,生命的代价,该让我们觉醒了。 

由于浑圆桩强调久站,久站出高功,功夫是站出来的,不是动出来的,所以,我们的师兄弟们将时间都花在了站桩上,有些师兄风雨无阻,带着雨具出去站桩,下雨了,就披上雨衣在水中站,下雪了,就戴着帽子手套在雪中站,拼毅力,修勇气,多么的用功啊。阴雨天都如此,就别说晴天好天气了,更是从早到晚泡在公园里,隐到树林里,我一位年纪最大的师兄,以前炼的太极拳,后来与我推手,认为浑圆桩不错,就经我介绍入了师门,也是以体会功感而着迷,后来上了山,在山上居住,一二个月才下山回家几天,就是这个苦用功法,后来得了高血压、脑血栓,几年后,也离世远去。 

再说说我那位着意于出武功的师兄,去了山庄见了王师,要求死下心来站桩,领了圣旨,下起功夫来,真是让人吃惊,站桩中一个姿势保持不动一个半小时,换个脚,再来一个半小时,然后,再用其余的时间站浑圆桩,这连续的一站就是半天时间啊,几年下来,肾的毛病出现了,腰的毛病也有了,一个弯腰,不知在哪个地方,突然就会使不上一点力气,不敢动了,什么原因啊,死站桩,站伤了身体,再加上意识诱导与假借,体会的多,消耗的大,将内脏都损坏了。 

与他在一起面对面站桩多年的另一位老师兄,每天下的功夫比他还多,可是一到山庄见了王师,王师过后就说他,以他这样的每天十几个小时的下功夫站桩,早就成为武林高手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还是这么瘦,一点都不浑圆。师兄听了无语啊,他站的苦功,我们比不上的,他睡觉时经常是不脱衣服的,醒了起来站桩方便啊,省时间。可是,腰依然是不能直起来,头向前伸着,走路依然左右歪斜。调整了十来年了,形体没有什么改观。唉,真不想背后说这些话,但是,不说吧,真的对不起广大的学友,我不想你们这样继续走下去,若干年后再来步我们的后尘,以此为鉴吧。 

最后,说说我本人吧,有人在网上质问我,你说了浑圆桩久站伤骨的弊端,那么王老师的腿有没有问题,你春游子的腿有没有问题。我怎么回答你呢,我只能这样说,老师的情况我就是了解了,我也不会作任何的评论,我只依据经典对功法的科学性、合理性进行论述,是依法不依人,是对事不对人,作为我本人,你可能以前没有看过我的发贴,我已经讲过了我的情况,我有关节病、神经痛、血压不稳定、以及练功时常会出现的心痛,爬山时,不能持久用力,比如,一次上黄山,走了两小时路的时候,突然腿神经痛起来,一点路都没法走,只好坐揽车下山,几天后才恢复。 

以上啰里啰嗦地举了这些师兄的练功例子,是来说明浑圆桩的什么问题呢,主要在于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就是心法的问题,麻热胀及五内心法,是浑圆桩的核心,一切都是围绕这个进行的。不论你用意是深是浅,不论你是以前学的,还是现在学的,这是与历史时期没有联系的,以前学的错了,现在学的还是错,没有什么时期的参考性,如仅以历史时期的产物来解释问题所在的理由,那还是认识不到位,三十年前的功法错了,对那个时期修学的人们带来了身体的伤害,那么,现在这个时期的人修学了,同样也会受到伤害。 

为什么心法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呢,这个问题如不说清,大家的觉悟还不能提高,对此的认识不清,你以后还会走这个老路,丢不开的。麻热胀只是功感,只是气血运行到身体各处的反应,是后天的东西,你若思想关注在这个上面,那么你的思想就是波动的,是变化的,因麻热胀是在变的,是随着温度、环境、气场、地势、心情、身体状况等因素不断地在发生着变化。我们一直在讲要“去心存神”,可是这样修法,能去心吗,去心是去后天心,你现在是在加强着后天心,强化着后天意识,如何才能去掉后天心呢。有人说了,我站桩就是若有若无的体会麻热胀,不去强化它,以前体会麻热胀,全身有了后,我就不体会了,我可以说,你这是自欺欺人,当你全身内外各处有了功感了,有了这甜蜜的享受了,你的思想不去关注它,要舍弃它,你真的能办到吗,这种功感经过若干年的诱导强化后,已经与你的潜意识合为一体了,你不由自主的就体会上它了,就如喝了蜜一样,深醉其中,试问,你不想麻热胀这功感,你站桩时想什么?守什么?你初始修炼,这心法总有个落处的吧,除非你不是以这个心法来修的,除非你不用功在这上面,那另当别论,因你这修的不是浑圆功,不在此讨论之列。由于心法麻热胀的不断运用,后天意识的强化作用,大量调动了体内的精气神,是对精气神的一种消耗,这也是为什么炼的越久的人,身体大多出现问题的实质所在。 

老版修真心语一书导读中讲道:“浑圆桩的心法归结到底,就是松、静和五个向内,感受麻热胀”,在第20页,讲道:“桩功练习者都有这种感觉,局部的麻热胀反应随着炼功时间的延续,越来越强烈,并由局部发展到整体。”—–说明了以感受麻热胀为中心的浑圆桩。 

在浑圆武学第38页中讲道:“桩功要炼好,须在五内上下功夫,在桩功中忘了五内,将一事无成。到了高级阶段五内就不要了。”—-注意这最后一句,是某些人说他炼功时不去体会麻热胀的依据,其实,你不体会,它早就存在了,时时都有,还用得着你内视内听内感麻热胀吗,不想都存在,想扔都扔不掉。 

在中华浑圆功第6页导读中,讲道:“为了提醒学习中华浑圆功的人多多体认麻热胀中之热,修真心语和本书都有意将通常的练功改为炼功,请注意王先生的苦心孤诣所在。”在第14页中讲道:“到了浑圆桩的高级阶段,假借和内视就不要了,因为形成习惯了,习惯成自然,这是要独立守神,守什么呢,守神与守形的统一,不出杂念,具体来说,只有内感就行了,淡淡地体察体内的变化,五内,内视、内听、内想、内感、内吸,应以内感为主。”——这一段就解释了假借和内视不要的概念,其实不是不要,而只是要内感的意思。这内感,感什么,还是感身体的变化吧。还是将思维着力点落在后天变化上。甭管淡不淡的意念,那只是轻重而已,着力点错了,一切都错了。 

从修真心语、浑圆武学、中华浑圆功这三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桩功是围绕心法麻热胀为中心的。那么,天下有多少人看过这些书了,这些书中的核心思想是不是已经进入了你的脑海里了,这个影响大不大,你不能去后天返先天,不能去心存神,你修炼了多年,不仅身体没有修好,而且病患深深处,不仅你的脾气性格没有改观,而且在修道证道途上一无所得,背道而驰,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吗。是对广大学子负责吗。如果我们不知道便罢了,现在依据经典,依据老祖的妙化说经宝典,知道这个心法的极端错误所在,那么,我们再不说话,不发言,默默地顾及着浑圆门的面子,那我们的良心过不去,我们知道了弊端,深受其害而不说,那就是害人,若加上前期我在浑圆功论坛上作为版主的错误认识及广泛宣传浑圆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现肩负着与学友们一起纠偏返正的责任,也是为弥补以往的问题所应尽的义务,这样做,不是给浑圆门抹黑,不是给老师下不了台阶,恰恰相反,身为浑圆门老弟子,现义不容辞地指出本门功法问题所在,我想只会赢得天下广大学子的信任,只会增加对浑圆门的尊重以及对王师的爱戴。而极少数人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所在,可能听不进这些忠言逆耳,那另当别论,任何正法的出台,都会导致邪魔歪道的担惊受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能忽视的。但我们要的是正直与公心,天理是向善的,不是向恶的,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就是形法的问题,浑圆桩强调久站,久站才能出功夫,才能治病强身,看看多少人为此付出了时间与青春的代价,可换来的是什么,由于久站,特别是强调站桩腿部要似曲非曲,似直非直,造成身体疲劳,骨骼受伤,椎体变形,血压波动,劳形伤神,本经阴符七篇中首篇就是养神法五龙,养神是第一位的,养神才能神化归于身,久站能养神吗,久站神不能安,久站中,你的思想放不下,因你要分一些精力来支撑平衡,静的程度才能维持,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在入静时,往往身体是前倾的,长久站下去,这样就造成了脊柱的变形,颈椎的问题也会出现。由于久站,你认为是入静了,其实不是真静,因你以麻热胀这个心法是得不到真气的,麻热胀本身更不是真气,所以,以前的误解,使得我们专注于体会这所谓“真气”上,有人在网上质疑说,久站伤骨是指没能得到真气的人,对于得了真气的人,久站是不伤骨的。是,这个说法,也没有太大问题,可是请问,我们通过心法麻热胀及久站,可以得到真气吗,有谁是得到真气了,得到真气是什么境界,这些经典中都讲过的道理,我们明白不明白呢。通过吕师的讲课,我们不少版主心通了,心开了,明白了,知道了麻热胀心法及久站的害处,是不符合经典所述的,是不能让真正修炼者得到身心健康及解脱的,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站出来深入指出浑圆桩的危害呢。 

我们再来学习几段仙圣经典对类似浑圆桩心法问题的警示: 

重阳祖师在“先天之道”经典中讲道:“修行念头,细中有细。有一念之私,即有一毫渣滓在心。有一念之欲,心中即有一大魔障。盖私欲一起,即失先天,必去私欲,方可存先天。先天者一气也。私欲起则火动,火动则气散,气一散何有先天?” 

张紫阳真人悟真篇:“阳里阴精质不刚,独修一物转赢尪。劳形按引皆非道,服气餐霞总是狂。举世漫求铅汞伏,何时得见虎龙降。劝君穷取生身处,返本还源是药王” 

《重阳立教十五论》“第七论打”:“。。。。。。但有丝毫动静思念,即不名静坐。能如此者,虽身处于尘世,名已列于仙位。不须远参他人,便是身内贤圣。百年功满,脱壳登真。一粒丹成,神游八表。” 

《重阳立教十五论》“第八论降心”:“凡论心之道,若常湛然,其心不动。昏昏默默,不见万物;冥冥杳杳,不内不外。无丝毫念想,此是定心,不可降也。若随境生心,颠颠倒倒,寻头觅尾,此名乱心也。速当剪除,不可纵放,败坏道德,损失性命。行动坐卧常勤降,闻见知觉为病患矣。” 

《周易参同契》“是非历藏法,内视有所思。履行步斗宿,六甲以日辰。阴道厌九一,浊乱弄玄胞。食气鸣肠胃,吐正吸新邪。昼夜不卧寐,肠鸣未尝休。身体以疲倦,恍惚状若痴。百脉鼎沸驰,不得清澄居。”

。。。。。。还有许多,就不一一列出了。 

孔圣人讲,“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生就是这么几十年,恍然而过,不得正法者,不能善终。所谓正法,一定是要让长久修炼的人们在身心方面受益的法门,而不是经过持久的努力用功而得不偿失的法门,所谓弃邪从正,就在当前,愿广大的学友认真学习领会经典宝文之真义,认真交流学友体会浑圆桩弊端的文章,做到真正明理,所谓明理,一些学友可能不以为是,不是有人在论坛上讲了吗,有些习炼先天混元庄的师兄弟也与我联系了,说混元庄好,心法好,一用心息相依,麻热胀比浑圆桩的还强,这个新法好,效果好。你看看,这样行吗,是明理吗,绕来绕去,又回到功感上去了,这样的明理不是明理,是歪理,所以,明理真是不容易,你不明浑圆桩心法麻热胀的问题究竟处,你就是学到了先天混元庄的心法,你也是用不好,你总是注重在功感身受上,能做到心息相依吗,没有了功感,只有了清静,你是不是会觉得寂寞了呀。因而明理是当前第一位的事情,我们不能再让麻热胀心法死灰复燃,一定要从心里戒掉对这甜毒的尝试。只有这样做了,你的前途才是光明的,是美好的,再通过修习先天混元庄才能真正理解正法的好处,才能合于正法,合于祖师,合于道,才能实现个人所制订的人生奋斗目标,才能象祖师讲的,“皆顺天理,事事如意”。

以上所述,皆发自内心,不敢妄言,如有不当,还请老师及学友批评指正。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332038dda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