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是对于拳架沾粘连随的检验;拳架是对于推手沾粘连随的复习

推手是对于拳架沾粘连随的检验。这“检验”应该是包括试验、校正、体验与实习这些意思。

太极拳的根本就是“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的“沾粘连随”。这种技能当然不是一个人自己的动作能够发生的。而且太极拳套路的动作要能够发生这样的效果,对于一般的人而言难度是很高的。从外形而言,太极拳的所有动作实在谈不上有什么高难度,这正是体现了可贵的“自然”,太极拳实在是属于简单的;然而,要使得这样简单的动作具有“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的武术效果,也就是具有“沾粘连随”的效果,没有得到太极拳的正确传授指导、没有真正太极拳学练经历的人,动作无论模仿得如何与太极拳宗师惟妙惟肖的逼真与纯熟,这样的效果也是实现不了的,动作也就必然是动辄皆错的,那么,太极拳的每一个动作也就都是属于高难度动作了。因此,“太极拳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属于不是高难度的高难度动作。”这句话实在是太对了。

根据太极拳古拳谱,太极拳套路中的所有动作主要是根据实战中的“沾粘连随”设计的,也就是每一个拳式都是体现着“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的;如果有了一定的太极拳基础去试验也能够发现太极拳的每一个拳式确实都具有这样的实战效果。而“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都体现着“舍己从人”、“随人而动”,敌人的攻击目标是不确定的,因此,太极拳这许多“随人而动”的动作都是可以有很大变化范围的,练拳是不应该死板僵化而将拳架分别为什么这是“杨澄甫的”、“李雅轩的”、“陈微明的”、“傅钟文的”,不同的派系各自人为规定出动作的标准、规范。

正如《杨氏老谱》所说的“万不得有一定之架子”。而同时,同样由于“随人而动”、“舍己从人”,这许多的动作又都是有十分严密限制的,是不能自说自话地自己决定运动轨迹的。动作往往高了、低了、左了、右了一点点就无法实现“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引进落空”了,就是错误的了。那么,究竟怎么样才是正确的呢?这就要将动作用推手来加以试验,然后校正。还没有经过试验、校正的动作肯定是不正确的。太极拳套路的动作经过试验、校正,动作的“高难度”究竟是什么也就清楚了,然后如果能够改正,“高难度”也就能够克服了,动作也就能够成为“不是高难度”了。用哲学语言说,就是能够“从必然王国进入到了自由王国”。

用王宗岳的话说,就是能够“从心所欲”了。这时候动作无论高了、低了、左了、右了就都会是属于《杨氏老谱》所说的“得其环中超乎象外”,都是正确的了。由此可见,推手的一个重要功效是对拳架表现实战之“沾粘连随”的试验、校正。比如,搂膝拗步、倒撵猴等很多拳式都有往回往后捋的动作,这些动作应该都有“引进落空”的效果,通过推手就可以知道这些动作要有这样的实战效果,手的运动就必须有一段被动的沿着胸正中线移动的轨迹,不然的话动作就是错误的。这样,通过推手试验,这样回捋的动作也就得到校正了。

怎样用推手将太极拳每一个都属于“高难度”的动作变为“不是高难度”的呢?那就是通过推手“校正”之后还必须“体验”。能够这样体验见到实际效果了,也就才能真正知道实战中的“放松”、“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在拳架练习中应该是怎样的、原来有这么大的好处、应该怎样做到了;也才能知道原来动作是可以有这么大范围的变化,又有这么一丝不能苟的严格限制;而这么大范围的变化与这么一丝不能苟的严格限制其实又都是放松、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的“随人而动”的反映而已,根本用不着自己刻意地去主动完成。可以说,太极拳就像是“无所作为”的“懒人拳”。这样,正确地改正也就能够实现了。

比如随着推手技术的提高,推手的固定程序渐渐消失,于是,渐渐地会发觉原来拳式里的白鹤亮翅、玉女穿梭等等原来是这样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的。许多没有学习过正确的推手、习练太极拳又多年的人都自以为是很放松的,动作是相当规范、正确、到位的。然而,一推手就可以发觉原来自己的放松只是属于静态的,是仅仅属于气功、瑜伽一类的放松,不是太极拳既有静态的又有动态的放松,没有“沾粘连随”的能力,反映练了多年拳的结果还没有太极拳的效果,当然这样太极拳的动作就不可能是规范、正确、到位的。而如果有了推手中经过校正的“沾粘连随”的体验,动作的改正也就有了依据,这样,经过反复的改正,既有能够大范围的变化、又有一丝不苟严格限制的正确动作也就能够渐渐形成了。由此可见,对于拳架之“沾粘连随”的体验是推手的又一个重大作用。

太极拳套路是太极拳无数实战动作的典型化,是太极拳精神的、身体的、外在的、内在的等等要领的浓缩载体,太极拳最大量时间的锻炼内容——套路学练的核心内容就是“沾粘连随”。然而实际的“沾粘连随”是只能在推手中才能得到练习与体验的。由于人的任何技能之培养与形成不假思索的条件反射都需要大量的反复,这种“反复”显然开始是只能在推手中完成的。

因此,太极拳爱好者对于推手往往是乐此不疲的。此外,实际的“沾粘连随”是可能变化无穷的,而拳架中的“沾粘连随”只能是典型化的。然而,用最大量时间学练的拳架是必须使得这典型化的拳式包容变化无穷之“沾粘连随”反应的,这就必须依赖推手实际地经验各种“沾粘连随”,有了许多这样的“沾粘连随”经验,拳架中“沾粘连随”动作的感觉就不会仅仅限制在外形中了。其实,任何拳术的内容不可能都是得自于老师的传授,许多内容是必需实践中自己悟出来自己教自己的。因此,《十三势歌》才说:“入门引路须口授,工夫无息法自休”。而太极拳的很多技能都是推手中悟出来自己教自己而得到丰富的。可见推手对于拳架这样“沾粘连随”的实习是多么的重要。

太极拳的功夫包括了沾粘连随、步法、接劲与发劲四大技能,这些技能比较接近实战的就是推手(当然还不是完全的实战),而拳架主要就是对于推手沾粘连随的复习。这“复习”包括了对于推手沾粘连随的品味、预习与巩固。

太极拳套路所有拳式所体现的敌人的攻击都是虚拟的,许多要领的实用性不明显,而推手则不同,在别人想方设法攻击的情况中,往往一个要领不对其不利的后果就立竿见影。比如当身躯后退时没有将身体的重心放到前脚去,身躯发生了主动的后退,结果后脚无法移动而吃了亏,之后发觉这个错误想到了改正,然而由于习惯的缘故,之后又重复了这样的错误,于是又想到了改正,然而改正是需要有方法的、推手中的反应往往又都是没有时间允许由意识去支配的,有意识的改正往往是很困难的。

但套路练习不同,可以细细致致、慢条斯理地去琢磨、改正、品味,还完全可以将实用中必须十分紧凑、协调、一霎那间同时完成的要领分开来分别品味、体验与完成做到;然后再渐渐地有意识地协调为瞬间同时完成,最终形成无意识的条件反射用到推手等实际中去。这样的套路练习才是真正的太极拳锻炼。

这样,先人所创编的太极拳套路就像是硬件完备的电脑,要想依靠套路学练得到太极拳技艺可以在电脑里输入安装各种太极拳的软件,这些软件除了从老师那里得到的,有许多软件是需要在推手中得到的,这些软件输入安装到套路这电脑中,经过运行就能产生新的太极拳应用包括推手所需要的程序软件。可见,套路练习对于推手“沾粘连随”具有重要的品味与预习作用。有的人喜好推手,不喜好套路练习,这样的人推手水平总是难见提高,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这样人的推手没有套路练习的品味与预习。

太极拳套路的所有拳式并不是只能使用“沾粘连随”的方法,所有拳式也是可以用外家拳的方法练习与使用的。其实现代有许多人是用外家拳的方法练习传统太极拳,比如许多人都将揽雀尾的捋练成了主动的拖拉、将挤练成了两手同时主动用力的推,将玉女穿梭练成了主动的一手上架、一手前推,那么,这样的拳式动作就都成为外家拳的动作了。而由“沾粘连随”可知,揽雀尾之捋“沾粘连随”的部分,手臂是属于完全被动的;挤的前方垫的一手是完全放松不用力的;玉女穿梭上方的一手是也属于被动上捋的。

当然,这样经过推手校正、体验的动作是不可能自说自话在推手中主动复习的,因为“沾粘连随”的核心是“随人而动”,推手中的“沾粘连随”是怎样的很大程度上是由伙伴对方决定的,而拳架练习却是可以无需伙伴,自己就能够复习的。学习太极拳为什么要花费最多的时间与精力习练套路?就是因为自己在推手、散手等实践中得到的东西可以在套路练习里不断地琢磨、品味、重复而得到巩固。所以,太极拳锻炼到了很成熟的阶段,推手就如同在练拳,练拳就如同在推手,推手的感觉会在练拳中油然而生,练拳时也能够体验推手的感觉,水平越高,练拳时推手的感觉就越多,练拳与推手就合一了,这样的套路练习其实是推手中沾粘连随的继续与巩固。

虽然太极拳的拳架、套路与推手主要都是培养、训练“沾粘连随”的方法。然而这两者在一定的情况下尤其对于初学者又都是不可或缺、无法相互取代的。当然这“推手”指的是真正的“沾粘连随”锻炼,不是现在到处可见滥竽充数、冒名顶替的以主动与“顶牛”为特征的“推手”。如果重视到了这一道理,并且指导自己的太极拳锻炼实践,那么,就有可能头清目明地学习太极拳而不断层层登高;而如果不重视这句话,以为套路与推手可以相互取代,甚至以为套路与推手相互没有关系,套路、推手与散手也没有关系,那就必然是浑浑噩噩地学习太极拳,学练了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还没有找到太极拳的大门在哪里、将太极拳练成了外家拳也不知道。杨健侯与宋书铭先生的弟子许禹生先生在1921年出版的《太极拳势图解·太极拳推手术》中说:“习太极拳者不习推手等于未习”,这句话对于现代太极拳界可以说是“振聋发聩”的。“为什么要学习推手?”答案就在这句话中。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addcb6b0f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