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太极拳的真松与假松

最近在网上看到这两段文字,感触很深,现摘录下来,以供同好欣赏斟酌。

因为太极拳的原因,很多人都在谈松,但真能松了的却没几个。松有真松假松之别。晚年的董虎岭因糖尿病截肢,做在轮椅上,油灯耗尽的样子,但一搭手,还是把人打飞,这是真松。王壮弘,曾半边偏瘫,为了证明用意不用力是真的,用他那肢偏瘫的手把人打飞。这两人是天才,是松的天才。

假松是嘴巴上松,推手时不用力,也不让对方用力。自己不用力是对的,让对方不用力就不对了。用力非太极,不让对方用力也非太极。因为你可以四两拨千斤啊。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没松。

松有很多含义,这其中大有学问。

讲到太极拳的松,我是有切身体会的。一个“松”字,其艺之精,其蕴之深,非常人所能描述。本人从二十岁开始习武,如今已三十年了,其中的甘苦想必习武之人都有同感吧。下面就讲讲我年轻时的一段习武经历,以证明董虎岭的太极真功与王壮弘的太极真功是真实存在的,董虎岭是董英杰的爱子,王壮弘是褚桂亭的弟子,都是人所共知的太极名家,有文字、拳照、影像,更重要是的众多弟子的回忆。

我大学求学时(1984——1988)的太极恩师叫苏根生,他当年在上海市杨浦公园教八宝金刚气功与太极拳、太极推手,是一位具有真正高深莫测的太极松功的大师。每天一大早,有几十个学生与弟子,甚至有上百个,在苏老师的指导下习练八宝金刚气功,还有杨式太极拳,练完气功与太极拳后,老师还和一批年轻力壮的青年弟子推手,苏老师的内气威力巨大,全身松透,一粘手弟子们即被提起,甚至抛出。有时几人同时从各个方向围攻,苏老师好像背后长着眼睛似的,有时还躺在地上,五六个青年弟子按住他,他一抖动,几位弟子就飞出去了。

有一次,我握紧拳头用尽全力向老师猛冲过去,想击打老师的胸部,可是离开老师还有三米,只听得老师哼哈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流向我反弹过来,我觉得整个身体腾了起来,两眼冒金星,两腿蹬蹬地急速向后退去,大概有十几米,最后掉到了小河池里,浑身湿透,被师兄弟们救起后,我还惊魂未定,瑟瑟发抖,这是我被打得最惨的一次,这次我才真正信服了老师的太极神功,实际上老师的太极松功已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无形无相的上乘境界。1988年8月,我参加了教育工作,工作单位在川沙合庆镇,骑着自行车来回往返要四五个小时,每周休息一田,每周日到老师那里去学艺一次。没想到时光匆匆,老师于1992年2月因病去世,我当时五雷轰顶,唏嘘不已。

以后的20多年,我还在习练着老师当年传授的八宝金刚气功,还有后来恩师的三子苏有章师兄传授给我的苏师秘传的太极松功功法。我走南闯北,找寻了许多太极大师印证老师当年的神奇的太极功夫,可惜一个没找到,总是感慨太极神功不再。尽管这些大师在现今这个时代确确实实称得上大师。

迄今为止,我的太极内功在不断滋长,但是老师就像一座巍巍高山,我是永远无法攀登到那个高度了。但是我没有泄气,此生幸运能遇上苏师,尽管当时经济条件非常困难,却让我养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至今我还坚持习练着太极拳,这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我前前后后练过三个门派的太极拳:杨式太极、赵堡太极、武当三丰派太极。应该说,我的内体有了一些深刻的体悟,但是目前太极功夫平平,不值得一说。当年我还留下了老师表演的录像与照片,还有几张与恩师的合影,显得弥足珍贵,前些年我还写了几篇文章来回忆老师当年传功传拳的情况,以表达对恩师的怀念之情。

回想当年我每次到杨浦区双阳路团结村的老师居住的破旧的简陋小屋时,总是潸然泪下,怅然若失。我看到老师的屋内陈设极其简单,一张木桌,两个木椅,两条木凳,左侧一张木质矮床,上面有弹簧,是老师打坐或给病人治病用的。右侧还有几把竹椅,已经油光呈亮。老师吃得很简单,以素菜为主,老师家一共有六个子女,一个女儿,五个儿子,生活条件很拮据。但是,老师还是那样的乐观,整天笑眯眯的,老师穿得很简朴,一身布衣从春天穿到冬天,他也不觉得冷和热。

有时好奇地摸摸老师的满是老茧的双手,却是那样的宽厚与柔软。我心里嘀咕着:奇了,老师的双手夏天是凉凉的,冬天时暖暖的。我每周来师傅家一次,有时吃在老师家里,老师偶尔会露一手,炒几个好菜给我吃。老人家和蔼可亲,很少看见他发脾气,只有弟子不认真练功时,他紧蹙着双眉,不发一声。有时用手指在我手臂或上身轻轻地点一下,我就觉得有一股电流进入我的体内,顿时我一动不动站在那儿,各种姿势都有。老师有时候安安静静坐在木椅上,两手放在木椅的扶手上,让我用力按住他的双手,或者用力握住他的左手或右手的手腕,或者用我的两手各握住他的两个食指,一会儿,我忽然觉得按在或握在老师双手、手腕、手指上的力量慢慢地消失了,我的双脚也浮了起来,整个身体也强烈得晃动起来,老师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嘴里轻轻地说了一句:森生,去吧。

我整个人腾了起来,离地有三尺高,最后稳稳当当被抛落在那张木质矮床上。有时候我很好奇,去触摸老师的头部、胸部、腹部、腰部、背部、脚部,甚至是两耳、两肩、两胯、两膝、两脚踝、十个脚趾,还有老师的眉毛、头发,奇怪的是,只要我触摸到的地方,我的体内意气就会被老师浑厚的意气鼓荡起来,体内出现膨胀颤栗、上串下跳、翻江倒海的反应,这样的体验让我渐渐明白了老师的太极松功精湛与神妙,每次与老师接触,总觉得老师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魔力,老师神奇的太极松功竟臻于无形无相的透空境界,实在是叹为观止,心驰神往。

有一次我从川沙赶到老师家门口时,天色已晚,屋内昏黄的灯光,门虚掩着,老师早已听出了我的脚步声,刚想推门进屋,这时老师坐在小屋木桌旁的木椅上,微笑着看着我,轻声地对我说:森生,你进来啊,进来啊。可我当时不知怎么觉得双脚不听使唤,脚上有千斤巨石,就是提不起脚,进不去,这时,我与老师相距足足有四米。奇怪啊,神了,原来是老师在用意念控制着我,我进退两难,老师说这是隔空定身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不可思议。

老师有时还会跟我讲讲他当年习武的经历,一个故事一个故事,每次都让我着迷,神往不已。老师的神功绝技是真实的存在,是他广拜明师高师,苦修苦练出来的。老师总是说:练武要想成功,就是一个字“练”,苦练,悟练,定练。老师在晚上总是通宵打坐,一动不动,像个木墩子似的,又一次跟老师练打坐,我练着练着就睡着了,我一觉醒来,我身上盖着被子,感觉暖暖的。老师早已起身在屋外慢慢悠悠、安安静静、轻轻松松、稳稳当当、绵绵不断地练着绵拳(太极拳的别称),真有飘飘欲仙之感。老师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待人和善,真像一个活菩萨。老师走了二十多年了,可他还活在弟子的心里,甚至以为老师还在人间。在这以后的二十多年里,我从青年走到了中年,老师的精神一直引领着我,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如今,本人已近天命之年,对太极还是孜孜以求,在学校高一、高二年级开设武术专项课,主要传授八宝金刚气功、杨式田传太极拳中架、杨式褚传太极拳、武当赵堡太极拳等,已成为本校体育教学的特色,影响力逐渐扩大。本人的事迹也已载入余功保先生主编的《中国太极拳大百科》一书和即将出版的《中国传统武术大百科》一书。

太极拳的松功修炼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松功包括上肢松功与下肢松功,还有躯体松功。太极泰斗吴图南老先生当年的授业恩师吴鉴泉与杨少侯,把吴家与杨家的太极松功秘技倾囊相授,又经过吴图南老先生的90多年的修炼,在晚年留下了一部没有公开出版的《太极松功论》的珍贵书稿。苍天有眼,太极绝学,将后继有人。我老师师是一个普通的电焊工人,40多岁又遭遇严重的工伤,但老师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病魔,奇迹般地恢复了,还练就了太极神功,真是不可思议。其实,要练出太极真功夫,不仅要得到老师的真传实授,更主要的是自己每天的苦练,还有与同门相互切磋研磨,甚至是其他武术门派的老师与同仁的交流。

太极拳的真松与假松,其实是一个明明白白的简单问题,实践是检验整理的唯一标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功夫真正练到了手上、身上,并且通过真实的较量,才能辨别真伪。站着推不动,坐着也推不动,甚至躺着也推不动。推不动还只是浅层次的,坐着、躺着能把人发出几丈远,那才叫真功夫。

苏老师是一位真正的武学大师,尽管老师当年的名气没有现在的大师们如雷贯耳。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老师是一位朴素慈祥深藏绝技的武林大隐。当年我拜师学艺之时,正是老师的武功已达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之境,我真庆幸当年这一段人生奇缘。如今我还在习练着老师当年传授的八宝金刚气功,后来又师从严承德师傅、殷勤师傅习练杨氏太极拳,师从金根声师傅、王才德师傅习练武当赵堡太极拳,师从张兴洲师傅、弓缘师傅习练武当三丰太极拳,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习练中,我感悟到太极拳的全体松功修炼来之不易。

要想修炼成上乘的太极松功绝技,必须有明师指点,还要有悟性、耐心、恒心。据师母与苏有章师兄讲,老师除了吃饭睡觉,都在练功,甚至吃饭、睡觉也在练功。老师的刻苦与勤奋,还有众多明师的倾囊相授,老师经常虚心向武林前辈或同辈少林海灯法师、吴式太极马岳梁大师、武当气功陆国柱大师、绵拳宗师孙佛海等求教,博采众长,渐渐形成了自身的武学特色。老师当年的筋骨之松是令人吃惊的,直到晚年还能坐双盘几天几夜,做双腿一字开,八字开易如反掌,丹田内气充盈,能承受千斤的重物。有时在做一字开时,身体向前伏在地面,两手臂向两侧伸展,可以轻易地触摸双脚。老师当年在家秘练的全体松功绝技来之不易啊,如今我有幸得到苏有章师兄的传授,真是三生有幸,老师泉下有知,我定当感激涕零,好好珍惜,勤修苦练,不负师恩。

我记得《虚灵歌诀》中载有太极拳十六字字真言——筋骨要松,皮毛要攻。节节贯串,虚灵在中。筋骨要松是指要易筋换骨洗髓,所谓易筋就是指通过一定的锻炼方式使得筋粗力长,使得全身的大筋粗壮长起来,然后气力就大了,这还不够以后进一步锻炼还要让长粗的筋再隐下去,使得其紧贴骨骼,此时的人已经没有五大三粗的肌肉男的形象,而变成骨骼锋现的文人气象,这时的筋通过长粗拉伸下贴,变得极有弹性和收缩性,不仅灵活,而且力量极大,所谓换骨就是指通过锻炼要使得骨密度增加,骨骼的硬度和弹性都能增加,更加能抵抗外界的打击。洗髓是气走骨髓了,骨髓的造血功能和免疫能力都大幅度增加,整个人的身体素质会有很大的改变提高,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故名洗髓。

皮毛要攻:是指锻炼到一定程度要气走外膜,气走毛孔,进一步增加人天混化的程度,气走外膜不仅能够强壮人的神经组织,使得其非常富有弹性,提高抗击打能力,即所谓的能练成棉花肚,对于太极拳来说,这样能够使得外界无着力点,有如虎入泥潭,无论何等嚣张,都无法发力发威。另一个好处是能够提高人的灵敏性,对外界的感知功能,外界有微小的风吹草动都能被感知,极度灵敏,即所谓的“一羽不能加,蚊蝇不能落”,对于太极拳来说,极有利于“听劲”,功夫深了甚至能够隔空“听劲”即未与对手有实体接触便能够感知,能够在对方发下一个动作的之前事先感知到对方由于要运动而变化的人体场,提前得到信息。

气走毛孔,能够真正的使得气走每个毛孔,每个毛孔都能走气,功夫就很深了,可以胎息了。节节贯穿:是指全身的骨架关节都能够松开,能够逐节运动,仿佛似蛇行似的,这在峨眉十二桩中叫蛇行蛹动,能够把力量随意得发到关节末梢,但是前提是关节都要能松开,特别是三松“松腰”,腰的椎骨能随呼吸自由前后凸凹,有如“九曲珠”脊椎骨要拉开,仿佛轻轻地上下叠在一起,脊椎骨的运动范围增大后,就是相当于五弓中最大最关键的大弓拉开了,能够弹抖发力了。然后就是“胯要松”,胯部的骨盆和大腿骨的关节要松开,这是个假关节,成人已经钙化,极难松开,真正松开后骨盆的活动范围就大大增加了,以后能不能自由控制尾闾骨是关键,胯松开后,丹田气的范围就大了,加上松开的腰,丹田气就能灵活无滞地传送周身。肩胛骨要松开,使得两臂能够自由通臂,仿佛骨头不存在,松开后一放出去,手臂肯定比原来至少长半个手,因为松开了,另外半个手臂的距离能移动过来了,这在通臂拳中特别被重视,因为手长了,打击就有优势,也只有肩胛骨松开了,才能使得力气能够传达到手臂手指。太极拳修炼的十六字真言,不得师传,是不可能得其真功的,因此尊师重道,勤修苦练,悟性恒心缺一不可。

真正的中国武术神功还是存在的,就像李洛能、杨露禅、杨班侯、武禹襄、杨健侯、李亦畲、董海川、郭云深、宋迈伦、霍元甲、李书文、郝为真、杨少侯、杨澄甫、孙禄堂、李香远、王茂斋、杜心五、刘百川、孙存周、吴鉴泉、田兆麟、张钦霖、牛春明、郑悟清、郑伯英、侯春秀、万籁声、崔毅士、李雅轩、武汇川、褚桂亭、董英杰、郑曼青、杨禹廷、汪永泉、吴图南、马岳梁、乐幻智、黄性贤、董虎岭、王壮弘、苏根生等等宗师级大师级人物,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与精英。晚清、民国时代、解放初的那一段时间里的那批大师们,他们身上的神功绝技不只是纸上的文字记录,而是真真切切的历史存在,曾令多少外国列强闻风丧胆,曾令多少国人为之欢呼,为之振奋,为之骄傲。太极神功,民族精魂,希望后辈习武之人要记住历史,勿望国耻,弘扬武术,振兴中华。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c25b00b4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