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拳《内功四经》之<地龙经>原文

第一局

地龙真经,利在底攻。无论敌人高矮远近功力大小,皆可以底攻劲胜之。盖人上部多实,下部多虚。虽平人相角,攻下胜于攻上,况合内功大力者乎。然欲行此法,必先将内功、纳卦、神运三经,摹炼熟娴,然后可用地龙经。不然空有式样,凡经内所藏诀窍,皆不能知其妙矣。地龙经虽自成一局,然其中道理贯串气脉连络处,皆内功、纳卦、神运三经,相为表里,学者不可不知。地龙一局,底攻二字尽之矣。其中虽有无限议论、无限道理、无限法门、无限变化,悉于此两字发出。

第二局

全身炼地,强固精明。遇敌非徒炼足底也,全身倒地,尤能炼气、炼血、炼筋、炼神,能用周身大力全局,然后可以制放。炼气则固,炼筋则强,炼神则明,其工夫全在平时,皆经内所译言者,勿用左道。

第三局

伸可成屈,住亦能行,屈如伏虎,伸比腾龙,行住无迹,屈伸潜踪。此言敌来,吾即倒身于地。前用双手按于地上,后用双足梢着地,即将通身腾起悬地。然后遂敌所在,任意行法,此正格也。若用屈,则合周身大力全局,以双手向后力拖全身,自能屈而起立,伸则双足向前力挂,亦能伸而击敌。行住无一定之格,因敌施法,彼住吾行,全在使敌人不能窥吾踪迹。偶将身一缩,手足俱皆不见,以全力覆蔽之,但以头伏于手上,窥敌虚实,如伏虎状。手足仍能击敌,如故起立如常。腾则全身伸直,勿论反侧,皆能制敌,起立任意蜿蜒,伏如腾龙状。故欲伏先腾,欲腾先伏,伏者腾之势,腾者伏之机也。一腾一伏,一伸一缩,变化见矣。

第四局

身坚似铁,法密如龙,翻猛虎豹,转疾隼鹰。此局专重坚、密、疾、猛四字。然不悟四经全局,必不能知其妙,须将四经体会明白而后用之,方能任意。盖不密则失,不坚则乱。身一着地,即使敌人入吾套中,而不能出,更须翻腾有虎豹之猛,婉转有如隼鹰之疾,方无遗漏。不然,敌虽中法,亦不能如意也。反侧伏仰,为翻竖劲也;左右轮转,为转换劲也。转则两足伸直,翻则略曲一足,横竖劲方能分明不乱。

第五局

倒分前后,左右分明。敌对面来,吾将全身向后扑去,直倒于敌人身后,使彼目不及瞬。然行法谓之前倒,否则仰跌于地,使敌制吾则远,吾制敌则近。以次行法谓之后倒,若夫前后左右更属腾闪之功。敌人直攻来,吾将全身向外一闪,或左或右,务使敌人落空,遂即倒身在地。乘时行法,比及敌人收步变局时,已早中吾法矣。一倒则胜敌,不待细分前后左右方是此中化境。

第六局门有变化,法无定形。门者吾所自立之门也,伏可变仰,仰可变伏,侧能成反,反能成侧,此皆随时立门之规矩,不可执一而不化。至于行法更无一定,有法从门者,有门从法者,甚至于法离门、门离法,俱由平日熟读四经。其中元妙,无不洞达,临时方能应手而来。不然虽耳提口道,亦不能领略,况徒劳眼力乎。反侧伏仰是门,手足攻击是法,门近则法变,法近则门变,婉转不穷,妙法层生。

第七局

前攻用掌,二三门同。前攻者,敌在吾前,吾应顺势以吾前部攻之。须用掌,勿论左右,但一手封住彼踵,在上一手自内向外力折其膝;否则用双手封住其足。上三门劲狠攻其三里穴。倘敌人足近吾胸下,务要顺势曲吾三门,自上而下,攻其足面,皆能取胜。

用二门法,最要迅速方妙。敌逼吾太近,防其以足攻吾也,以故散门中不敢轻用。

第八局

后攻用足,踵膝通用。敌在吾下,吾则顺势以吾下部攻。须用足,勿论左右,但一足缠敌一足,再进一足,力撞其膝。反侧俯仰,左右上下,皆可曲伸住行,皆可翻转腾挪,成功须曲尽其妙,不可稍有阻挡方为合式。用踵者,敌步稍远,吾足仅能到而不能缠,则亦不必用缠法。但提一足腾空,自上而下撞其足面;倘彼收回,吾即再飞起一足,仍力撞之。若敌人用步近吾裆下,可以不必转用前法,但以跪膝撞其足面,自能获胜。以上六法,内功散门中亦曾言及,然皆本于此缠,非另有讲究也。两足后高骨处谓之踵,虽云自上而下,却是斜击,不是正击;跪膝,谓两膝是也。用时不可提得太高,太高则虚而无力矣。

第九局

远则追击,近则迎接。倘敌人忽然退祛,不可任其自退,须追之。然追之亦不用变局高身法,须将两手按地,将裆悬起,使双足自裆向底前透递而出,以远为合式。若双足已合前局,须将全身屈起,用双手向前力扑而出,亦能赶到,仍以远为合式。比及追之行法,须以上六法任意变换而行,若方才立法,敌即忽然而来,切不可向左右前后闪避。顺势以法接之,不待敌人稳步合局迅速迎上,方无不中之法。追击之法,与神运经一理,全凭悬裆两字。通身若无大力,唯两手按地,裆必不能悬,况两足跳跃远追乎。须内功神运炼熟,再用此功方得其妙。

第十局

大胯着地,侧身成局。大胯者,外胯骨也;大胯着地者,定侧身侧局也。凡用侧倒局,须单胯骨尖着地,两手轻轻按地,足膝俱皆腾起,自能蜿蜒屈伸翻住行,悉于侧身局化出。用此局,全在手轻轻按地,一重则手成迂物矣。须时按时起,周身方能活动,亦可单用二门着地,随势腾出双手法。

第十一局

仰倒若坐,尻尾单凭。夫人仰倒于地,未有不以全臀坐地者。坐者非用臀,坐而用臀,则成溃局。要能行法,唯以臀骨尖着地,手足与身,俱皆腾起,合住周身全局。向左则左转,向右则右转,任意行法,无不中窍。亦可单用手按地,唯悬下部行法制人,但不如全腾之势,上可以用双手,下可以用双足,更元而妙也。照得此局,左右盘旋,随在中窍,其妙有不得胜言者。然须知所以然者,全在臀骨作枢机,若将臀实坐于地,则相去远矣。

第十二局

高低任意,远近纵横。高低任意者,人意此法只能在地盘旋,不能起而高攻,孰知遂倒遂起,任意腾伏,原是此经本原,稍有牵强不为合式。凡用起法,须暗曲一足在底,合底炼全局大力,加以双手或单手助之,勿论左右,反侧俯仰前后,自能遂倒遂起;纵横者,用高身法跳出,用地龙经局收回,用地龙局纵出,一高则攻敌之上,一低则攻敌之下,总以不露形迹坚密疾猛为要。此局全是神运经道理,人能于神运经熟有读得,知其纵横飞腾之势,明其炼气、炼神之理,自能一贯豁然。

散门正局

第一局

敌进右步撩劲,吾用右手接住彼手,自上而下,顺势向外一摔,其胁自露,急进左底炼封住彼右步,以二门、三门全局,侧身攻之。

右第一章:此法须贴住背以小身法向上提起而用方妙。敌来攻时,趁其伏身,速以右局步、全局底炼劲用力向外一开,将右手飞起,以掠劲攻其背,三劲齐使胜。

右第二章:此还上之法也,用时须将两腿极力伸直,运用周身之气向后斜带之,方得。不然,恐敌有底炼之功,不轻易为吾所开也。受敌掠背必倒而伏,遂将左足仍封住彼右足,用地龙倒地起法以左格攻彼右腿胜。

右第三章:此一还二之手法也。倒身之时须有分寸,若一概落地,则难起矣。一说用三门更妙,敌方用地龙起身法,不待彼起,即将右步稳住底炼劲,提起左膝,攻彼左胁胜。右第四章:此二还一之手法也。须乘其将起未起时攻之。见敌起左膝,吾不前进,随其左膝向前而倒,顺势向外翻出全身,仍作伏龙法以胜之。

右第五章:此法须地龙功夫炼熟方能用之,不然起倒不明,徒取笑耳,焉能致胜。又倒后,须聚精会神,伺敌人动机,以施吾之攻击。若敌人见我状,直上步以矮势出撩劲,我即用左格劲,格彼左手,再上右手,当胸攻之胜。

右第六章:此接上之变局也,无甚深意,但须出得坚与疾耳。

第二局

敌上右步撩劲,吾用左格劲,自内向外丢住彼右手手腕,再进右底炼,自外向内封住彼右步,又以右擒劲,丢住彼三门,三劲齐使胜。

右第一章:此法用时,左丢手须极力提之,则彼足自然无根;又用时,手足齐上方妙。不然,彼必抽腿矣。若被敌人跌倒,遂用右足勾劲缠住彼右足,伏身合住地龙全局,两手按地,加左足底劲,撞彼右胫,敌自败。

右第二章:此法用时,右足极力要曲,左足极力要直,以当运周身之气以用之方妙。倘敌进撩劲,吾退右步用格劲时,敌右手早已抽出,吾必落空,遂进步缠住彼左手,将身伏下,以左三门攻彼胁下胜。

右第三章:此攻下之变局也,用时须敌人抽退时急攻之,勿令彼步法落实,此乘虚之法也。

第三局

敌进右步撩劲,吾暗上小左步,用左掠劲撩彼右手,按身不动。敌若出左手,借彼出时,急将身一扭,伏于里门,合住劲以左三门攻彼肋下自胜。

右第一章:此法进左步时,已预为攻击之势,勿使敌知觉,方见其妙。

第四局

敌进右高步掠劲,吾用右手格劲,向上丢起,遂进左步拦身擒之。

右第一章:此法须左底炼用的坚实,方能取胜,不然一遇强敌恐与敌俱相仆矣;敌用左步封吾身,复以拔劲攻吾,吾复将身一扭,用坚膝劲,击敌人膝内。

右第二章:此还上之手法也,同时须趁敌人进左步时,迎而击之。若敌人擒住,即解之不及矣。敌用坚膝劲攻吾左膝,吾急将左步向外一开,将身一落,栽住项根以项攻彼右胁。

右第三章:此一还二之手法也,同时须要稳住周身全局以小身法攻之,方妙。

第五局

敌上高身法以双手攻吾上路,吾以左手自下向上缠落其左手,以右手自下向上缠落其右手,暗进左步,踊身而入,以胸劲攻敌人前心。

右第一章:此以全身攻敌人之法也,不必拘于胸劲。若敌人自下路而进,亦可用此法,然须向下缠双手。如将封敌人手时,务要封住,勿使其抽出,得以变法攻吾也。敌以双手封吾双手,以胸劲攻吾,其势不得动手,又不得迟延,略一迟延,即为敌所致矣,须暗起右膝,迎裆攻之胜。

右第二章:此坚膝撩阴也,须斟酌用之,稍重恐伤性命,慎之慎之。

第六局

敌上高右步撩劲,吾用右格劲丢起敌人右手,下用左底炼劲,封敌人右步,将身一扭,用三门劲攻胜。

右第一章:此法须运用周身之气,将肩背贴住,以短劲攻之。不待敌人用三门劲,以右手按住彼右手,接住彼左步再以左手丢其右手,三劲齐使,向右摔去。

右第二章:此法用时,须不早不晚方妙。盖早则敌必惊疑而退,晚则吾不得其动身矣,须迎其势而攻之也。敌欲动足,吾急以右手丢其右手腕,以左手丢其右肘,仍用左足封其右步,向左摔去。

右第三章:此一章之所变以攻下也,盖以敌之法变而左用之也。摔时,须曲敌人之手于其胸上。

第七局

敌出骑马势上右撩劲,吾即向右变步,用手合周身全局向地用力扑,借势起身,是小身法以双手击其腹。

右第一章:此法须以侧身之势,向上斜攻其平面,所谓以我之实,乘敌之虚也。

第八局

敌出右步撩劲,吾用左坚骨,接住彼手,自内向外,将全身一转,以左足自外向内缠其右步,以左格劲力格其胸,三劲齐使。

右第一章:此法上下须用短劲,若用长劲,敌虽败吾亦不能无恙矣。敌上左步,将欲格时,吾即退出右手,亦左步向后一转,自外向内缠其左步,再以左手抓其右肋向外力掠,二劲齐使。

右第二章:此还上之法也,须要闪得清楚。先立于不败之地,右抓劲时,须运全身大气以用之。

第九局

敌出低势右手撩劲,吾进右手坚骨劲,封住其手,然后左手抓住其发,右手当胸,撮其颏,二劲齐使。

右第一章:此法有真巧存焉,用时勿使大劲,又封手时以右足自外门封其步,令彼不得抽退。敌上右高步撩劲,吾自外门向内,用右手格劲,格开彼手,顺势进左步,将左手自敌人胸后向前攀住敌人鼻峰,全局功夫向后折其项。

右第二章:此上法之变势,用时务向敌人怀中折其项,不可向左,若向左则敌人则漏出矣。

第十局

敌出右步撩劲,吾进左步底炼封其右足,自外向内再进左手自上而下,丢彼右手,用力下撩,遂进右手自上而下斜击其项。

右第一章:此法丢手时,倘彼用力向上,势难下撩,遂将彼右手自下而上而后翻起,进右手击其面。敌进右手击时,吾手已被丢住,难于退出,遂伏身向里,进左步跪膝,合坚全局进右手击当胸。

右第二章:此法须落左步时,闪出敌人右手,先立于不败之地,而膝又宜着力。敌欲击胸,遂将两手退出,退出后,向地而倒,合地龙伏身全局用力向前一纵,以右足带彼右足。

右第三章:纵身时,须将脊骨用力塌下,右足作一步法,左腿伸直,内住后而极力曲之方要。敌带吾右足,吾必仰地而倒,不须待其起立,遂将身一侧两手按地,意合地龙局起,左足击其左胫。

右第四章:此法宜极力伸直,左足自上而下斫之。

第十一局

敌出右步撩劲,吾即向后而伏,两手按地,合地龙局飞起右腿,自上而下,击其胫。

右第一章:此法用时,要运周身之气,以坚骨劲攻之,若右手不中,即翻身以左足踵自内向外攻之,亦用自上而下之势。

第十二局

敌进右步撩劲,吾上右步自内向外撩出彼手,再倒上左步将两背贴胸下,屈身用双手拔其右足,以中部全局挫其膝。

右第一章:此法用时,务要贴得周密,令彼抽退不得。上左步须有分寸,令其右足适露在面前;挫膝时,令彼膝尖向上有破骨之势,勿使其委中向上令吾不得力也。敌欲挫吾膝时,吾即顺势抓住其发,左手用力撮其颏,用两背全局力折其项。

右第二章:须伺其抓上未定时用之,盖彼手但奔下路,吾乘其上之虚而攻之,无有不胜之理。但恐其使得飞疾,令吾不得措手耳。

第十三局

敌人持刃迎面而刺,吾且忌不可后退,急侧身进左步,用左手自外向内掠住彼右手腕,上右手击其面门。

右第一章:此法亦有中食二指刺其鼻孔者,亦有用中食二指击彼两目者,但视其势之缓急而用之。

第十四局

敌上右步撩劲,吾进左手采住彼手,伏身以右手捎其右胫骨,捎起时,双手将彼胫骨一扭,合周身全局,向彼一撞。

右第一章:如左手捎起,或左腿右腿,皆用此法。

第十五局

敌上右步撩劲,吾进右步潜身以双手封其右足以右三门劲攻其虎胫骨。

右第一章:此法用时封双足,务要周密防敌人趁势起足攻吾之面。敌封吾右足欲以三门攻吾,吾乘其将落未落,急起右膝以攻其右胁。

右第二章:此法若被其擒倒,不得用膝,即飞起右足攻之。

第十六局

敌出右步掠劲,吾以双手自下而上,扭其右手进右足自外向内封其右足,合周身气力向左丢之。

右第一章:此法须竭力扭其右手腕,以破其劲,里外门俱可用,若用之于里门以左足自内向外封之。

第十七局

敌人进右步撩劲,吾亦进右步用格劲格出彼手,顺势而上擒住其肩顶,再进左手抓住其足踵,合周身全局向外一摔。

右第一章:此法用时,右步进在敌人里门,用格劲时,须自下而上从腹内翻出方可。倘被敌人摔倒,前胸切不可着地,但以双手按地,合地龙侧身局,飞起右手横击其阴。

右第二章:飞足用地龙翻身之势,无甚深意,然必熟地龙之法方可用之。

第十八局

敌进右步撩劲,吾不可前进,不可后退,但用左足底炼稳住周身,飞起右腿合全局直撞其胸。

右第一章:此法有功力者用之方妙,盖左足有底炼方能自守,右足有底炼方能得入,不然,亦胜负相半耳,何能必胜。敌以右步撞吾肋时,吾亦不可后退,即用双足底炼稳住周身全局,以胸胁功夫,向外撞其足。

右第二章:此法更须有功夫者用之,学者万勿效颦。

第十九局

敌出右步撩劲,吾将全身一侧,漏过彼手,顺势进吾右步用右手格劲格住其腰,再以左手抓住其发向下力折其项。

右第一章:此法用格时,须自上而下。进步时,进在敌人里门,令彼不得抽退。若有功力莫妙于用横格,格住其右手,逼在腰间,更胜。

第二十局

敌进右步撩劲,吾即伏身先援以左手缚其足踵,再用右手向外力掠其膝。

右第一章:掠膝时,须掠其膝内,若掠其膝尖,必不得矣。敌来伏身击膝,吾亦伏身进左步跪膝,自上而下用全局以击其背。

右第二章:此亦乘上之虚而击之最妙。敌欲伏身击背时,不俟其成局,遂合周身全局向上力起,以二三门攻其胸腹。

右第三章:凡伏身入下路,敌来伺吾上路时,皆可用此法。

第二十一局

敌进骑马势右掠劲,吾进右步,自外向内封其右手,用左手丢彼右手,填吾胁下,扭身进右手击其项。

右第一章:进右步,进在里门。若上路被敌人左手格住,下路即可用坚膝劲拿敌人膝内。

第二十二局

敌出骑马势右手撩劲,吾用左手自上而下封住彼右手,侧身进步底炼斩其足背。

右第一章:用底炼时,令涌泉穴有向内之势,方得斩字之义。

原创文章,作者:24ke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dilongj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