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击术–赵道新著

在百分之一秒内闪现杀机,在十分之一秒内爆发攻击,在一秒钟内结束格斗”,这就是瞬击的风格。但是,不要认定瞬击行为就是一个快字,更不要单纯地把瞬击想象成一通雨点般的暴打,或者冷不丁一次点击。

瞬击是强力攻击的一种,只不过是,让对手防守不住的猛烈攻击叫做强击;使对手来不及防守的凌厉攻击叫做瞬击。一次有效的瞬击非但使敌手受重创仍晕头转向,使旁观者看得稀里糊涂,就连出击者本人事后也对自己的举动懵然无知,惊诧异常。

如何学习、应用瞬击?要学习瞬击术就不得不找些对手拳脚入肉地真杀实砍了。较量无论输赢,切不要因为害怕受伤或保持脸面的光彩而点到为止或者跑跑打打。重要的是在拳斗时把你自己想象中的瞬击术在实作中反复进行实验。那么,怎样实用“瞬击术”呢?为了叙述明晰,我将瞬击术分割成动机、行动和回复这三个阶段,在搏斗中决不能如此分割。

动机是进攻比较容易产生效果的那些散在着的时刻,以及因为感觉到了这些时刻而萌发的进攻冲动。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动作速度相差无几。尤其是对抗双方皆为训练有素的高手,手脚的快慢并不是最重要的。所谓“手快打手慢”的真义其实是“心快打心慢”。换句话,瞬击行动中运转最慢的步骤不是肢体,而是心意,只不过心理动机的迟延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四肢出击的缓慢罢了。

一般认为在动机阶段是通过视觉的“审敌”和通过触觉的“听劲”,突然发觉对方的空档或破绽,抓住这一有利时机,急速选择恰当的招数与劲路进行出击。这需要对方的一举一动首先被感觉器官接收,并不断地传输向大脑,由大脑的高级分析系统来根据以往的经验择拣出哪些是机会,哪些不是机会,并把那些确认为机会的信号传达给大脑另一处指挥身体运动的区域来决定如何应付。

然后,再由神经把作用的决定通知随意肌内进行收缩,从而产生了攻击的动作与力量。但是,如果真的如此行事,对方的空虚或许早已变成了坚实,破绽也许早已变成了陷阱。不仅如此,如果按“感知—筛选-决策-传送”这条长链走下去,动机很难造成时机。

一名出色的瞬击选手并不是靠发现对方的某个空档或破绽来生成动机的。他在平时训练中必须获得这样一种能力,即在与对方交手仅一二个回合中,甚至只在与对方的对峙或试探中,就能立即适应了对方的意念和节奏,凭借自我的模糊预感能猜测对手下一步的行动,宛如自己的灵魂与对方的行为已溶为一体。

瞬击术就是要求瞬击行动的动机来源于对敌人即来行动的本能的预先直觉,而不是来源于对敌人现行动作的细微观察。如此“猜”法对初学者来说可能像赌博一样靠不住,可一旦感觉形成就能够超越一般审时度势的精确程度,其准确性令人难以置信。而且,由于对方的空档或破绽是在出现以前被预知的,简短的神经系统的本能应变反射也并没有占用追踪对方空虚的丝毫时间。瞬击术的打击行动是与对方的空档或破绽同时出现的,即所谓看到了对方的破绽,也就完成了针对这个破绽的打击。这里就好似根本不存在那个迟缓的“动机阶段”(实际上动机阶段被提前了)。

因此,对手在挨打前也就不可能做出任何防御动作和避险动作。然而,猜测是下意识的。它不是有意地去思考,而是混混沌沌的,根本说不清怎样猜测或为什么这样猜测。我们唯一能够去努力作的只是维持强烈的瞬击欲,这种欲望是一种充满着杀机的心痒和挣脱渴求。它并不是来源于愤怒或假想的仇恨,因为这会迷乱我们冷静的神志;也不是像面对山珍海味的那样垂涎,因为这样的冲动是经受不住挫折和疲劳的考验的。瞬击欲是超强度的进攻欲望。

其一,它需要虔诚的信仰支持,无论你坚住什么,即使迷信也无关大局,只要切实感觉到有一股神圣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催促你,在保佑你即可。其二,它需要一种暂时的、类似于“自虐的心理状态。就是说,临敌时除了具备致敌死地和与敌同死的意念外,还特别强调感受在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激荡着一种狂躁、只有挨打、承受外力的冲撞而感到疼痛或震荡后才觉得舒适和开心,即便是面临受伤甚至死亡的威胁也幻觉着有痛快淋漓的发泻与壮丽的图景将临。

请不必担心这样的人会故意地任人殴打,相反他会极度亢奋而冷静地面对极大凶险。当然,这两种近乎变态的欲境在日常的为人处世中应是坚决避讳的。

行动阶段在时间上是包含在动机阶段之中的,是用动作和劲力来最后表达动机。瞬击术决不允许将珍贵的时间浪费在带有警告性质的低杀伤力的行为上,也决不许有等速的、修饰性的动作出现。动作之快慢在于它的变化,这里指的不是招法的变化,而是指速度的变化(可以认为是某种可变的加速度)。这种在刹那间由极慢到极快或者由极快到极慢的大幅度变速的效果应该使对手产生一种轰然失足,脑前一片空白的暂时呆怔状态,或是导致一种使对手气短自馁的非呼吸性窒息的压迫感。

而恰恰在对手处于这种短时的状态之中时,无论动作的快慢,只要具备足够的摧毁力即可达到瞬击的目的。减小动作的幅度相当于减小了攻击了时间,但是,微小的动作也同时减小了可催动对手重心的进攻纵深,并且由于减少了肌肉的拉伸而削弱了打击劲力。然而瞬击术要求作为打击武器的人体出击部位的运行距离尽量缩短,而重量较大的根节部位与整体重心则应根据时势有较大的变形和移位。只有这样才能兼顾时间、纵深和劲力。

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瞬击行动是需要使身体的各个运动环节的总体平均移动距离趋向极小。一个部位在空中划一段长长的弧线很可能使另一个部位发射出一种致命的寸击。瞬击行动是全方位的打击,打击点应多而分散,其冲击目标是人体任何易破坏环节、易震荡组织和易驱动部位。出击的武器也不仅限于手脚,自身任意坚硬的部分都可能成为瞬击的弹头。

回复阶段应理解为是下一轮瞬击行动的预备。瞬击虽为大力的冲击,但并非竭尽全力,孤注一掷的猛扑。瞬击术的使用者不管面对的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都仿佛置身于群殴的环境中而不能与某一个人纠缠不休。

倘若有人问:瞬击的打击力量应该用到全力的几分之几?回答是应该是用到使随即而来的下一次打击不被衰减的最大劲力。虽然要求拳手尽量能在任何姿势下,包括非常别扭的姿式下,包括非常别扭的姿式下发动瞬击,但同时要求拳手在瞬击行动结束时尽量能立即回复到自己惯用的警戒姿势。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758c0c05a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