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班侯大师《乱环诀》诠说

杨班侯大师《乱环诀》诠说

太极大家杨班侯曾做“乱环诀”,它以阴阳学说为基础,把动与静内在有机的关系结合太极拳当中的实战(或改成“技击性”与“实用性”相对)、实用性进行了系统阐释,深刻揭示了动与静二者对立统一关系。

个人认为以此诀解动静最为合适。

《乱环诀》

乱环术法最难通, 上下随合妙无穷。

陷敌深入乱环内, 四两千斤着法成。

手脚齐进横竖找, 掌中乱环落不空。

欲知环中法何在, 发落点对即成功。

 

在太极拳的诸般口诀当中,此诀非常深刻地揭示了太极拳“环与中”、“动与静”、“内与外”内在的那种真切的含义和关系。

 

首先,所谓“乱环”——乱者,无规律也;环者,圈也。再进一步看,所有拳术,如果说哪门哪派有着对“乱”的追求,那么,此“乱”必非己乱,而是“示敌之乱”或曰“以乱示敌”;而举凡是圈、是环,则其必有“中心”,无有中心何以成环?而有中心之物我们通常谓之有“(一)定”,有“定”则必不会“乱”,因此,仅从字面上看,乱环的本字就包含着对立统一。其具体意指,乃是以己方身心之定示乱于敌,使敌为“无的之矢”,己方可乘乱取之。

 

从技击的角度来讲,乱环的关键还在于求中、守中,因为,“环”存在的前提就在于有“中”,环之所以可以“乱”就在于它必须是多样、变化的,但我们必须明确的是——“中”只有一个,“环”有无数,存“一中”方能安己,显多环方可乱敌。

 

“中”只有一个,但围绕着这个“中”可以有竖环、有横环、有侧环、有大环、有小环,这些环要在运动中交织在一起。但是,前面说过,乱环之乱是“敌乱己不乱”,“乱环”的难点即在于此,所以“乱环术法最难通”。

 

那么,如何达到这“乱而不乱”的境界呢?就是乱环诀的第二句:“上下随合妙无穷”。一上一下,此二者还是对立的,但此对立的二者还是要合——合者,一致也、“化一”也——也就是要合出个“一”来,在上、下这两种对立的存在当中我们找到那个“一”、那个“合”,方可做到乱敌而不乱己,如能做到这一点,就会发现这个我们所追求的一致之“合”、我们所要坚守的这个“乱环之‘中’”,就是“静”,“静”为环心,但静本身不出环,恰若圆必有圆心,但圆心(那个点)本身不是圆、也不会以任何方式等同于圆,即:陷敌者为环,而非中、而非静。换句话说,守“静”,则环不乱己,求动,环方可乱敌。因此,乱环之道即是“动静”分合之道。

杨班侯大师《乱环诀》诠说

 

当然,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我们还必须明确一个问题:乱环诀里的“上”、“下”指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上”、“下”不明,我们何以求得“随合”之妙?

 

上、下分为有形之上下和无形之上、下。有形之上下即是空间之上、下。从拳道修为的角度来看,空间之大,莫大过天地;空间之小莫小过四肢百骸。天地之上下即为“天上”与“地下”;人身之上下即为“头顶”(上)与脚下。当然,对于后者,须知上下往往具有相对性,头顶百会、足下的涌泉是上下,上肢和下肢亦是上下。具体到太极修为,设若肩为上,则胯为下;若肘为上,则膝为下。因此,在我们修为太极拳的过程当中,应该心悟天地之融通,体求上下之相随。

 

但是,对内家拳的修为来说,更主要的是无形的上、下之分。对于无形的上与下,首先,说无形之物的上下之分我们首先要谈“意”,而意的上下之分亦要“意会之”。当然,意会的上、下之“意”本身也是“意”,但此“意”是分上、下之意。“意”若能自觉上、下,其前提条件是意识的“自我意识”——意识首先要察觉到自身的存在,而意识若能察觉到自身的存在,那么,“意识”会最先明确的一点就是“意”与“形”的区分。此区分随不等同、但类似于心与身、灵与肉的区分。能完成这种区分,意才能完成初阶段的上、下之分,即将自身置于上、将形置于其下;意识也只有完成这种区分,方可以“意”引“形”、方能“意”在“形”先。

 

在这里需要注意一点:《太极拳论》上说“动之则分、静之则合”,“动之分”,分什么?首先就要分“意”、“形”——要分清“意”和“形”的不同,同时,又要明确“意”和“形”应有的位置。在此基础之上,我们修为太极拳还要层层细分,这个“分”就要“动”,甚至,这个“分”就是在“动”,反过来说,那个“静”就是“合”至于分:形上要分(上、下),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还要在“意”上细分。那么对于“意”我们如何再行细分——细分“上”、“下”?以桩功为例:“上”“意”是什么?也就是我们说的“顶要向上”的“悬提之意”;“下”“意” 是什么?就是我们足下就有要“平松而落”之意。上有提意,下就要有落意,提之意和落之意,就是无形之“意”的“分”、就是无形之意的上下之分。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b48e82e58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