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站桩与坐禅的对话

关于站桩与坐禅的对话

题记:文章来源于网络,是“偷”来的。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窍博文者何?


老师:既然想练这门功夫得天天练才行,几天不练都不成。不练则不通泰,那个状态就没有,身体不通泰那个厚的东西不活泼了,不活泼就往下拽你,没有生机了,神意就不灵醒了。

老师:现在的人就是不肯向别人请教,说白了不就是这心里面不干净嘛!但是这里面的不干净不是有意的,是不自觉的,是无意中形成的。就是大家都在泥坑里呢,而大家偏偏不知道自己就在泥坑里面。你有这样的想法就等于是在泥坑里站着呢。你这个人很清,一层层的很清楚,这样的人很少了。我有过站到天亮的时候,我那是从头一天晚上十一点开始站一直站到天亮,然后才睡觉,睡到二点钟。那还是老师在世的时候。站桩,有很多人,还有练武的人,甚至包括那些专业练武的人都不相信这。人若想脱胎换骨就得站桩,人要变了。人若想变任何方法都不如站桩,站桩能使人彻底改变。站桩是身心合一,身怎么能合一呢,站桩才能做到身和心的不分。练散打纯粹是心收不住这个身体。这是西方的运动就是,真正的中国运动是像一个花瓣从里面往外的那种。现在的人都进不去,都是从外表往里返。站桩就是让你学会从里面(底下)往外面张的,这个厉害呀!

 

高先生:那天我站桩站到脚和骨头节都响,两条腿抖得厉害。

老师:抖得不行,就说明下不去。没法说站好是什么样子。站好了就是从膝盖以上都是空的,没有了。两个小腿就跟那水的波浪一样,不停地晃荡。你感到两个小腿跟这房子那么粗,就这样。再有虚灵,小腿也松,全身飘忽不定,只有百会与踝呼应。

胡先生:站到一定程度,就是这样!

老师:我不能说的过早,一说就容易追这东西,一追就达不到了。

周先生:这一追便又变成从外面向里求了。

老师:站桩,有很多练意拳、练大成拳的他们的身上都站得有功夫;站桩不是让你站得有功夫,站桩就像写字一样。要做到棉里头藏针,如棉裹铁,让它自己随意生成铁,不是你做出有铁,你若让它自己有铁必须得放松,不给它加任何力量。这样做就是要把你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给懈掉,去站桩。然后它出来不出来你不用去管它,你要有这个信心。比方说佛家讲要正信,你要坚信它,它要出来东西,但你不能等它。

你像现在拿一个黄豆放在这儿,你都没见过种地的人,你会知道它会变出来什么样的东西吗?(你若没有这方面的见识)你永远想不到它会潜在的出来了。这个道理是一样的,只要你火候对了,时间对了,土壤对了它就会出来,不是你等待这东西出来。你得让种子的性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才行。就是写字你要把它的笔性给流露出来,你不能给综加任何东西,这就跟用那个大杆子一样的,大杆子为什么沉点长点好,它能拿人,小东西你再一拿它就不一样了,他拿不动,我拿它动的时候,你一拿它身上的东西变了。你知道是这东西让我身上变了。你让这东西变你。

 

胡:没错,是这样!

老师:让这东西变你,让拳变你,而不是你变拳,拳是自然大道,书法是自然大道。你不应该说是你变这东西。你不能那张牙舞爪的表演,你要学会跟着它走。你要是遇着敌人,做人不跟着它走,它跟着你就麻烦了。

胡:是这样,拿过大杆子,再拿小杆子就没有感觉!、

老师:唉!举轻若重是另外层面!

老师:站桩不是让你的肌肉发达,不是这个意思,肉有什么用啊?

胡:就是全都放松下来?

老师:对!全都放松下来,松下来了他就没有障碍,它会通达了,通泰了,他会出东西,肉是障碍,不是练肉。现在人用肌肉,肌肉的收缩、伸展,收缩——伸展,肉能有多大力量啊?神意气无形的力量,是集天地之气的力量。人这现在把身子一转,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在转,是大地领着你在转。看书学习很好啊,但是别人讲的,要吸收来用。其实也不是啊!主要都是站桩得来的,这可是实话实说啊!就是看书,你会看它才有用,会看书的人很多啊!身体没变,心就变不了。为什么过去很多武人,很容易没有主见,或者是被别人利用,尽管他的身体很强,但终究拿不住他的这颗心啊!他的心是弱啊!心不强,你看着他们的身体很壮,但心并不强。心里没有啊!心中无道,让人一牵就牵走了。那是心让牵着。

关于站桩与坐禅的对话

高:我在站桩的时候,站到最后腿不是弯的了,都是直的了。

老师:那是因为你腰没松,腰没松下来就站不下去,到时候大腿会累。

老师:别用劲,不让你用劲就是让你真的东西、本源的东西多出来。让习惯性的东西越来越少。再不要那些不好的习惯。现在这不好,是从外面装势。外面的功夫再好也是搬人的功夫。为什么说匠人和大师不一样呢?外面的功夫是匠人的功夫。匠人他也做得很精美,是技巧,他不是自性的流露,他是把心掩盖出来的功夫。你自性流露出来,生命爆发出来那种东西。这个练拳跟写字一样,它这个手段和方法,里面有规矩。用规矩把你那个东西给引出来。引出来他是什么就是什么。要是人心境不一样,出来的拳就不一样。你要是每个人拳都一样了,那说明这个教练、这个老师就不成。人跟人都不一样,你要是练得都一样的拳那就不是他,好多人变成庸人。我的老师有句话:练成固定招法,跟庸医一样,开好了药方等病人。练拳写字,要练对,要合自己心性。写字的时候,不能赶回家中把你的笔拿来,离开了惯用的笔就不会写字了。过去人练拳老在讲一个故事,埋汰中国武术是练的花架子没有用,打架打不赢人家就说要到我练拳那个方去比,到练拳的地方他就发挥了。

周:师父!那我就还接着放松呗?

老师:你放松可以,但是骨架别松,是你肉要松。(他拎起一条茶巾,边比划边说)就是这样,(他拎着茶巾纵向对着桌面慢慢往下放,在茶巾末梢与桌面接触后堆懈成一个小弯)松不是这样,这是懈!(接着他又往上一提,离开桌面后他说:)这是松。(他又用两支手分别捏茶巾的两个对角一拉说)松也不是这样。(他又把茶巾拎着说)这样就可以了。但是这个点不能下来,这个点一下来就不是了。这个外边是这样的,这里边是这样的。

你要是提啊,你要让它按着是提着按,不是说提和按,是提着按,按着提。就是坐似站,站似坐。坐着我要站起来,站着我要想坐,一定是反着的。正和反是一东西。所以你要人成一个东西,不能成一半东西。跟写字一样,人和这个东西(他拿起一只毛笔说)。练拳打人一样,就是这么不能,我在这,(他对着我们围坐在茶桌半围的哥几个说)我不能只对一个,我若只对一个这些人全漏网了。这要让这样一个,哪个又都没有,哪个又都有,是一个。就是身外所有的东西是一个,自己是一个。换句话说这两个若成为一个,身外所有的东西是半个,自己是半个,这俩一合是一个。现在能听懂这话,慢慢就能理解,想跟人家对抗,不是说,这注意点不一样,不是说我有力,还是没有力,不考虑这个了,这个是旁枝末节之旁枝末节。

就是你是一半我是一半,就是我这个动静能应上,还有我要顺着你我说了算,我要听着你我还得说了算,不能我硬要你怎么样。我顺着你是无我,我说了算是我合道。其实我不想说了算,实际上是结果是我说了算。嗯,练拳是这样练。从这个方面思考,不说我力量,我速度快,不是这个,不是速度,是自然规律。我练的是,咱俩这个对抗,你没有平衡,你没有重心,你不稳,你背;我顺,我有平衡,我稳当。是找这个东西。在这些东西基础上,才能发挥你的力量和速度。那个时候没有力量我速度也能把这个问题给解决喽!这里头你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不是说我想怎么样,不是。就是你要按照自然规律办事。你不能让每个人都给你讲得这么清晰,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不是这个时代,哪个时代都是这样。因为这个时代你听到了,你认为过去或者哪个时代是这样的,过去那个时代其实也不是这样的。明白的也是极少极少,任何时代。

老师: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才能知道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这第一步就是要骨肉分开,第二步就是你把肉分开了,骨头分开了,骨是主要的,肉变成次要的了,任何事情它都是由两个东西组成的,一个动一个静,你肉不动骨头要动,第二步呢……先第一步吧,第二步就飞了。你先肉跟骨头分开了,完后让它“玉树挂宝衣”嘛!就是这个意思。

周:师父!今天早上起来大概是因为身体处在放松的状态,拿起手表突然感觉到这手表比往常沉了许多。

老师:唉!那也是你肌肉松开的一种感觉,那是因为你的肌肉已经松开了。坐在这块儿应该是往下坐,往下坐的时候应该感觉到坐得很重。这个不是这样坐,就是这样提了一下,这个提了一下这个屁股在找这个根,你双脚离地一提,你双脚离地以后你提这个,你下盘坐这个要知道这多重啊!因为你提了它才沉,你提骨头让肉下去。但是慢慢来它还会变的,我说的东西都不守住啊!必须按照这样做,做到做不到不管啊!有的人说它一定这样,“一定这样”肯定不对。

老师:《易经》中说的是任何东西都是时。一分一秒都在变,中国人厉害就厉害到这儿,这心他是活的。一分一秒都在进,中国人你要给定规矩给他都没多少用。那毛笔字你写也出很刚勇的字来,是不是?和它对路,柔的对路是刚啊!你他柔(毛笔)再写出点柔字来太好了。但你字若写出刚字来那个字也应该有刚有柔,不是纯刚,刚中含柔。要松而不散,收放有致,你看收的字你要把它看大,你要瘦小的字也要把它看成是紧蹴。就是神意气不断。这个我要是说写字是班门弄斧了。

老师:这就是一个道理,你把这原理抓住了,这原理就是变,就变中找不变。然后拿着不变变它。

老师:拿着不变东西变它,那别人都跟不上啊!

老师:说放不下,都是不同层次的。真正要说放下现在有很多人站桩身体放不下。身体放不下是身体违背自然状态太久了。时时刻刻提醒眉心放松没?肩松没?心口窝松没?胯坐没?膝提没?等等身法合身体之道否?身体智慧能让心空否?合道之身能应物否?空心能否印心?身法似屈非屈,将展未展;你说屈不是屈的,展的不是展的,似松非松,似紧未紧,保持这种状态。就让他身心老在这种状态下。你要是练拳就应该是这样的,全都是有弹性、灵性的,这样说是僵硬的。要让它老是在这种状态下。我这个全都是肩沉气按,肩要沉气就沉,肩沉气就容易沉;腿管心;腿一沉心就静下来了,心浮气躁时腿就弯下了。那就是要掐住这东西把它弄得清清楚楚的。上下不通就是腰膝没开,重心没有,从膝盖那东西堵住了,这堵住了很正常,因为现在人大都是堵住的。这就是得自己去练,捷径就是不走弯路。不要想捷径,这就是捷径。抄近道是害人的,跟走弯路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朝这边(左边)错的,一个是朝这边(右边)错的。就这是中,你照直走就是对的。

高:我坐禅的时候能坐到一个多小时,但是再长一点腿疼啊,都忍受不了。

老师:那得坚持,坚持得找个好环境。疼要过去,你若不过去,每一次到那又要疼。

高:那时候疼得我都受不了!

老师:那疼乱人心了!一定要过这个东西,就跟那个水一样,你每天都烧,每次都烧到90度。那他就把你心给拿住了,这就很明显身和心是两个东西。这就体现出来了,身体多奇妙啊!身体把世界上事物都给你解释得多清楚。但是能不能读懂就是你的问题了。咱就说初级的感觉,这个通畅,就这么简单的东西。哪给滞住了,哪里就是一关,就这么简单。

高:是这样腿一疼这心就乱了!

老师:那一乱就完了,那就是地狱了。从天上到地狱那就是心乱了,心乱全乱了。

(本文完)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4a2a17ecb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