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拳手熊朝忠

  大多数人误以为熊朝忠是纯粹的矿工上擂台,真实情况是他2006年从矿区来到昆明,24岁已经开始真正的训练生涯。在拳台之外,熊朝忠无法适应成为焦点。包括遇到那些突然冲到烧烤摊子上喊“你是中国人的骄傲”、开着豪车从眼前经过挥拳“支持你!”的人,他都露出一个农民式的憨笑。来昆明进行职业拳击训练已经6年时间,熊朝忠还是一个异类。和他相处时间长了会发现他简直不知冷饿痛,仿佛自己的人生中不存在忍耐,顽强得像一块岩石。


  出租屋拳王


  熊朝忠没有一个苦孩子历尽艰辛达到王者地位的童话般的经历。虽然击败了排名在世界前15位的几位拳手,他依然有些住不惯一个崇拜自己的老板赞助的三室一厅,皮沙发上铺着苗族手织的软布,父母来新居待了不到一星期就走了,依然回矿山上去捡煤渣。室内挂满了各种赞美他的书法,既有浅显易懂的“真君子,大丈夫”对联,也有一些励志的诗词。除了上网,他还喜欢看毛笔字,他告诉记者:“自己写不行,只是喜欢看,觉得漂亮。”熊朝忠的很多反应都是单纯而直接,完全没有绕弯的余地,对拳击他只是“觉得特别好玩,要打赢”,却对奖金和比赛制度以及电视台等机构的参与和筹划一点不了解。


  熊朝忠把自己的战绩讲得极其简单。“2008年拿的第一次洲际金腰带,对手是泰国的龙猜卡瑟,他很有名,我跟他打的时候,第一回合就把他KO了。2010年7月打洲际金腰带争霸赛时,我打得很艰难,第十回合把日本对手靖明佐藤打败了,那一次得了WBC洲际金腰带。这两年主要是卫冕赛——因为你得了冠军还有人挑战啊,最近一次卫冕赛是3月份打的,第四回合,我两次把韩国的拳手李之训打倒了。”


  2011年3月以前他还住在15平方米没有洗手间的昆明市城郊出租屋里,要去街头上公厕,一个月400元房租。得了洲际拳王后已经卫冕8次成功,美誉和金钱也没有接踵而来,他不得不一直向人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和国内拳手比赛。而和经纪人的分成也是谈好的,本次击败墨西哥拳手得到冠军他能拿到两三万元,这已经是他人生中获得的最大一笔金钱。


  此前在东京与日本拳王大战过。“那个日本人叫内藤大助,是个很有名的拳王,是50.8公斤级别的世界冠军,比我在身体上占优势。在职业拳击比赛里,如果你有资格,就可以跨级别向更高重量级的拳手挑战。当时,我是48公斤这个重量级的,等于是向他挑战。他的身高、臂长和比赛经验都比我强,所以打得很艰苦,整整打满了12个回合,第四回合的时候,我两下直拳之后,一个摆拳,把他打倒了,数到8秒,他才又爬起来。”熊朝忠第一次得到国内关注就来自于这次比赛,内藤被打得满脸鲜血,网上的视频被热播和赞美,这个顽强的小个子中国人虽然最后并未取得点数上的胜利,却让内藤大助赛后发表了郑重向日本全国观众致歉的声明。


  “拳击有时看起来是项矛盾的运动,要想进攻必须先后退从而积蓄力量,要击倒对手,必须冒着挨打的危险。比赛时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在比赛结束后,伤口才慢慢地肿胀起来。无论眉骨开裂还是肋骨骨折,只要没倒下,就要坚持打完。拳手不是普通人,他们不是避开痛苦的来源反而是向前逼近。”熊朝忠的好友、也是他最信任的经纪人刘刚告诉我。赛后熊朝忠也不过分到6000元。

  其他收入就是俱乐部给开出的每个月1000元的基本生活费。“午饭是俱乐部管的。吃的不是很好。”他也就是路边摊的盖饭混饱。尤其是训练强度大的时候,熊朝忠就给自己加料,“喝牛奶吃半斤牛肉,还欠了朋友钱”。这些年他完全过着比赛和训练的生活,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很多选手从小打拳,到了29岁早已经厌倦和疲乏,不得不用物质或其他刺激获得快乐,但熊朝忠确实越打越有劲。“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不看重输赢的拼搏劲反而让他少了很多患得患失,“只要我的对手够好,我的输赢都是加分,但是我要保证自己有挑战的资格,也要迎接别人的挑战。虽然我的经纪人负责挑选对手安排比赛,但我是随时随地准备开战的状态,眼睛里只能看到和我排名相近的世界前15名。”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c963b0f32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