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从一开头,我就不断地拿赵道新和李仲轩做对比,说起来,不管是谁来谈李仲轩,都很难不联想到赵道新,大家知道,他们俩都是练形意拳的,关系捯起来还不远,赵道新的老师张占魁,与李仲轩的师爷李存义是同门师兄弟,还拜过把子,从这两层关系论,李仲轩该叫赵道新一声师叔。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赵道新

如果这叔侄俩差个二三十岁也便罢了,偏偏年龄相近,1915年出生的李仲轩,只比赵道新小七岁,勉强可算是同龄人。 

 

因为这两位前辈系同门且年龄相近,当他们俩说出的拳术呈南辕北辙之势时,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熟悉这老二位观点的人都知道,他们俩在对传统拳术的看法上,几乎是针尖对麦芒,处处反着说,想找到共同点得拿着显微镜去找。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李仲轩

我一向敬佩赵道新,这大家是知道的,对李仲轩老人呢?在看了我前面的文字后大家也能感知,我是尊敬而不信服。 

 

李老的文字好、感悟力好,对武术倾注了很大的心力,这些我都很佩服。但说到武功见识,我不得不说,李老跟赵老没法比,差得太多了。 

 

谈一个人的武功见识,离不开他的武功水平和技击经验,这么说应该是很好理解的,一个武功水平很低、又没怎么动过手的人,他对于武术是不可能有什么高明的见识的。武术这个东西,是实践出真知,多打出见识,一味凭脑子想,或光练不打,是提炼不出什么要紧的东西的。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姚宗勋

赵道新大家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好动手,尤其是他跟许多大师交过手,像孙禄堂、吴鉴泉、吴翼翚、王芗斋、孙存周、高振东、章殿卿这些名震武林的高手,赵道新就都与他们打过,用赵道新自己的话说:“我年轻时争强好胜,总爱充当一些名家的打手来和另一些名家争个高低”(《关于》第三天)。与名家动手,不用说最能提高一个人的武功,“下棋找高手”嘛,总找低水平的人玩,越玩你水平越低。与高手过招的另一个好处,是增长见识,让你了解那些顶级大师到底处于什么水平。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姜容樵

其实李老也明白与高手过招的好处,比如他谈到尚云祥与程廷华的那次交手就说:“尚师强调智取,他与当时八卦掌最高成就者程廷华有过一次试手,打了这一架,就知道形意拳什么最宝贵了”(《逝去》,223页)。尽管意识到与高手过招的价值,但李老在与大师比武这一项,仍是零记录。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张长信

与名家一争高低,在李仲轩是无法想象的事(李仲轩动过找薛颠的念头,后认为自己是胡闹),在赵道新却是打过多次,由此可见赵道新具有何等的实力,他对大师的看法又该是何等的真切,一针见血,因为那出自他与大师交手的亲身体验嘛。在这一点上,大家说,李老能跟赵老比吗?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卜恩富

相比赵道新的武功见识是打出来的、是和众多大师打出来的,李老的武功见识呢?多是听来的,李老别说没跟大师动过手,他都不曾见过大师动手。不错,李老认识唐维禄、尚云祥、薛颠、张鸿庆,但人家的比武较技,他一次没见过,譬如尚云祥,李老就说:“我跟随尚云祥的近两年时间里,没有人找尚师比武。”(《逝去》189页)。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张恩桐

从没跟大师交过手,跟庸手都极少较量,李老的武功见识,来自哪里呢?只能是听别人说,和非对抗状态下的自我练习自我想象了。练武术的不动手,就跟士兵没上过战场一样,听这样的士兵谈打仗,大家会怎么想?如果拿他去跟赵道新这种久经战阵的老兵比,有多少可比性?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王芗斋.

除了技击实践,能与哪一等级的人交往,也会影响人的武功见识,这一点李老同样无法跟赵老比。先看他们俩的师兄弟,赵道新的师兄弟大家都知道,像刘晋卿、韩慕侠、姜容樵、钱树桥、张长信、姚馥春、裘稚和——个个武功超群大名鼎鼎。此外再看朋友,俗话说“看一个人的朋友,就能大概了解这个人”,赵道新的朋友同样是随便拿出来一个就震天响,像姚宗勋、卜恩富、张恩桐、金警钟、王斌奎、章殿卿、杨德茂、李永宗、韩樵、卢正文——哪一个名字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孙禄堂

能与从韩慕侠、张长信到卜恩富、姚宗勋这些响当当的人物称兄道弟、坐而论道、切磋拳脚,尤其是还令这些人十分佩服,大家想想,赵道新该有何等的武功、何样的见识? 

 

现在有些小伙子说赵道新不懂武术,爷们儿,还别说赵道新不懂,他即便懂但懂得不够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你说,他能跟他这些大师级的兄弟朋友切磋武艺吗?即使人家客气,让他坐一边听,他听得懂吗?就像李老说他自己:“年轻的时候,其实跟我的师傅们是说不上话的。能跟他们说上话,得多大的修为?基本上是师傅说什么,就揣摩什么”(《逝去》,129页)。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尚云祥

说完赵道新,再来看李仲轩的师兄弟和朋友,翻遍《逝去的武林》,我们也找不到一个像韩慕侠、姚宗勋这种级别的师兄弟和朋友。尚云祥有像样的徒弟,不过如李老自己所说:彼此不来往(《逝去》)。不来往,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武功上的交流和切磋了。 

 

分析到这,一些说赵道新不懂武术、不懂形意拳的小伙子们,我想也就明白个大概了,当你说赵道新不懂时,其实就等于是说姜容樵、钱树桥、张长信、裘稚和、姚宗勋、卜恩富、张恩桐、卢正文等人不懂武术。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这个逻辑能成立的吧?因为只有裁定姜容樵、张长信、姚宗勋、卜恩富、张恩桐等人是棒槌,对武术一知半解,说赵道新不懂武术的话才能成立。 

 

继续推导下去,说赵道新不懂武术,也等于说:王芗斋和吴翼翚都瞎了眼。如众所知,王芗斋是因为十分欣赏赵道新的武功天赋,才向张占魁提出要收赵道新为义子(当时被王芗斋收为义子的人,除了赵道新,还有卜恩富、韩樵等人)。吴翼翚收赵道新为徒,也是看中赵道新非同凡响的的武功天赋。 

赵道新是打出来的见识,李仲轩是想出来的见识

最后再推导一下,倘若小哥儿几个说“赵道新不懂武术”的话是对的,那么就等于说,小哥儿几个应该比王芗斋、吴翼翚、姚宗勋、卜恩富、张恩桐等人更懂武术,懂得更深。小哥儿几个,你们是这样吗?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741cf901b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