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内行人揭穿中国武术虚伪骗人的本质

听内行人揭穿中国武术虚伪骗人的本质

武术,正像中国文化一样,虚无的东西多。十个练,九个吹,一个不练还胡勒。我这样说,一定会遭到维护国粹人们的攻击。你若不信,你就去看吧,全是这一套,我的老师如何如何,我的祖师如何如何,我曾经见过的高人如何如何,吹的神乎其神。轮到大家要看真的,却很难找到。它不象西洋拳那么实际。拳王是一场一场打出来的,而中国的名家,我们不能否认是有真东西,但也不能否认是依靠祖上的荣耀和吹捧。写几篇文章,几篇报道,再找几个外国人被打败的战例,再有官方推波助澜,于是就自觉天下第一了。天晓得这种天下第一有多少水分。

 

从现在散打比赛看,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拳击,腿法,摔法组成。而三法中又以摔跤为基石。如果摔跤占优,其胜算最大。武家谚语有三年的把式不如当年的跤一说,一种解释是说,摔跤的实战性和实用性强,还有一种解释是武术很需要功底,非得有很深的功底以后,才能技击实战,而这样练出来才能轻易跃于摔跤等之上。

 

有人对拳上的功夫变成了拳击或类似拳击的技法很不以为然,认为他们是在糟蹋武术。认为增加肘法,膝法等多种技法才是武术。有道理,但也不尽然。我认为,以技击来说,世界上无论何国,其技法,都有其相通之处,并非中国独然。以为只有中国有,这显然是夜郎自大。以拳术招法而论,任何人,只要留心,在方圆几十里之内,就可以见到成百上千种招式。而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也就是为什么散打以及实战中人们往往摈弃庞杂的招数而选择类似拳击这种直接了当的招式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常常认为中国功夫花架子多的原因了。武术的花架子文化,在国人为人处世,文化艺术中都多有体现,也不知道是有了武术的花架子才有了文化上的花架子,还是有了文化上的花架子才有了武术的花架子。

 

中国武术是不是就没有真功夫了呢,当然不是的。我认为真功夫主要在内家功上。由于内家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老师往往又不肯轻易传授,于是越加的神秘化。老师不传授呢,学生又要学,老师不传又得传,于是编出了一套又一套的看似有理,实则无理的练功秘诀。这种练功秘诀又经过不断的演绎加工,变得越来越臃肿,越来越庞大。使学习的人忽然好像明白了,忽然又如坠五里雾中,到头来茫茫学海,只落得迷迷糊糊。

 

想要练防身之术的青年少年人,如果只是一般的防身,我劝大家千万不要练中国武术。如果你练中国武术,不但白白地浪费许多宝贵的时间,而且很难做到防身,练了十年二十年,街头打架只去那被打的我见的多了。那要练应该练什么呢?我有个建议,练中国式摔跤。要练也不必把眼睛盯住民间,正规的国家教练其实是最好的老师,一般来说,他们大多也是竞争上岗的,由于长期教学,自有一套好的训练方式,一般来说,每天坚持一两个小时,一年下来,一般的人就会不是对手,三年下来,你周围的人就少有对手,如果再有正规的拳击训练,哪怕只有半年一年,我敢说,以徒手格斗而言,你肯定已经成为你那一带的高手,一般防身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大部分武术都是无用之术。更有甚者,很多武术练来练去,反而练成了挨打的武术。所谓功夫,健身可以,用来防身,会送命的。

 

小时候练套路,读书时练拳击,最后练了散打,才知道什么叫功夫。散打是现代武术的最高境界,别看一些所谓的内家外家的武术家吹得神乎其神的,没一个敢和柳海龙单挑的。散打只要三个月就能学会全部的技术和战术,以后只要加强练习,多找机会切磋,防身是没问题的。听内行人揭穿中国武术虚伪骗人的本质

大约在五六年前,几个朋友凑在一起,谈古论今,海吹海聊,有人领来一位蓝眼睛的美国老外,此人高大文静,也能说几句生硬的中文,大约是因到了陌生的地方,他的态度很谦和。带来的人介绍说他是空手道九段,柔道几段我记不清了,说他在美国是很有名的,在擂台赛中还拿过名次。我没有去查过他的底细,不过,我们的杂志上有过他的介绍。他对中国武术十分仰慕,从他虔诚的态度是可以看出来的。大家聊过之后,还一起进餐。俨然象一群朋友一样。我的一位拳友祖辈据说功夫了得,他也常常以正宗传人自居,侃起理论来一套一套的,别人就别想插上嘴。被他虎住的小子辈常常围着他转来转去,端茶倒水,鞍前马后那是平常事。

 

三句话不离本行,喝着酒,他不抽烟,他又开始侃他的祖上了,接下来就是他的理论。美国人听不懂,问了一句,什么叫浑圆呢,我的这位老兄海一通解释,看着老外还是迷茫不解,他于是站起来,做了个姿势,接着让老外也站起来,老外傻乎乎不知要做什么,但也只得听令。这位老兄让老外伸手,这在行话里叫说手。老外哪知道这叫什么,就向他伸过手去,这位老兄突然出掌发力,老外倒退两步,险些跌坐椅子上。我们几个朋友都暗自偷乐,就这半瓶子醋还显摆呢。因为大家是在切磋,老外也并没有太多的诧异。此事就此打住,其实也算不了什么。谁知两个月后,这位老兄的事迹居然上了杂志,说是打败了美国空手道高手,那故事写的有声有色,也不知道是怎么演绎出来的。据说美国人回国后也看到了此文,他的美撰文发了一通感慨。

 

后来我同老友私下交换意见时,老友反倒指斥起我来,你别老揭底。我默然。他的一句话使我醒悟,他说,你不连蒙带骗怎么混。事情怕换位思考,站在武师的角度,的确这也是无奈的选择。

 

中国是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武人属于下三流。比起文人来,总觉得矮一截。于是,很多武人便往文人上靠。一些大师级的,更是把武文化化,用儒家道家佛家文化阐释武家文化,还真阐释的有模有样。王宗岳的太极拳论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之作。也算是文人与武人结合的典范。武上升到中国高深文化的高度,王宗岳可能是第一人吧。于是,武术有了武派与文派的分野。但不管哪一派,一旦角力便熊,那就要贻笑天下。因而练武人最不愿意言败。以竞技体育来说,胜败本是正常的事,甲A一年就几十场,再厉害的队,也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再看拳王争霸赛,冠军同亚军,往往就差那么一点点。有时这次你胜了,下次可能胜利的就是我。李元霸式的天下第一只能是神话。

 

美国职业拳手一年不知要打多少场,大约打的次数多了,虽然对胜利也十分渴望,但失败了也能以平常心对待。中国人却很难输的起。有了名气或已经成为师父一级的,很不愿意同他人竞技,胜了什么都好说,一旦失误,脸面就很难过的去。有位很有实战名声的武师,他的得意弟子被他人打败,他竟然一病不起。这也难怪了,一世英名啊,江湖上传开,他的老脸怎挂得住。武术不同其他竞技比赛的地方就在这里,斗气得厉害。出生牛犊没名的,常常喜欢找有名的挑战,一场胜了就很容易成名。待到真正成名以后,再有人来角力,也该学前辈的样子,圆滑了。一等的是不战而屈人兵,二等的是用强身健体一类推辞。听内行人揭穿中国武术虚伪骗人的本质

记得七八年前,拳友拉我去玩。那武师很有些名头,正教几个人散打。介绍过后,武师十分热情,拉着我们同他的弟子交手。一番谦让后,我的拳友带上拳击手套,是薄的那种。几场下来,他的弟子们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武师有些坐不住了,亲自上来给弟子说手,这种说手的情况,出于礼貌,是一定要谦让的。哪知道他说着说着突然出着发力,打了我一个趔趄。我正在想该如何应付时,他已经摘掉手套,递给了身边的弟子,示意让他跟我来。我那时也是正气盛当年之时,又窝了这么口气,一下也没让他的弟子。

后来,一些练家风传我被打得如何如何,弄得我解释不得,苦笑不得。前两年偶然遇到这位武师,他正在公园练,我跟他说一块玩会,他顾左右而言他,最后收拾衣服,很慷慨的说,今天我请客,咱们喝一杯。

 

当两人水平差距大时,还没有近身,战斗就结束了,摔跤当然就没用场了。当相差不大时,就很容易需要贴身近搏,不会摔跤,你就要吃大亏。尤其是性命相搏时,很容易就贴在一起。仅仅拳上的功夫和腿上的功夫就等于缺了一条腿。这是需要注意的地方。

 

其实不管任何武术,主要是两点:速度和力量。提升这两个指标你将无敌。不过有个限制——人体的承受力,如果你无法承受强大的速度和力量,你的身体将四分五裂。李小龙领会到这个诀窍,但采取偏门电击方式提升,结果身体不行了,早衰了。随着科技发展,武术将成为过去,因为科技将提升人体的承受力和速度、力量。招式只有在两个平等力量的人之间才有用。

 

有句话说“练十年不如打一架”,确实,没有实战,什么样的东西都没用。《精武门》里霍元甲说武术是参悟出来的,其实扯淡,闭门造车能出什么成果,真实的霍元甲没有一次次的实战,能成为外家拳的顶峰任务吗。武术的消亡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武术进奥运是糟蹋国粹,应该让它以本来的面目“正寝”。

 

书归正传,谈谈我对腿法的见解。手是两扇门,全凭脚踢人。电视电影腿脚的用运让人眼花缭乱。非常好看,没了腿法,效果肯定不好。再看散打,除了摔法,腿法得分最佳。拳法倒似乎成了陪衬。如果是比赛,没有腿法是不行的。他的规则也适合腿法的发挥,跆拳道也是一样。

 

如果大家有兴趣再到街头去观察,街头打架的也不少,有好事者完全可以把街头打架录下来分析,不难发现,真正街头打架,用腿的人很少。有人可能会说,那是大家都没有练过散打和跆拳道一类的功夫。也有人会说,我就见过有用腿法打败几个流氓的。这是一个无法争论清楚的问题。以笔者实战经验看,没有规则的性命之搏,首先发挥的是人的本能。人是直立动物,腿脚是支撑身体的,做事情时,用手和胳膊是最方便,也是最自然的事情。手和胳膊自由随意度远远超过脚和腿。所以街头打架,很少见到用腿的,大都是用拳用手用胳膊。以要不信,自已就去实践。马路上两人叫板,突然对方对方轮拳连扑带打冲上来,我看你是抬腿还是抬手。很多东西说起来很有道理,真到用的时候就不是那回事了。

 

我不是说腿法没有,在街头打架,同比赛是有很大区别的,腿法一般是在拳法为主的情况下偷用效果最好。我上面的话是说,在比赛中,腿法比拳法重要。在殴斗中,拳法要比腿法重要。这是学拳的人需要注意的。

 

摔法在实战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两拳将对方打到在地,那就没有什么说的了。你完全胜利,用不着摔法了。而街头殴斗,当性命相搏时,对方会拼命扑上来,两人一贴身,拳法就很难再用上。拳击时出现这种情况,裁判要将两人分开,实战中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同事闹着玩,角力,很容易就扭在一起,也时例证。早年有个小伙子因挤车发生口角,追着我打我,他个头略比我高半头,肯定是自觉有绝胜的把我,要不我已经走出老远,他是不会追过来的。我当时心里也含糊,但没办法,不还手就只有挨打了,结果一拳兜在他下颚上,我当时都看傻眼了,他居然被打的上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循环,整个翻了一个筋斗,从地上爬起来时,满嘴是血,按道理是我全胜了吧。马上周围就围了一圈人,还有穿警服的,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劝架。我的自然反应是看他还要做什么。就见他晃晃悠悠居然又向我扑过来了。不过看的出来,他脚下是打晃的。

 

我这时就一点不紧张了,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后来我好像又打了他两拳,因为后来我见他的两个眼睛肿成了大灯泡。有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栏住了我,说大哥求求你了别打了。咱们是绝对不能跟女人较劲的,小伙子趁机拉住了我的胳膊,说,你不能走,给我看病。那一瞬,我有个很突出的感觉,虽然他已经没了进攻的能力,但他拉住我的胳膊,我要想挣脱是很困难的。他抓住我且身体向我贴近了。抓我的力量就象落水的人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当然最后他还是松手了。

 

这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如果他抓住我的时候还有战斗力,我想我是很难应付的。我写这段文字,是想告诉大家,摔跤的作用是非常大的,那种以为能据敌拳头之外在性命相搏的时候往往只是幻想且是一种半个功夫,远用拳法,近用摔法,这样才比较全面。

 

言归正传前,再补充几句。拳击加摔跤,是我比较推崇的防身术。


两者各占比例,摔跤占多,拳击占少。我在开篇已经说的很明确,摔跤两年到三年,拳击半年到一年,我敢保证,一般的人全不是你对手。你要练武术,别说三年,十年你也到不了这个程度。同理,你要只练拳击,或其他的什么拳,都没有这两者相加好。有人或许有疑问,说,现在的散打不正是这两者的结合吗,那不如直接练散打?当然,如果你赶上散打教练中国式摔跤非常出色,那当别论,就一般散打教练,是没有很深的摔跤功夫的。就我所知,一般散打全套的训练科目是远远不如单独学摔跤的好。拳击和摔跤是主要的功夫,至于反关节拿法,那都是枝节,有了主干,枝节是很容易的。

 

我有个同事,痴迷武术,居然能练48种不同的拳法,他每种拳法都练的有模有样,绝不串行。他的目标是练熟50趟拳。可谓雄心勃勃。据说最高记录是80多趟拳。这种人我没见过,而我这个同事是我亲眼见到的。我见过他演练。练的繁多很容易混,可见他的记忆力和他所用的功夫。他练给我看,我当然要夸赞他,说起来,的确也很了不起。记得有人介绍美国人的处世原则是多赞扬人。我想这是很有道理的。来不来就用自己的观点批评别人是很让人讨厌的。

 

人家的问题,让人家自己去认识,用不着我们来指手画脚。再说了,我们虽然自认为正确,而实际正确不正确,还需要检验的。我的这位同事曾拜过很多名师,顺便说一下,他摔跤的功夫也不弱,一般的人可不是他对手。我们关系不错,他说他一般是不同别人交流的,为什么呢,武术容易谁也不服谁,很容易伤和气。当然了,我也不会跟他切磋,只是顺着聊聊天而已。我想这也叫尊重人。我发现,由于他常年苦练,他身上的肌肉丰满,伸出的胳膊跟小杠子似的。他还给我讲了一些一力降十会的道理。他领我见识了他在家中练习的大沙袋,大沙袋有多半个人高,他一拳居然能把沙袋打得悠起来。我见了十分吃惊,说实话,我根本打不动那沙袋。他还有杠铃和哑铃,杠铃有百十多斤吧,他能一口气连举十个,心不跳脸不红气不喘,就象不费力似的。看的出来,他还有余力。应该说一下,他的父亲是位退职老将军,家里条件不是我们贫民百姓能比的,他有自己的健身房,就跟专业的一样,一应具全。

 

我试了试那杠铃,我最多也就连举两个。大约是他过于得意,突然提出要同我掰手腕,我说那就试试,我们找好地方,连掰十个,十个都被我轻易取胜,看得出他非常惊讶。他不肯罢休,还要试,我不掰了,他很扫兴,似是自言自语说,怎么搞的,没这样过?我不想打击他,说,我这是靠技巧,就这一项特长。看着他疑问的眼神,我不忍心隐瞒他,把大拇指,小指,掌的外延等技巧的运用告诉了他,他要试试灵不灵,我只得让着他了。

 

有一次,因一点纠纷,有几个人声言要找我麻烦,后来听别人对我说,他对那几个人说,你们可别找他,这家伙有神力,我这样的十个也不是他对手,别说你们了。其实我们并没有交过手,真交手也不一定会怎样。听内行人揭穿中国武术虚伪骗人的本质

功夫是以实力说话的,谁有实力,好像谁就有话语权,没实力,再说什么也地微言轻。有一次到公园去玩,那里聚集着一大群好练的人,有熟人在,他们习惯的叫我小今子,我站在旁边看。现在是什么拳都推手,这种练习很有优点,不像拳击那样容易打的鼻青脸肿,又不象摔跤那样,滚的满身是土,还可以增加乐趣。推手也大体分两类,一类是比较文明的,如太极推手,一类是比较凶狠的,如大成拳。年轻人都喜欢推凶狠类型的,规矩也没那么多。这里人推的正属于凶狠型的。其中有一个推的不错,但推的有点霸道,常冷不丁出掌打人胸部。这在练家看来有点不道德。可能这里没人能治住他,也就只得由他了。认识我的那人,其实也只是半熟脸,他给我们拴对,拉着我跟他推,不好推辞,就推起来,在刚一搭手时,我对他说,推手就是推手,不能脱手断手。他不以为然,说,不断手怎么练的出来,我老师就这么教的。他的回答使我心头火起,这简直是不讲理了。

 

推手是娱乐,是玩,断打是断打,这是不同类型的东西。没法给他讲道理。只能是手上见功夫。搭上手,带了他两下,这主反应挺快,知道不妙,想脱手后跑。哪能让他走,那会我也是正感觉特好的时候,正好拿他练手,轻轻一带,就把他带到掌下,只一拍,拍在他肋上,听他啊的一声,就跌坐地上。在地上喘了好一会气,才站起来。我以为他会怒目瞪我,实则不然,脸上荡着笑容,连口说,您推的真好。马上大家都围住了我,没人再叫我小今子了,而改口称温师父。这个让指导,那个要请教,让我好不得意。我说什么,众人也是点头说是,大家都听我讲。

 

这就是以实力说话,没有实力,说什么也没有爱听。我还没有得意忘形找不到北,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很有道理的,天下如此之大,我们没有接触过的地方多着呢,怎么敢断定就一定比别人强呢,总得了解了别人别地以后,才知道自己所处的水平。关起门来自封老大,哪还能进步?我认识一个拳友,他对我说了一件事。他见小广告上说教一招制胜绝招的,就循着地址去了,那是一间旅馆地下室,教的是两人,先问他带钱了没有,他拿出两百八十块钱,交到他们手里,教授开始,那教师刚一出手,他就势一捋,一个大背胯,把教师摔在了床上,差点没把床砸塌了。旁边那位见事不好,赶紧对他赔不是说,这位大哥(其实他比他们小多了),我们出来不过骗点饭钱,您还是高抬贵手,钱我们加倍还您。说完,真凑了一个整数一千钱块给他。他只取了他的二百八走了。我问他,你就不怕他们用什么暗器伤你。他说,我没想那么多,我还是真想跟他们学点绝招。

 

其实,只要对武接触时间长的人都明白,所谓绝招都是相对的,吹的神乎其神的绝招是没有的。武谚有云: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秘笈无数,拳种无数,没有基本功,一切都是空的。大家可以到武术网站去看看,拳种,招数,秘笈,真可谓是多如牛毛,让人眼花缭乱,别说不懂行的人,就是略懂的人,都难免中了圈套,在拳海秘笈海中很容易就迷失方向。曾认识一个拳术名家,可能是知道自己名不副实,就暗循名师,居然让一个江湖骗子骗得晕头转向,整天就知道说些成道成仙的话,大家在背后议论,又可怜又可笑。练了数十年的武功,居然会上大当,别说刚入门的了。

 

话题绕了半天,该转入正题了。武谚有云:一力破十会,一巧破千斤。力是巧的基础,巧是在力的基础上的运用。一个十岁小孩,武术练的再精纯,也很难打过一个三十岁的壮年。原因是什么,不是一个力量等级,拳击为什么有重量级和轻量级之分,也是基于这样的道理。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力才符合武的力?

 

以前有两个非常有天分的徒弟,跟老师学了数十年,始终没能得到真传,老师眼见就走到生命的尽头,眼见就要把功夫带到坟墓,两个弟子都很着急。但老师不点透,他们也不好多问,直到老师要撒手人寰的时候,把他二人叫到自己的病床前,在临终遗嘱中,告诉了他们练功密窍。

 

老师说,力为本,筋长力大。老师嘱咐完就闭目西天了。两弟子办完老师后事便分手各奔东西。大徒弟仔细分析了老师的话,得出了自己的理解,于是抻筋挝腰,练石锁,举杠铃,打沙袋,练骑马蹲裆扎实根基,最后成就了外家拳的功夫。小徒弟没有走大徒弟的路,他变换了一个思路,他想,高深的武功必不是常理而又在常理之中。如果是常理的力,那不如去学农人,学工匠,他们每天都在卖力,你再练,也不如他们力大,他断定老师临终的话绝不是敷衍他们,定有奥妙。他痴迷武术,来到深山,隔绝人世。

 

山上有座庙宇,有个老和尚看守庙宇,他闲来无事,就与老和尚一起参禅,一晃五年,在这五年中,他经常想的一句话就是筋长力大。他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筋长呢,这天晚上,夜深人静,万籁无声,他一个人在屋宇中静坐打禅,忽然眼前一亮,暗叫,啊,原来如此。

 

师弟与师哥走了不同的道路,产生了内家与外家,而他们的分野就是对筋长力大的不同理解。师哥犯的错误是,他一听到力,马上联想到生活中寻常对力的理解,他没有拐弯,直接就扑向这种力,师弟脑子转了一个弯,他看出师父所说的力不是寻常的力。筋长力大的筋长不是表面的抻筋挝腰。这虽然是个故事,但现实中许多练家都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有许多人甚至练了几十年内家武功,却始终没有能进内家武功之门,就是因为他们同大师哥一样采取了直线型的思维,还有一种人被玄学迷惑,走入了旁门。在一些古拳谱上,常会看到有暗劲一说,显然,前人是在告诉我们,有一种同寻常不同的力,为了区别,取名暗劲。较早将劲与力分别的是武氏太极拳的创始人武禹襄,他在拳论中说,始而意动,继而劲动。明确的用劲代替了力。在劲的基础上,后人又发展出了粘劲连劲粘劲随劲以至于发劲等等,到后来,各种劲越来越多,铺天盖地,让人应接不暇。实际上,各种各样的劲,都是劲的延伸,都是劲在各种不同情况下的运用。

 

要明白劲是什么,先明白劲不是什么。首先。劲不是农人工匠劳作之力,不是举杠铃扛麻袋抡大锤霸王之力。其次,不是气功之气。现在最容易迷惑人的就是气功。有的武师自己没练到,只好把弟子往气功上带,因为往气功上带最省事,气功神乎其神,谁也说不明白。气功师为了抬高声誉,乐不得都向气功上靠。有的练家见到气功容易见经济效益,也出来推波助澜,摇身一变,成了气功大师。

 

作为科学,必须有验证。气功有一种现象,就是可以发气,发气是可以验证的,这的确是一种神奇的现象,这种发气感知可以通过接触感知,也可以在一定距离内的一定条件下感知,但这种感知是很有局限性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试验可以证明运用气功的气可以使微小的物体移动。玄学与科学的最大不同,就是科学可以通过试验证明,而玄学是不可证明的。我见过一个走火入魔的拳家,他硬说可以隔墙打牛,百步打人。整天神神乎乎,一会看到这个天目开了,一会看到这个人把那个人的气偷跑了。他竟然声言可以把人在三米之外打退三步。

 

我说,你打我吧,他在我面前努眉瞪眼,提气运掌,最后一甩手说,今天气不畅,改日再试,走了。前几年气功热时,我亲眼见到许多有见识的武家都对气功自称是武家非常愤慨。气功之气不是劲,想来我已经说明白了。

 

再来看意念,意念搬运物体,早年曾引起轰动,但据揭露,很多都是魔术,科学试验,还没有发现一起是真的。没发现不等于没有,这是持认同者的观点。但我们是实践家,我们需要证据。我们姑且把存疑的问题放在一边。我们又知道,武术不是特异功能,武术是一种人人都可以练成的技击技术。

 

武术的最高境界是以意念打人。是发意不发力。是意神合一。这里的意神,不是我们寻常所说的意。也不是寻常的神。一说到这些,很容易把人搞晕了。弄不好容易走入玄学。实际上,这个意,这个神,是在劲的基础上的意和神,因为不是同意概念,所以,寻常人一追求,就很容易走火入魔。因此练者应该应该谨记。

我国传统文化比较庞杂,有代表性的主要有太极,八卦、五行等学说,在哲学文化上有道家的天人和一、无为无不为和佛家的有即是无,无即是有,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等学说。内家功夫常常用这些理论来解释自己的拳学,这样,就使武术与传统文化似乎融为一体了。这么一来,探讨武学,就不能不对这些传统文化有所说明。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学习的人往往是被这些传统文化牵着鼻子走,他们忘记了,武术的产生发展虽然与传统文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一旦产生,他就有自己的特殊性,他就可以脱离传统文化。

 

说明确了,武术是一种技术,既是一种技术,他就可以脱离母体独立。也就是说,在他已经成熟以后,不懂传统文化的人一样可以学习并精通。

 

武术为什么独独在我国产生,而没在外国产生呢?(注:这里说的武术多指内家功夫)在我国,很早就对圆的力学情有独钟,到目今而止,还没有发现世界上有那个国家在古代有我国那样高的认识。圆向外张,力向内压,于是形成矛盾,古代叫阴阳。按理,圆的力学完全可以发展出科学来,但可惜的是,我国到二十实际初,居然没有科学。直到二十世纪以后,一群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学生,才正式建立起了各种科学体系。

 

有很多人探讨我国为什么没有建立起科学来,大都认为中国重德重道而不重视术。而我更倾向于玄学是最大的罪魁。玄学把本应该属于科学的术纳入自己的体系后,使术难以挣脱玄学的魔爪。内家功离不开圆,丢了圆,也就丢了内家功。有丰富的圆的力学,这是产生内家功的力学基础,第二个条件就是佛教的传进。最早的内家功的记载是明朝的中期之后,从现在的内家功的基础练习来看,是离不开坐禅功的。现在在武术上大都对这一功法进行了改造。

 

武术上大都叫桩功。武术的桩功很容易与气功混淆,他们有相通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气功是以练气为主,而桩功是以练放松为主,桩功分为站桩、坐桩、卧桩,甚至随时随地处于静止状态,都可以称为桩。本来桩功练的很单一,就是为了放松,学习的人因此很枯燥,于是老师往往把气功的东西神神密密告诉你一点,使你有神秘感而加劲练习。负责任的老师一般是看着学员练桩功的。记得我在练桩功时,老师就是这样的,开始的几个月最站不住,过一段时间,老师就过来悄悄告诉我点秘密,什么意守丹田,一会丹田在肚脐下,一会在后腰上,后来是小周天,大周天。现在我才知道,这些跟武术没关系,不过在当时确实很提兴趣。在这样的桩禅之功中,在意识中还真感觉到浑浑噩噩,天人和一。有了这种感觉,才是真的放松了。这种桩禅之功,没有两年以上,要想练内家功,是无从谈起的。等到练得皮肉分家,身上全是囊膪,内家功的底子就有了。

 

有了底子并不一定就练出内家功来。李敖说,反求诸己。内家功就是反求诸己,求的是身体里的实体,有的人跑到中医里去了,去求五脏六腑去了。人的身体里有什么,皮,肉,肌肉、骨头,筋、神经。武谚有云,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筋骨皮怎么练,内家外家采取的是完全不同的练习方法,内家采取的是在桩功的静止中训练。靠意念引导来训练。

 

人的骨头自己是不会动的,他的运动是依靠筋和肌肉的运动来实现。外家功及寻常的力,是将肌肉练得发达,此时的肌肉在内家功看来是僵死的肌肉。他缺少了弹力。只有放松之后,人的每一条细小的肌肉象猴皮筋那样弹缩自如。整个武学,都是围绕着这个力学展开的。所谓要有悟性,也是在这上面来悟,他是个力学,是人体力学,外在表现表现神乎其神,而内在的运用并不神。

 

有的人并没有练出内家功,但由于肌体放松,其力量发挥却也能超出常人。人身上的每一条细小的肌肉都是一个猴皮筋,所有的这些猴皮筋都同时放出力量来,那可不得了,据推算可以发出几吨甚至十数吨的力量。这么重的力量,如果撞在人身上,理论上是可以把人打成肉饼的。这种力量是不能劳作的,这是同常力的区别。懂行的练家,始终坚持,武术是力学,只有不懂行的人才把人们往玄学上带。

 

武功的验证在实战

玄学不需要验证,科学是需要验证的,武术验证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实战,不能实战,说出大天来信的人也不多。有一年我到山东玩,机缘巧合,同宿住的位大哥自称是练永春拳的,此人幽默健谈,我是北方人,对南方的拳术十分陌生,从表面看不出他有什么高深的功夫,但他谈的却令我十分惊讶,简直有种在听天方夜谭的感觉,他说去过许多名山大川,如登过峨嵋,访过嵩山少林,给他印象最差的就是少林,几个穿着和尚服的假和尚没有一个会少林武功的。

 

他到过陈家沟,访过陈家沟著名的传人,为了探听虚实,进了他的训练班,那老师是不轻易来讲课的,总是由徒弟代讲,好不容易来讲,也只是耍嘴皮子,最多是拿徒弟表演几下。他实在憋不住,在表演刚结束,便走上前去,让老师拿他试试,老师让徒弟代他,他不干,软磨硬泡,非要听老师的劲。老师被他磨不过,可能也并没把他看在眼里,在学员们面前显示显示真本事,也是好事一件,就把刚拿起的外套重新放下,带他到一宽敞地,同他演练起陈式太极拳推手来,他随着老师推,推来推去,并没有发现老师有多高深的功夫,为了验证他的判断,他瞅个机会,突然向后一抖,那老师飞也似向他身后奔去,待他回转身来,那老师已经离他七八步远,还没有停住奔势。老师转过身来,一脸惊讶。终究是老江湖,很快就平静下来,大声说,对,就这么练,只要正确掌握,出东西很快。接着走到他面前,小声说,兄弟,功夫不错,给点面子。他点头。老师又跟他搭手,老师刚向前一送,他就知趣的向后退奔,并主动跌坐地上。

 

他讲的故事让我半信半疑,还有更奇的呢,他说在一次民间组织的比武赛上,他把大成拳的一个得力传人打败了。他说的人我有耳闻,也见过这人,只是没有切磋过,听说功夫了得,在我来说,此人的名号如雷贯耳,他把他都打败了,那一定是一流高人了,可怎么看,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他的海口更大了,他说去过北京,辽宁,山西,感觉北方没有高人。练武的人好吹牛,吹就吹吧,吹牛也是一种乐趣,多数情况下,是认真不得的。不过,这位大哥也吹的斜乎了点。

 

清晨,我们结伴到到野外去玩,同是拳术爱好者,说着说着,难免就要比划几下。在一片树木间的空地上,二人拉开架势,奇怪的是,就象两块又有吸力,又有排斥力的吸铁石,两人沾在一块,谁也弄不了谁,想躲还躲不开,我二人在原地转了好半天圈子。分开后,又重新试,还是一样。试完第三次,不再试了。整个一上午,他的话少了,象是心事重重。晚上,我们在旅馆旁的饭馆里喝了告别酒,他说,想不到你年纪青青这么好的功夫,我走遍大半个中国,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人。我受宠若惊。

 

认为我说的是真话,可怎么检验呢?大家只能当故事听。

 

武术是竞技体育,实战是检验武术的标准,然而,没有实战,大家只有靠吹牛支撑架子。社会的组织结构应该是小ZF大社会,ZF应该下方权力,ZF一切包办,就成了大ZF,ZF把民间办的事交给民间,自己瘦身,就是小ZF。足球、篮球、等等联赛的时间也不短了,武术散打也有了联赛,但ZF就是不肯放权,体育竞技民间化,既可以减少ZF的财政开支,又可以促进全民体育的发展,但ZF就是想不开。武术民间赛事很少,即是有,也是ZF包办,象是家长对少儿总不放心似的。大家练武在什么水准上,很难准确评估。

 

去年,碰见一个练通臂的行家,他说,在他那一片。他没有对手。大家的概念只能是这样,谁也不好说,就全国的范围来说,自己是处在什么水平。ZF总是把武术的走向世界放在首位,我觉得如这样,还不如开放国内武术市场,国内武术红火了,用不着你去向国外进军,国外的注意力就会向咱们国家拥过来,毕竟中国是武术的发源地。

 

所以,我认为,武术必须从传统文化中分离出来才有前途。传统文化虽然造就了武术,但他也严重地制约了武术的发展。他的玄学引得无数学子变成了魔症。多少年来中国武术不讲实践,不求实证,云山雾罩,满口空谈,江湖习气严重,真本事无法出头,潜规则指导一切,这才有了今天的尴尬局面。再这样下去,所谓国粹,迟早要落个和三寸金莲一样的下场。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aa1776705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