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不在身外求——生活与拳法

此心不在身外求——生活与拳法

生活就是拳。拳就是生活。老前辈们说行走坐卧皆是拳,那是练到骨子里了,处处以拳的标准、方法来调理生活。前一段时间天津雾霾,便停了溜达,总觉得体内如生锈了一般,昨晚又恢复了走路,关节就又都滋润起来。人的双脚像个泵,上头有七十多个穴位,走路就好像泵血一样促进静脉血液回流,且很少消耗。

看很多人走路是甩开膀子走大步,虽然也有健身效果,但总不如我们形意拳的溜达好用,一个是临界态的不断转换,使得消耗降至最低;二是以腰胯带动的方式行走,对膝盖等关节以及肌腱的磨损较少。正确的溜达效果应该是气息不动,可身体里的气血很旺盛,两个手掌好像胀得很大,心情愉悦之至,气脉就开了。

孙公禄堂说过,武术本来都是一家,后来分出各种门派,其实本没有内家外家的区别。记得霍殿阁在哈尔滨,一个刚进门的再传弟子错了规矩直接向他提问,结果他老人家一生气在这小伙子胸口摸了一下,当时就吐血了,调理了将近半年才好。八极拳是外家吧?可这一摸却是内家高层级的东西。其实用法上都差不多。

拳法分演法、练法和用法三个大致层面,很少有人能够把这三种全学会了的。一般都是接衣钵的弟子才会学得很全,因为总要有人承担传继的责任。大体师父都是因人设教,有的学演法,有的学练法,有的学用法。学演法的人多,得练法的相对少,学了用法的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演法就是架子,这个就不用多说了。

拳法的真东西多在练法和用法,尤其是用法。得练法真传的会体现在色身转变上,因为拳法合道,身体好,看着年轻,寿命长,无疾而终,这些都是指标。用法其实就是杀人。孙公禄堂年轻时一人打一百多人,是怎么打的?普通人别说打,累都累死了。武术不是琢磨出来的,练法到用法得转换点窍,不然就是跑死马。

有人说郭云深学形意拳不开窍,结果师父让他摇了三个月辘轳突然就明白了。如果摇辘轳把就能把形意拳搞明白,那乡野之间就都是形意高手了。又如少林心意把传说是和尚种地刨土悟出来的,你看练心意把的有谁天天这样刨土的?功夫都在身体里头,顶多是触类旁通,且是大体明白就差这一窍,不然就还是跑死马。

孙存周当年说过一句话:你有千斤力,打不到我身上就没用。是这道理不?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打死人的劲50斤足够了。有的人练到一拳出去过千斤,可那是静止状态,换了场景,一百个人里头一百个和自己较劲。觉得自己一拳出去挺用力,打到人身上轻飘飘,顶多是打人一跟头,何况能不能打上还是一回事。

此心不在身外求——生活与拳法

拳击、泰拳、搏击都是直接练用法,而我们练武术的大多数练了演法,少数得了练法的,也没学到用法。你把练法当用法,觉得怎么练就怎么用,我只能祝福你动手时别遇见明白人,不然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不信的可以试,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打,这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我认识一练泰拳的小伙子常上街打架,和我说要是打不了七八个普通人就算白练。那我们练武术的扪心自问一下,自己能打几个?很多人下的功夫挺大,要是表演,他准备好了一拳出去能把墙掏个洞,可一到真章动手的时候就手足无措,拎着拳头不知道怎么使,一样让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如今有多少人是这样的?

还在懵懂里的,不妨多看看《逝去的武林》第一集,里头没瞎话,只是不够全面,因为李老突然过世了,还有很多用法上的东西他没讲,练法的东西他讲得比较多,至于说演法他几乎没讲,因为根本没必要讲,架子嘛。里头很多是话里有话的,比如说背着手溜达,活动着脊椎,为什么要背着手?没人给点窍永远不懂。

生活与拳法的结合总是在不断深入的。身体好了,心胸也豁达了,把家里的事也都安排得很好,家人就很支持你练拳。拳法合道,而道者既可出世又可入世,门里门外是都能做得妥当的。否则,就是还没入道。为了练拳方便,买了一身老式涤盖棉的运动衣裤,这样随时都可以起来练几下。早晚溜达跑步也都方便。

此心不在身外求——生活与拳法

只为健康长寿的,溜达也就行了。为了出功夫乃至技击的,溜达要结合小跑。跑与不跑是不同的。不跑的人动手遇见水平相近或者高的,就玩不下去了。不仅孙氏拳门内强调要多跑,八极拳也是如此。当年李书文带徒弟每晚跑步,一出去就是四五十里。知道跑是怎么回事的,是得了用法真传,站那不动是挨打的把式。

有朋友问我打拳心不能静怎么回事?怎么办?有点无语。好像慧可问达摩,吾心难安,求安心之法。达摩曰:拿尔心来吾看。慧可结舌张目,许久云:实不可得。达摩云:安心竟。自己心不静不找自己的原因,反到我这来找,典型的一个心外求法。说句玩笑话,我自己都不清净,哪还能管得了别人清静不清静?一笑!(本文完)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6175c706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