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家、心意、拳

内家和外家的问题,在中国武界争论由来已久。传统的认定太极、形意、八卦室内家,少林为外家。说是内家拳主气,外家拳主筋骨皮。那么练少林就没有气?练太极、形意、八卦就一定有气?

  守孚老师告诉大侠,铁李两位先生一直强调拳功一体为内家,拳功分开为外家。大侠听了茅塞顿开。举例而言,那种打起来像鞭炮的拳法好看但没有功,所以是外家。少林拳大多数都是拳如鞭炮,所以是外家。但假如练少林的每一拳一脚都灌注内功,那就是内家的练法。少林镇寺之宝“心意把”就是内家的练法。同样的道理,练太极、形意、八卦时,如果不灌注内功,那么就是外家的练法。守孚老师认为目前大多数的人在练太极、形意、八卦时,都只徒具外表,根本不知道每一动作之下的内功运转,所以,那是外家的练法。

  守孚老师特别提起一件事。有一天,他从其他朋友那里学了一招龙调膀,就是前肘护胸的那种架式。回来后自己在练着玩,被李虎成先生看到了。李先生很生气地对他说:“你是哪里学来的东西?记住!我们的龙调膀是练功的,不是闹着玩的。” 守孚老师说到这里,马上站起来又示范了一遍龙调膀的整劲。大侠看了不得不叫好。

  大侠练过很多种拳法,但对每招每式都用内劲无法理解。大侠打螳螂拳的时候,就知道双手像狂风骤雨一样打出去,手上当然是有劲的,但怎么才算是内劲呢?

  守孚老师道:“所谓内劲就是丹田劲,丹田是全身的中心,也是内劲的发源之所。唯有势势不离丹田,方能发出整劲。所谓一动无不动,是以丹田为中心向周身炸开。”

  大侠问道:“势势不离丹田是否是势势意注丹田。”

  守孚老师道:“势势意注丹田是练功法,每一招都从丹田起势,好像导弹从丹田起动经身体的各部发射出去一样。如果每一招每一式都如此练,在真的技击格斗时,丹田劲就会自然发生,不必专门意注丹田。事实上,在实战中,一切发生都捷如电闪,根本容不得你意注丹田。”

大侠又问:“势势不离丹田,在开始练得时候势必会很慢。”

    守孚老师答道:“开始慢,但等丹田和身体各部贯通连接好以后,你的反应就会很快,快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因为那时一切都是丹田的自然本能反应。” (批注内功的练法)

  大侠学拳这么多年,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听到这样精妙的解释: “所谓内家拳就是每一招都用内劲来打。”大侠赞叹这个理论的高妙,但却不知道如何实用,急切地希望看到到底如何才是每一招都用内劲来打。”

  守孚老师当即表演四把拳,第一招轻步站,原本只是两手一交叉,左脚前钩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在守孚老师做来却是浑身用劲,两手一交叉后,右手上抽至肝部,左手下压至档前。在两手做上下对拔劲的时候,左脚猛然前钩,全身处在争拧状态。这么一个简单的轻步站就用上了丹田劲。

  这个轻步站,很多人在练的时候都是摆个姿势,全然不知道要用上丹田劲。大侠练了多年的蔡老师所教的轻步站,从来不知道这个简单的起势动作要发丹田劲的。看了陈守孚老师的示范,大侠一练,马上感到奇妙无穷。如果有人从后面将你的身体全然抱住,用轻步站的丹田劲一发,可以很轻易地将对手振开。如果对手抱得越紧,丹田劲的震劲直透入其内脏,可以使其五内震动,难受得说不出话来。轻步站的丹田劲主要是原位缩涨的味道,动作幅度很小,却可以用出全身的劲来。大侠前面吹了一大堆的内功神奇,但就是没有讲到如何练。现在百宝盒打开一个角,好东西拿出来了。第一个好东西就是这个轻步站。如果你学会了轻步站的发劲,你就初懂了内劲原位缩涨的窍门。

  大侠看李洳波先生的心意拳示范,他的轻步站只是摆一个姿势,是不发劲的。心意拳历来很保守,公开示范的和关起门练的通常是不一样的。如果他的不发劲是公开示范式样,可以理解,但轻步站的门内真谛是要发劲的。陈守孚老师特别提到,孙少甫先生在指导他的时候,轻步站是发大劲的。孙少甫先生初次和守孚老师见面就将四把拳从头到尾演示一遍。上海很多练心意的都知道孙少甫先生是极少将四把拳整套示人的。这个轻步站发大劲的练法因为是门内的秘传,很少有人知道的,但真正的名家只要这个动作一做,内在的功夫境界当即可以表露无疑。这其实是心意拳的亮相动作。行家之间有时只要一个亮相,对方就知道底细。

形意拳的起势动作是双手向前上抱起,然后下压丹田。这个动作和轻步站其实是同源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在练形意的时候,这个动作是不发劲的,以为这只是一个蓄劲动作,但从心意拳轻步站发劲的原理来看,形意拳的这个起势动作在门内秘传也很有可能是发劲的。当然大侠没有学过形意拳,这只不过是一个猜想而已。

  守孚老师道:“听说卢嵩高在乘黄包车的时候也是摆出轻步站的姿势,这个简单的心意六合拳起势动作起势包含了内劲拳法的基本要素。而这个动作不管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练,这就是分分秒秒可练拳的真义。”

  大侠赞叹这分分秒秒可练拳的妙义,尝试着随时随地练这招用上丹田劲的轻步站,即使双手插在口袋里,也可以用身形一抽,启动丹田练功。这种练功法真是妙不可言。所谓拳打卧牛之地,这用丹田劲的拳法不要说卧牛之地,就是卧羊之地也可打出波澜壮阔的气势来。大侠从守孚老师这里得到了轻步站的门内秘诀以后,知道这个轻步站其实在任何时间都可以练的。有时走路的时候,大侠左右手随意一抽,那就是一个轻步站的变式。因此不管走到哪里,大侠如果想练内功,只要做一下轻步站就会感到浑身来劲。而这个动作可以做到如此之小,有时只看到身形一颤,好像身体打了个激灵,但内在却是热浪滚滚了。

大侠看到守孚老师表演用丹田劲打拳的样子,又问:“一拳一脚容易,一套拳该如何打呢?”

  守孚老师道:“一套四把拳用一口气打完,你明白吗?”

  “这一口气不是呼吸的一口气吧?”大侠疑问道。
  “这是丹田一口气,而非呼吸一口气。那丹田气启动以后,千绕百折,横炸竖爆,到收势的时候还是浑圆一口气。这样的打法才是上乘的打法。”守孚老师解释道,“这就是说,在实战的连环攻击中,虽然动作千奇百变,其内在的一口丹田气却是凝住不散的。” (批注此谓内练一口气也!原来真解在此!)

形意拳的起势动作是双手向前上抱起,然后下压丹田。这个动作和轻步站其实是同源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在练形意的时候,这个动作是不发劲的,以为这只是一个蓄劲动作,但从心意拳轻步站发劲的原理来看,形意拳的这个起势动作在门内秘传也很有可能是发劲的。当然大侠没有学过形意拳,这只不过是一个猜想而已。

  守孚老师道:“听说卢嵩高在乘黄包车的时候也是摆出轻步站的姿势,这个简单的心意六合拳起势动作起势包含了内劲拳法的基本要素。而这个动作不管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练,这就是分分秒秒可练拳的真义。”

  大侠赞叹这分分秒秒可练拳的妙义,尝试着随时随地练这招用上丹田劲的轻步站,即使双手插在口袋里,也可以用身形一抽,启动丹田练功。这种练功法真是妙不可言。所谓拳打卧牛之地,这用丹田劲的拳法不要说卧牛之地,就是卧羊之地也可打出波澜壮阔的气势来。大侠从守孚老师这里得到了轻步站的门内秘诀以后,知道这个轻步站其实在任何时间都可以练的。有时走路的时候,大侠左右手随意一抽,那就是一个轻步站的变式。因此不管走到哪里,大侠如果想练内功,只要做一下轻步站就会感到浑身来劲。而这个动作可以做到如此之小,有时只看到身形一颤,好像身体打了个激灵,但内在却是热浪滚滚了。 大侠看到守孚老师表演用丹田劲打拳的样子,又问:“一拳一脚容易,一套拳该如何打呢?”

  守孚老师道:“一套四把拳用一口气打完,你明白吗?”

  “这一口气不是呼吸的一口气吧?”大侠疑问道。

“这是丹田一口气,而非呼吸一口气。那丹田气启动以后,千绕百折,横炸竖爆,到收势的时候还是浑圆一口气。这样的打法才是上乘的打法。”守孚老师解释道,“这就是说,在实战的连环攻击中,虽然动作千奇百变,其内在的一口丹田气却是凝住不散的。”

“如何才能将这口丹田气凝住不散呢?”

  “在练拳的时候,切忌抖劲,丹田气一抖就散。每个动作都要像急刹车一样,到位的一瞬间千万不要抖,要咬住。” 守孚老师这段话实实在在是内家武学的至理名言,但有几个人知道其中的妙处呢?赵道新先生的拳论就谈到这一点,当没有几个人真正注意这一点的。(批注动作都要像急刹车,好象解守德说过这样的话)

爆发力训练是“功力”增长的主要方式。一般采用具有一定阻力的弹性或突发性动作进行反覆操练。空操是在没有器械的辅助下,反覆进行几个角度发力动作。其要点在于注重动作的急停,用以发展动作反方向的劲力。

  大侠跟过不少师傅,只有王雷华老师一直强调不要抖劲,但大侠其他老师都强调抖劲,大侠自己练起来也感觉这么一抖很过瘾,所以,所以也没有把王老师的话严肃对待。

 但到了守孚老师这里,很明确地说,这一抖居然把丹田气抖散了。守孚老师对大侠的抖劲严厉批评,大侠于是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后练拳的时候都不敢抖,结果练起来的时候果然感觉妙不可言。

 这发劲时是不是可以抖,其实在拳学上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大侠的抖劲是从朱纪生老师那里学来的,朱老师在冲拳的时候,都是用劲一抖。大侠在网上看到张志俊先生的文章谈论到这个抖劲:

 陈氏太极拳发劲讲究松、活、弹、抖,特别是抖劲,陈照奎曾形象地将这样的发劲方法,比喻为北方农村的牲畜干完活,卸去身上的挽具后在地上打滚,起身后霎时间用劲猛地一抖,事实上是用了全身之力,陈氏拳的发劲惊炸之势就很像这种情况。对于这样的发劲方法,《太极拳研究》一书中说:“太极拳的抖劲,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爆发力量。抖劲的特点是快速,气足,力猛,劲长,动短,意远。功夫纯粹的,手、臂、肘、肩、背、胸、腰、胯、腿都可发出抖劲。这种抖劲是从腰裆劲的迅速一转而发出的。”“太极拳内劲的来源,确切地说,也可说是从腰裆而来的。”

大侠在跟朱老师学陈式太极的时候,专门有训练抖劲的练法,双手像鞭子一样左右甩动,然后突然拧腰发劲,双手就像鞭子一样从后方甩向前方,全身会自然一抖。

  大侠将陈式太极的这招练法演示给守孚老师看,守孚老师并不认可。他反问道:“一锤子砸下去,是弹回来有力呢,还是死死地咬住那个打击点有力?你如果用抖劲,给对方的杀伤力就在那一抖中,很快就过去了;如果用咬劲,那你的攻击力就可以透入对方体内。”

  大侠其实在王老师那时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没有细想,也没有很真实的体验。现在守孚老师旧话重提,大侠认真地体验,发现咬劲的威力是要明显大过抖劲。其差别就在于,在施抖劲的时候,自己的心智也会在那一抖中失神,虽然只是极短的一瞬。而施咬劲的时候,自己的心智不但不会失神,还会凝聚一种杀气。所谓咬牙切齿就是此理。大侠从网上看到賀順定先生谈形意拳的一篇文章,里面也谈到抖劲:

  形意拳之勁力講求爆發力,如炸彈之爆炸為向四面八方同時發出,更位要求身體平衡,向前發出,必須同時向後拉回,亦即向前發出100,同時亦向後拉回 100,以保持身體平衡,不會為人所制,這是形意拳發勁之基本原則,如何達成是項要求,平時要多練抖勁,能抖而不失平衡前後對稱之要求。

  贺先生明明在讲弹炸劲,后面又突然冒出来一句“多练抖劲”,看来中国文字对抖劲的定义都很难确切。这个问题,其实没有什么绝对的对错,但却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话题。

  守孚老师认为用内劲打的拳法就是内家拳。但什么是内劲呢?关于内劲有诸多神秘的解释,大侠自己体会以后,知道所谓内劲,在第一步来讲就是内脏四肢百骸在一缩一涨中形成的有序联结。这种整体联结的核心是在丹田。第二步是在这有序联结的通路上,自然形成气的能量流,随着身体的运动,内气会随心意指引流向相应的目标。(批注张源侠理解的内劲和李正讲的内劲有相似之处.李正认为内劲由丹田通过体内液压系统生成.)

第一步的内劲其实是身体肌肉群的有序构造,这种构造是隐含在内的,如果不做特别的武术训练,这种有序构造是不存在的。经过特别的武术训练,这种构造形成了,就产生一种特别的劲力,大侠称之为肌肉构造之劲。但从精确的意义来讲,这种肌肉构造之劲还不是真正内功意义上的内劲。

  这就是所谓的第二步的内劲,内气之劲。大侠有一个很简单的比方。肌肉构造之劲犹如蒸汽机火车头钢铁构件的机械构造,而内气之劲就是推动火车头前行的蒸汽。如果没有火车头钢铁构件的机械构造,那蒸汽之力只是离散之力,但蒸汽进入火车头以后,其威力就十分惊人了。洪均生先生介绍自己向陈发科先生学拳的经历,里面提到陈发科先生一段陈述:

  陈师说:“力与巧是应当善于结合的,但力是基础,巧是拳法。当有人突然用力袭击我时,应以力借力,使不致动摇重心,而变法应战。但功夫深者,却又不须以力借力,来力一触即转,使对方的力被引进向前倾跌,或反向后面仰跌。我对剑华来力是引而后发的。例如钢铁,造机器它是必备的首要原料。将钢铁造成机轮、零件,又须合乎规格,然后安装起来,方能操纵。拳法中每一动作,如同机轮的重要,学拳不明拳法,不求细致正确,怎么能行?”

  陈发科先生在这里所说的其实就是大侠所说的肌肉构造之劲。陈发科先生好像不喜欢谈内气。有一天,他在表演的时候,将地上一块方砖震碎,他解释道:“这是震脚时,周身三五百斤力量经过松沉而集中在脚上,然后又和时速结合起来,方有作用。” 这种解释讲的就是肌肉构造之劲。但有趣的是,顾留馨先生却有一次独特的体会,在洪均生先生的文中记道:

  19649月,顾留馨参加在济南举行的全国武术表演大赛,与我相识。将返上海前,他在清泉池澡堂谈到他向陈师学推手时,当陈师双手被封时,他试加劲一按,却只觉陈师小臂似有电流,一下子就被发出一丈多远。于是他惊为神乎其技。

  陈发科先生手臂上的电流一事就不是用肌肉构造之劲可以解释的,其实这就是内气之劲了。在陈家其实有论气的大师。陳鑫說:“氣不由中心丹田而發,則氣無所本而失於狂妄;氣不充至肌膚毫末,則功夫短少而氣歉,則外強中乾,必至失敗。此內勁之不可不研練也,果能研練至此,則神乎技矣。”

所谓天下功夫本归同源。看了陈式太极的内劲论,在看看心意六合拳的内劲,可以发现有诸多相似之处。在心意门拳谱《六合十大要序》专门有讲内劲的:

  夫内劲寓于无形之中,接于有形之表,而难以言传,然其理亦可参焉。盖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心动而气即随之,气动而力即赴之,此必至之理也。今以功于艺者言之,以为撞劲者非也,功劲者非也。及谓抖劲、崩劲者皆非也,殆颤劲是也。撞劲太直,而难起落;功劲太死,而难变化;抖劲崩劲太促,而难展招。惟颤劲出没其捷,可使日月无光,而不见其形。手到劲发,天地交合,而不费其力。总之,运于三性之中,发于一战之顷,如虎伸爪不见爪,而物不能逃,龙之用力不见力,而山不能阻,如是上九法合而为一,而克人其有不利乎。

  在这段文字中,谈到的内劲其实就是内气之劲,所谓“心动而气即随之,气动而力即赴之,此必至之理也。”。此段文字对各种劲法比较后认为颤劲最佳。这颤劲极微极速,主要是由内气引动。另有一段关于四梢的论述也极精彩:

  “四梢”者:“发为血梢,甲为筋,牙为骨梢,舌为肉梢”。必使其发欲冲冠,甲欲透骨,牙欲断筋,舌欲摧齿。心一颤而四者皆至。“四梢”齐,而内劲出矣。盖气从丹田而生,如虎之狠,如龙之惊,气发而为声,声随手落,一枝动,百枝摇,则四梢齐,而内劲无不出矣。

  大侠学了这么多年的拳术,对内劲其实是一片懵懂。绝大多数的人在练拳的时候,只是信奉“拳打万遍其理自现”的傻论,真的以为武学就这么简单。但事实上是,即使练了数十年的功夫,如果不明内劲之理,练出来的功夫还是傻功夫。

  上面这两段关于心意内劲的论述,大侠其实过去也读过。相信很多练心意拳的也读过,但问题是真的读懂了吗。颤劲是怎么回事?劲法四梢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明白吗?

  守孚老师在教大侠的时候,总是说他不敢用劲,怕把大侠给打坏了。直到大侠练了一年多,守孚老师看大侠的身体比过去壮实许多,才在大侠的要求下示范了一下颤劲。守孚老师用双把在大侠双手围护的胸前一拍,大侠的身体在瞬间的震惊过后,感到整个胸腔如通电一样酥麻。这种酥麻感极为舒服,有通体舒快的感觉。守孚老师笑道:“格叫嗒记甜头。”(上海方言:尝尝美味。)大侠当然知道,如果守孚老师加把劲,那就不是甜头,而是要吃苦头了。

同样是讲内劲,心意六合拳的内劲练法就非常直截了当,因为讲究拳功一体,所以练拳就是练功。这个特点是非常独特的。普通练拳的都知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的道理。没想到这句话本身就是一句错误的话。心意六合拳练拳就是练功。那种在拳之外另想办法练功的拳法其实都有某种毛病在里面。

  将拳与功分开练的祖师爷就是少林拳。少林拳可以一套拳打得呼呼作声,但拳套和练功却没有关系。于是少林拳打得绝顶漂亮的人却没有实战功夫。中国的武术队员大都是这样的,会打漂亮的拳,却不能实战。结果武术实际上变成了杂技。

  为了弥补拳功不一的缺失,少林门便搞出诸多奇奇怪怪的功法来。最有名当是海灯法师的少林一指禅。用一个指头将人的整个身体支撑起来,这的的确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大侠要问两个问题:

  1,这种功夫的练成需要不需要智慧?
  2,这种武功在实战中真的有用吗?

  第一个问题其实就是问这种功夫是不是一种傻练的功夫。如果这是一种不需要大多智慧,只需要傻练就可以来练成的功夫,那就不是一种高级的武艺。大侠察看有关少林一指禅的资料,知道这的的确确是一种傻练的功夫。无非就是先单手倒立,然后五指倒立,逐渐减少到一指。

  海灯法师过世以后,有记者质疑一指禅的真伪,认为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结果大侠在电视里看到海灯法师的徒孙在舞台上公开表演二指倒立。这本该是一件惊动武林的大事了,但大侠看那电视节目,感觉就和一出杂技差不多。海灯法师在晚年做不了二指倒立。依然被吹为神人,而现在他的徒孙真的做到了,却好像没有什么人对那位神奇的二指倒立徒孙作追踪报道。

  事实上,在武学上,二指倒立除了证明手指的力度惊人外,并不能证明武艺的高低。现在的吉尼斯纪录,大侠看到有人做俯卧撑居然可以做上万次。这也是了不起的功夫了,但和真正的武艺还是沾不上边的。

前些年气功火的时候,硬气功表演成为中国功夫的符号化标志。少林僧人出游世界各地,不是和人真的技击格斗,而是大玩硬气功把戏。其实,在过去,玩硬气功大都是江湖艺人的把戏。真正的武学大师是在实战中表现真功的。大侠在上海的时候就常听老拳师们哀叹武学不振,反倒是江湖把戏唱主角。

  真正的武学大师都会硬功,硬功有傻练的,也有纯用内功练成的。拳功分开练的拳法往往毛病多多。心意六合拳则是稀有的拳功一体的拳法。但即使是心意六合拳,目前也有很多人练错的。所谓练错,就是指没有遵循拳功一体的原理。目前很多人练心意六合拳也用傻练的办法,只顾闷头朝前闯,看起来杀气腾腾,内功心法却忽略了。守孚老师看到有不少人傻练心意六合拳,总是叹道:都练错了。

  被批评的练家当然不服气,说自己也是正宗传承。守孚老师只能摇摇头。

  守孚老师练龙调膀时,步速很明显地慢,有人看了不明白他为什么步速会如此明显地慢。守孚老师答道:步速慢是因为练内功,当内功练上身以后,内功的反应比什么都快。

  守孚老师感叹,他这么说也没有人相信他。他常感叹:心意六合拳是顶级的拳法,是需要智慧去学的,不是简单傻练可成的。

  守孚老师又感叹道:有些人练心意六合拳,只知道发劲,以为劲发得越大越好,其实内劲是很精妙的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字可以概括的。到了神妙的境界,那就是气,而不是普通的劲。大侠在网上看到一篇因材施教育俊杰谈谈孙禄堂先生的子,作者是童旭东先生,里面的轶事却很精彩。

  孙老曰:先达云,内外合一为方至刚之劲。然世人多不明内劲为何物,故我今日先不讲内外合一,专与众位研究内劲。言罢孙老将双手扶于藤椅两侧的扶手上,并对肖汉卿说:汉卿,你手上有功夫,你若能将我的手腕捏断,我则能用内劲将断腕接上。肖乃一粗人,信以为真,便上台来捏孙老的手腕,初,肖不敢用全力,发力较缓,不觉中自己竟向后退了两步。孙老曰:你练了几十年就这点功力吗?于是肖再次上前,攥住孙老手腕用其全力来捏,其力刚欲出,肖却向后飘出数步开外,而如土灰、跌落于地。孙老起身将肖扶起,让肖休息片刻后,问肖:你知道我刚才怎么打得你吗?肖曰:不知。老师身体哪儿都没动,却像有个神仙把我打到这里,身上不觉痛,可心里难受。孙老曰:这个神仙就是内劲。内劲者,不用意而神自明,不运气而气自周,不加力而力自彰,所谓应物自然,感而遂通。初,你用力浅缓,其应之亦柔。次之,你发力深重,其应之亦猛。此为内劲之性也。此后,肖汉卿深服孙老,尊崇备至。

这样的功夫岂不是神明的功夫。这样的功就不是肌肉构造之劲,而是内气之劲。这种内气之劲就不是傻练蛮练可以练出来的。守孚老师在谈及铁官成先生时,说铁老的功夫好像身体上长了刺一样。他曾经想偷袭铁老,想看看老先生到底如何反应,但真的想做了,却又不敢。因为铁老在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手刚触到铁老的身体,自己马上就像被触电一样弹回来。网上有段关于杨殿卿先生的轶事,说有个年轻人拳打杨老,杨老任其拳打。没想到那个年轻人很快拳头红肿,反过来哀求杨老救治。

  大侠讲内劲,讲得满天飞花,但读者朋友却会有一个疑问,这内劲如何练啊?守孚老师经常说拔劲,这就是一个很要紧的概念。劲是内隐的,需要将内劲拔出来。那么身体到底哪里有劲呢?这就是秘密。知道身体那里该有劲却又体会不到劲,怎么去拔呢?

  拳击的劲是天生的,从来不练拳的人也会发出劲来,这是明劲。如果你想靠练明劲成功,你就在和千万人竞争。心意拳的劲很多是内隐的。人家都不知道这劲,你去练了,虽然还没有练到怎么好的程度,但因为你有,人家没有,所以一旦交手,你会站很大的便宜。

  比如说,心意拳中的摇闪把,双手朝侧前方击出的时候如抱一个婴儿。这个动作有两种做法,一种是顺手的劲法,即将双手朝侧前上方甩出。这个劲还是一个顺劲。心意拳的厉害不在于顺手的劲,而在于不顺手的、内隐的劲。正确的摇闪把练法是双手朝侧前方快速挤出。这个动作一般人在开始的时候都做不出劲来的。这股劲需要不断地拔,经过多时的训练才可以拔出来的。真正难练的是不顺手的前推法,越是打不出劲来,越要练。久而久之,你就练出别人没有的劲来了。(批注各种内家拳练内劲的心法,理论上应该是一样的。)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924965863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