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拳宗师王芗斋论技击

技击之法,分门别派,其要皆以拳套招术为本。而拳套招术俱是人之伪造,非发挥本能之学也。

意拳之断手,拳套招术一概不用,是以各门各派之所长归纳为一,所谓“无长不汇集”,“集古大成”者是也。意拳之断手,首要劲力均整,再要三角预应,次要单重发力,更要无微不法,法在无念,最后要形力须归一,神意不着象。故意拳之断手,与别门别派之技击均不相同也。盖因其所重者在发挥人之本能活力而不在局部方法故也。

习学意拳,不尽在年限之长短,与功夫之浅深和体质之强弱,更不在方法之多寡,动作之快慢,要在于有无真实笃诚之力。如有此种笃诚之力,又能运用立体发力之方法,则于拳道就不难升堂入室,然于学者,平日亦须用此种发力方法将本能活力加以训练,否则亦不成功夫,此即“后天返先天”之谓也,以期达到“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之境界。力不论大少,动不论微着,皆不许破体发力。发力不破体,须使浑身无任何执着点。一有执着点,发力必破体,其力亦无由均整矣,且易为人所制。故发力无执则体不破,体不破则力必均整矣。若能均整无执不破体,则对方挨着我之何处,我便以何处击之,此即“周身光芒不断”之真义也。

技击断手之际,不论主动之发力与被动之接发力,在我,则意无定向,无的放矢,六面支撑圆活,突击闪战,何处触敌,何处惊炸,既圆活又直射。神意形力似粘糕之妙,即在于此。如果力有执破体不均整,则不能臻此意境也。

禽兽各有其特殊之本能活力,然其活力乃第一次自然力,即先天即有者,非后天自觉培养而出者也,人之本能活力,虽亦先天具有,但由于种种社会应力而减弱,甚至湮而不彰,然籍后天之锻炼,使其恢复且增强,此乃人之第二次自然力也,人之此种自然力,即技击断手之资本。此种自然力须知加以训练,使之成为人所特有的欲之即出而又出之有方的一种均整之力。因籍以训练此种活力之形式可不同,断手时此种活力之表现形式亦会因人而异,形式虽不一,但劲力必须均整不破体,力则无二也。

意拳所运用之力,如炸力、旋力、惯力、杠杆力、离心力、弹簧力等,不能单独使用。若单独使用(实际上亦不可能单独使用),亦达不到均整,且成为局部片面之方法矣。各项力须综合运用,尤须借对方之力以成我之力。须知各项力都是筋肉遒放与精神假想之统一,二者缺一则力不成力矣。此种均整之力,须由桩法育之,由试力体认而得之,再由断手训练而专一之。均整之力是技击之资本,断手乃其具体之运用断手之操练,须以意求法,而法又须存于无念,出于无意,如是才是可贵也。

意拳之技击,非进攻性之拳术,乃自卫之术也,因此意拳之技击,专讲断手,意即“断敌所来之手”,善守即善攻也。为此,技击时周身关节与具体面积之褶叠处,皆应成钝三角形。盖三角形能产生预应力故也。对方不论拳打脚踢,我出手断其来劲,周身三角所产生之预应力,能分解彼之集中应力也。况我出手即具均整之力,彼必不敌,三角不仅具有预应力,且我所发之各项力,皆是三角遒放与精神假想之分工合作。故三角力,实意拳之重要法则也。

任何一门拳术其步法实为关键,而步法之妙,在于形体重心之调配也。据我数十年来练功与实搏之经验而论,三七步单重发力,实技击胜人诀窍也。此种发力形势,须沾其身始发力,抽我身劲即发,否则,难得其妙。须用意支配我身全体之筋肉松和空灵,刹那间一紧,而力已运至彼身矣。如此始能松紧不滞,力断意不断,意断神犹连,枢纽稳固。此种发力方法,别门拳术,得之者盖寡也。

各派技击,不管其自觉或不自觉,都要遵循一项原则,即降低劲力消耗与提高技击效率。欲降低劲力消耗与提高技击效率,平日训练本能活力之方法就愈少愈好,少而精,少而全面,形简意赅,待将此种活力训练至一定火候时,须将自己之精力,专注于一两项打法,操之熟练,宛如赤子之哺乳,春蚕之吐丝,“寻天籁”者是也,如能达此境界,遇敌时自然不烦疑议,不假思索,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率然成章也。

昔日我师郭云深先生,一世之中曾以钻、裹、践三拳立于不败之地。暮年他曾总结出一条经验,说道:“力不归一,形无所居。意无所居,意无所趋,神不潇逸。故此,任你千招万术,我有一定之规。”此真千古绝唱也。钻、裹、践三拳,作成一个动作,即三种力之归一也。我青年时曾随郭云深先生习学形意拳,每日晨,郭先生只站混元桩,将钻、裹、践三拳操练数十下,下下如气锤,观之大有震地欲鸣之感,功力实臻于化境也。有见于此,故意拳所运用力虽多,接发力之法虽不一,但最后必须综合而归于一,定于一,纯于一,精于一,人之本能活力方能召之即来,来之能应,应则必验。平日操之纯一,遇敌时则能得心应手,手到人翻矣。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61d2d7598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