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雅轩传授的太极步法

先师传拳时除强调大松大软外,首重脚下太极步法的练习。一般人练太极拳也讲迈步如猫行,但由于传授者腰胯以下未真正彻底松开,行步时未顶起头来,塌下胯去,所以走起步来,迈不出大步,而且脚跟后滑,并美其名曰“弓步时后脚跟可以向后调整”,为他的这种出步找借口,真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全不知太极拳之步其根在脚,脚跟一动,劲力全消的道理。如若勉强跨大步,势必猫腰撅屁股,出脚沉重如秤砣触地,咚然有声。故练出之拳架,姿势不优美,更说不上雄伟之气势。先师所传之拳架,要求步幅宽大而迈步又轻灵沉稳,确需下一番苦功夫。

先师所传太极步法练习有两种,一种为慢步练法,要求迈步时要有虚无之气势,要顶起头,拔起背。他说:“太极拳步法之情形,如出右脚时,必先收全身之重量徐徐移于左脚,然后徐徐提起右脚。在提右脚时,如脚腿从水里泥里抽出来的情形。右脚这样子提起来,而后虚虚落地,慢慢踏实,其落地踏实用劲的情形,如将脚腿徐徐插在地下去;提左脚的情况与提右脚时的情况同。按照这样子的练法,日子久了,脚步才来得柔弹而稳固有力,身体才能经得起冲撞,不至被人推出或打倒。在身势与步法动作的形式上,是要有龙行虎步,身形相配的神气。这就是说,身心内外要全部完整,全身力通气通。否则,就不是练太极拳的意思了。”这是第一种慢步练习的要领。

第二种练法为行步快步练习。这是在第一种练法有基础后的必不可少的练习法。两腿要异常轻灵,要如像绳儿吊着一样的松沉,落步轻,发步快,所谓步随身换,忽隐忽现,进退神速,灵妙异常。太极行步运动起来,可谓来去如穿棱,忽隐忽现,矫若游龙。脚下只见步伐移动,而来去无声。这种步法练好以后,运用于推手散手,可谓拳来不知,脚去不晓,打人于不知不觉之中,将发挥很大的威力。

先师散手时,多以手挥琵琶为开手势,右腿微屈,左脚尖虚虚点地,伺敌之动向相机而动,虚虚实实,变化多端。他曾与牟祖绶打散手,以右手虚晃其面,伊以手来接,先师忽以太极快步法左脚向左横跨两步以披身右踢脚之腿法击中对方左胁,而力透右胁,疼痛多日始愈。

先师在世时说:“步法腿法在太极拳中至关重要。”并说:“现在很多太极拳师不重视练腿,腿踢不高,步迈不大,老态龙钟,举步蹒跚,只可讲讲拳,友谊推推手,如遇实战则不行此非太极拳本身之过,乃不知练太极拳手眼身法步之过也,学者不可不慎。”我想,要想在太极拳方面学成些功夫,先师所传的太极步法不可不学,不可不练,否则,名不符实也。

跟李雅轩先生学拳后对推手的感悟跟李雅轩先生学拳后对推手的感悟在跟先师(李雅轩先生)学拳的时候,我前面有很多跟着老师先学了很多年的师兄,年龄也比我大得多。他们推手的水平高低不齐,给我的感觉是:有的师兄手很松沉,推手后有舒服感,感到对我推手水平的提高有好处,就像老师说的“某某有点我的……”;有的则很犟硬,嗑嗑碰碰,又拨又拉,推得不舒服,不愿意和他推,觉得和他推手自己的手都搞硬了。老师对我说:“你以后可和谁推,不和谁推”,又说:“他们功夫比你大,和某某推不会把手推坏,和某某推,他的手硬,会影响你,把手推硬了,以后改都改不过来……”。当时,我甚感奇怪,为何都是打这套拳,都是老师教的,何至于一个手松柔,一个手挺硬,而老师也是说他们没能松下来,没有松透。

当时年纪轻,对老师的话也没有去细细感悟,直到老师临终时,只是说一切都在拳上找,松软是太极拳的宝贝。但当时未必全以为然,想的是怎样能多掌握一些推手的技法,认为拳只要天天练就行了,老师的话也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后来老师去世了,自己也开始教学生,一晃又是几十年过去了,我的学生也是一大批,程度也是参差不齐,学拳的时间也是有长有短;我也是那样教他们,他们也每天在练拳,在练推手;但推手也是有的有味,有的没味,有的松沉,有的挺硬,有的几年就练出松沉的感应,有的练了几十年,推手仍然是硬梆梆的,没有圆活之趣,此事引起我的思考,其原因安在哉?

忽忆起先师临终之言:“一切都在拳上找,松软是太极拳的宝贝”,才恍然大悟症结所在,深信先师言之不诬也。学拳之初,学推手之初,如果不能坚信大松大软、松净、松透的练法,脑子里始终有用力使劲的意识,则松沉之劲不能逐渐而成!这种意识使劲道半松不松,硬柔混杂,其如煮饭,火力不透则米不熟,煮成夹生饭,其后怎么煮总不熟,总不好吃。特别是初学推手时,多不敢完全放开,完全松开,因放开以后怕挨打,所以自然有一种一接确之后即顶抗以求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由于这种思想,久而久之在两手两臂骨质肌肉之间,形成一种犟劲的胚胎。这种胚胎一旦形成,就如夹生饭一样很难软化,所以即便练拳多年,由于这种犟劲作怪,出手也是硬梆梆的,缺乏柔韧和灵感。

其实,在太极拳老论中就说得很清楚,要在不丢不顶之中去讨消息。怎样才能不丢不顶?就必须在完全松透之后才能练就此灵敏的感应。讨什么消息?就是有此不丢不顶的灵觉听劲后才能上下相随人难进,才能引进落空合即出。才能由开始松开容易挨打到逐渐使对方想打也打不到,如抽风捉影,英雄无用武之地,既保护了自己又打击了敌人。如初练时即坚信此理,又在明师的指导下身体力行,真正在不丢不顶之中去体会大松大软,在不丢不顶之中去松透,去掉周身拘滞之力,在两手两臂的骨质和股肉之间去增强松柔的韧劲,逐渐去掉骨质中的犟劲。推手时掤化走劲,臂不自动而完全以腰脊领劲,为主脊发而劲起脚跟,如此久而久之,才能生出真正之内劲,两臂才能松软如绵,而又似如绵裹铁,既重回沉;其发劲则能放长击远,冷弹脆快,入里透内;入不知我,我独知人,发挥出动人心魄之威力;而且与人推手,给对万以舒服之感,且又有圆活之趣。

忆先师教我时,每推一次手后,感到两臂气曲通畅,其沉甸甸重矿矿的松沉自坠的感觉要保持一个星期,此时练拳则感拳意上手舒服之极。老师的这种功夫就是他大松大软练法的体现,我辈当好好体会之。

原创文章,作者:任我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4kei.com/fa97f8f7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